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戰國萬人敵 > 829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說出來

          829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說出來

          這事兒能賴李董嗎?

          當然不能啊。

          不過有一說一,反正鍋是晉國背的,和漢國可是沒有一個開元通寶的關系啊。

          返轉梅山的時候,一幫子等著借糧種地的鄭國老鐵們紛紛表示不打算從漢國借糧了,借什么糧啊,種子是漢國的,這地……是自己的?

          連周天子都被侮辱了,這年頭,還能指望啥。

          沒有硬實力,就是被吊打的份嘛。

          當即就有鄭國老鐵眼珠子一轉,趕緊找以前的同鄉敘敘舊,也不是說想要迂回一下拍馬屁,主要就是今年的行情不太好,想擴大一下業務,比如說去南方做點小買賣兒。

          商賈賤業就是那么一說,士大夫之家,偶爾也要開展新業務嘛。

          梅山,西施有點好奇,今天老公回來之后,就在那里念叨什么“烏鱧挺能整事兒啊”“這老小子是個人才”“丫居然連晉國小雀都能忽悠”……

          一番話聽也聽不懂,但西施總算也明白過來,感情晉國新來的寵臣,居然是駐馬城烏氏?

          而這個駐馬城烏氏,在淮水伯府打過去之前,那是不存在的。

          所謂烏鱧,就是個倒賣牲口的土鱉。

          后來他能混出頭,純粹就是新老板牛逼。

          “君上,可是有甚么心事?”

          “這都春天了,我原本是想著呢,烏鱧把中行云弄過來,也算是招募人才,立了功勞。春耕的時候,就給他升升官,發點獎金?,F在結果搞出這么大的動靜來,還真是……始料不及啊?!?

          西施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于是好奇地問道,“莫非這個烏鱧,悖逆了君上?”

          “那倒是不至于,就是這貨現在成了晉王小雀的寵臣,還成了晉王的使者,跑去周天子那里口吐芬芳?!?

          “……”

          沒明白李解嘴里說的“口吐芬芳”是啥,但西施大概率猜測,應該不是什么好事兒。

          尤其是現在,都在傳周天子忙著退位,鄭國這里,每天都有士大夫過來打聽消息,還專門送禮集中在魯國的貢田處。

          有一個消息很確定,春耕的時候,周天子就會傳位太子。

          可問題來了,原本太子是要爭奪一番的,結果現在,太子就是個毛孩子?

          傳固然不可信,可鄭國人這么激動,西施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周天子要是退位,到時候黑鍋扣在晉王頭上,那就是不一般,大家都是老姬家的,你晉王小雀還晚寡人兩個輩分呢,結果就這樣對付長輩的?

          朝堂之上,公然威脅。

          借道而已,又不是不借,弄得跟借旱道一樣,太過粗暴,太過野蠻,絲毫沒有老姬家的優雅。

          周室的脆弱,讓西施越發地感覺到,漢國的獨立性和權威性,簡直比周室強了不知道多少。

          所謂“星漢燦爛”,還真是有點道理的。

          “那……君上可是要去洛京?”

          “我倒是不想去,不過蔡夫子說了,周天子打算讓我當太師,照顧一下太子,畢竟,這個太子年紀小不說,還體弱多病,一直傳說有早夭之相?!?

          “……”

          學習這么多年,西施很清楚,這樣的太子,可不就是用來死的?

          只怕一個偶感風寒,就得撒手人寰、奔赴黃泉。

          今年已經十七歲的西施,突然覺得,會不會周天子故意的?

          然后她又想著,自家老公成了周室的太師,那真是大權在握,天下間本就沒有比他更厲害的英雄。

          再加太師之位,簡直是全無敵。

          可是西施又覺得可惜,明明漢國這么強了,要什么周室的太師啊。

          還不如自立門戶的好,周室亡了換漢室,不也挺好?

          想著想著,西施突然覺得,自己將來做個妃子,也不是沒有希望。

          她本就是個少女,想法是比較粗白的。

          只是她哪里曉得,此時此刻的洛京,漢國老年使節團內部,心情也是非常的復雜。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