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太極醫仙 > 第兩千九百二十七章 門主是他的了

          第兩千九百二十七章 門主是他的了

          “嗚——”

          在宋紅顏接到電話的時候,一輛保姆車正抵達陳園園的地盤。

          蔡伶之按照宋紅顏的吩咐,沒有高調進入唐門,也沒有四處宣告唐北玄橫死。

          她聯系陳園園獲得通行后就徑直把保姆車開到通天寺。

          車子剛剛挺好,蔡伶之就看到陳園園帶著唐可馨幾個人沉默等待。

          沒有出聲,卻給人一股悲涼。

          蔡伶之停好車子后,一句話也沒說,轉身進入緊隨其后的商務車離去。

          她速度極快地消失,好像從來沒有來過通天寺,也沒有送過唐北玄一樣。

          蔡伶之走后,陳園園定格一樣的身子也動了一下。

          呆滯的臉上也有了凄然和悲傷。

          只是她依然沒有號啕大哭,而是死死壓制著傷心,輕輕揮手示意唐可馨做事。

          唐可馨馬上帶著四個死忠上前,伸手拉開保姆車門頓時被一片金光刺眼。

          唐可馨他們止不住后退了幾步,還揉了幾下眼睛緩沖。

          稍微適應之后,他們重新望向保姆車,頓時生出一片震驚。

          一副黃金冰棺呈現視野,上面雕龍畫鳳,還有無數鉆石點綴。

          這一副棺材少說一個億。

          唐可馨感慨宋紅顏財大氣粗之余,也迅速讓四名手下把黃金棺木抬入進去。

          十分鐘后,黃金棺木送入了通天寺的負二層。

          四名手下離開后,陳園園才帶著唐可馨走上去。

          “北玄!北玄!”

          相比外面時的呆滯和冷漠,陳園園這時才爆發著情緒。

          她急匆匆沖到黃金冰棺前面,但又不敢打開來查看。

          雙手顫顫巍巍。

          看到陳園園不敢面對血淋淋的事實,唐可馨輕聲安撫一句:

          “夫人,宋紅顏跟我們是敵對的,這棺木里面的人可能是冒牌?!?

          “咱們要不還是先不打開了,繼續聯系幾天北玄再說?!?

          她補充道:“說不定北玄這幾天閉關修煉沒空接我們電話呢?!?

          “繼續聯系?”

          陳園園凄然一笑,風韻的臉上有著苦楚和掙扎:

          “我們已經聯系一個多星期了,能聯系上早聯系上了?!?

          “所有的渠道,所有的方式都已經用盡?!?

          “沒得僥幸了,也沒有奇跡了?!?

          “而且我也不想再承受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折磨?!?

          “過去一個多星期,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

          “我還是好好面對吧?!?

          說完之后,她猛地一拉黃金棺蓋。

          呼啦一聲后,一股寒意涌現了出來。

          接著一具身穿中山裝栩栩如生的尸體呈現陳園園她們視野。

          正是唐北玄。

          尸體經過清理,彈孔經過粉飾,臉上也化了淡淡妝容。

          這不僅讓唐北玄看起來栩栩如生,還有幾分殘留的溫和笑容。

          這無形緩沖了陳園園的暴怒情緒。

          隨后她雙手抖動著解開唐北玄的衣服。

          很快,她就看到唐北玄胸口的一顆大黑痣胎記。

          “北玄,北玄!”

          “我的兒子,我的好兒子!”

          “媽對不起你,媽沒有保護好你,媽牽連了你?!?

          確認唐北玄的身份后,陳園園再也控制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她抱著兒子眼淚四溢,把一個星期來的擔心和痛苦全部發泄出來。

          懷胎十月生出!

          含辛茹苦撫養!

          竭盡全力扶持!

          好不容易熬到他長大成才!

          好不容易熬到唐門的百年變故!

          陳園園正要靠著兒子完成唐門逆襲,讓她這個唐夫人母憑子貴上位,好好發泄當年的憋屈。

          結果卻暴斃異國他鄉甚至都來不及見一面說一句話。

          她二十多年的心血沒了。

          她二十多年的忍辱負重失去意義。

          而且殺死兒子的人,還是她精心提拔上來的唐若雪。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