<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戰國萬人敵 > 第八十八章 友邦

          第八十八章 友邦

          “二!”

          哐!

          “君子勿要累及無辜啊——”

          一輛馬車的御手被人一擁而上拽了下來,連帶著馬車的簡易車廂也被強力拆開,四面透風之下,露出其中瑟瑟發抖匍匐在車板上的華服少年。

          “沙哈!”

          “饒……”

          嗤——

          那少年只聽得渾身發抖,恰好抬頭看去,就看到十顆人頭落地,鮮血飚射一仗。

          “??!??!啊……啊……啊……”

          他張大了嘴巴,不停地發出“啊啊”聲,雙手瘋狂地向前推著什么,整個人向后倒退著爬。

          “把戴季子拉下車——”

          終于有人扛不住如此殘暴的壓力,同樣是身穿華服,有個青年臉色煞白,但還是讓自己的人把少年從車廂中拽了下來。

          “少君!”

          之前那個御手被人拽下來之后,就被死死地摁在地上。

          “不、不、不……”

          李解輕輕地點了一下馬臀,胯下溫順的馬兒就緩緩地向前,大概也知道騎它的人不好惹。

          實際上李解早就有準備,只要這匹馬驚厥,他就是一刀,斬斷馬頭!

          “首李!”

          沙哈殺得興起,眼睛放著光,正準備繼續剁人腦袋,卻被沙哼阻攔。

          “退下!”

          “是……”

          李解扭頭瞪了一眼沙哈。

          并不是這些“鱷人”弒殺,而是這些攻擊李解的人,的的確確是他們生死大敵。他們的人生改變,就是這一年,這一年之中,沒有李解,他們一如往昔,和大多數“沙野”之人一樣,掙扎在最底層最下賤的環境中。

          而有了李解,正如陰鄉新誕生的一個詞說得那樣,他們“解脫”了。

          誰攻擊李解,誰就是要毀了他們的人生,這當然是生死大敵!

          吭哧!

          馬兒打了個響鼻,李解居高臨下,緩緩地到了前方。那些一擁而上的護衛,也是老老實實地扔了兵器縮在各自的主人身旁。

          明知道這很危險,但認慫還有機會,至少之前李解說的話,給了他們一線生機。

          “為何命弓手射我?”

          李解握著手中的刀,緩緩地用刀背挑起少年的下巴,“說!”

          “羿、羿……羿陽君乃是吾之姑夫?!?

          “難怪……”

          點了點頭,李解表情很淡定,環視四周,“在此眾人,可還有和羿陽君之親?”

          一時沉默,李解頓時了然:“如此說來,你是因為一時義憤,所以要給你的姑夫報仇?”

          “正、正是……”

          少年原本想著的,就是裝個逼,這一次出來的也都是貴族子弟,武裝人員數量眾多。又有馬車又有弓箭,對面幾條小破船,還不是隨便搞搞就把仇給報了?

          “哈哈哈哈哈哈……”

          李解大笑起來,“戴侯不愧為一國之君,不畏強權宣戰大吳,真乃當世雄杰也!”

          “???!”

          聽到李解的話,原本就已經臉色灰敗的少年,更是嚇得渾身一哆嗦,“戴國弱小,豈敢宣戰吳國!”

          “我乃王命猛男、陰鄉鄉帥,持大王、太宰之手書、令符,此來宋、鄭,是為和平使者也!”

          李解一臉傲然,“爾等行刺大吳使者,等同行刺大王、太宰!這要不是宣戰大吳,難不成,要等諸君聯盟,攻下姑蘇,才算宣戰?!”

          此一出,華服之人紛紛變色,立刻有人叫道:“猛男息怒,上使容稟!我等皆為戴季子蒙騙,絕非有意啊——”

          “上使恕罪!此誠乃戴季子一人所為,于我等無干,于我等無干啊……”

          “住口!”

          李解一聲大喝,目光所及之處,華服之人皆是低頭,不敢直視,“爾等丑態,真是令人作嘔!”

          喝罵了一通,李解便道:“各差心腹,返回各家,我自在‘逼陽’等候消息。若要活命,讓爾等家長,拿錢來贖!”

          “???!”

          一聽只要掏錢就能活命,華服之人都是大喜,護衛們也是松了口氣。

          只要不死,一切都好說。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