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半仙 > 第七零六章 更像是頭

          第七零六章 更像是頭

          "銅雀武事"庾慶品味了一句,沒琢磨出什么味來,干脆直接道∶"聽不懂,甚么東西?"不僅是他,其他人也是一臉的疑惑。

          童在天看了看大家的反應,心道,果然是一群初來乍到的,連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當即解釋道∶“不是東西,是一件事。幫主剛才說的沒錯,銅雀湖生產魚蝦,可問題也正出在這里?!币桓币馕渡铋L的樣子。

          范九忙虛心請教道"怎講

          童在天∶”有水域的地方有魚蝦本是很正常的事,但這天積山就是和外界不一樣,這天積山的地形和氣象復雜,甚至一些流域的水里還有毒,也不知當年的仙人往這里扔了些什么,像銅雀湖這樣有魚蝦的水域很罕見,何況一些魚蝦還是銅雀湖的獨有特產,外界是吃不到的。

          天積山本就水產稀缺,銅雀湖那資源獨有的湖鮮,撈起來可就是錢吶,可比到處翻找寶貝方便多了,于是長期以來各種廝混在天積山的各路幫派為了搶奪銅雀湖的地盤可謂打打殺殺個不停。

          就算有人占了地盤也沒用,湖域不小,偷偷胡亂捕撈的現象管不住。長期大肆捕撈之下,銅雀湖的湖鮮也漸漸稀少了,又因產量稀少導致價錢越來越高,反之大肆捕撈的現象也越發嚴重,惡性循環。

          直到幾十年前,聶日伏接掌了塊壘城后,直接插手了銅雀湖,才一掃銅雀湖的弊病。

          銅雀湖在天積山是為數不多的直接被塊壘城插手的地方。不過塊壘城向來也不愿經營什么勢力,怕惹麻煩,所以對類似銅雀湖這樣的地方也不會直接派塊壘城的人親自過去掌管,而是指給了幫派打理,這個指定過程就是'銅雀武事'。

          也是個挑選的過程,不可能隨便冒出個幫派就把銅雀湖給接管了,也要看幫派的能力,在天積山這種混亂之地,沒點能力也管控不好銅雀湖,總之就是想占據銅雀湖的各大幫派要進行一場比試?!?

          說罷攤了攤雙手,表示就這么個情況。

          可眾人卻意猶未盡,庾慶又問道∶“不管什么幫派都能參加嗎?”

          童在天∶“對塊壘城來說,大大小小的幫派一視同仁,不存在什么親疏有別,只要愿意去塊壘城報名的就可以參加。

          ,

          庾慶又問“都有些什么樣的比試看哪個幫派能打嗎”

          童在天∶”武力如何肯定會納入塊壘城的考量中,但肯定不是唯一,能打不代表能掌控好銅雀湖,畢竟天積山最強的武力就是塊壘城,接管了銅雀湖后,背后有塊壘城撐腰,敢直接以武力挑釁的怕是不多。

          至于怎么個比試法我也不知道,每屆的'銅雀武事'比試方法好像都不一樣,還不是塊壘城想出什么題就出什么。反正不是個人的比較,都是幫派與幫派之間的團體比試"

          說到這忽然愣了一下,他感覺庾慶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不由試著問道"幫主,你不會是想參加'銅雀武事吧"

          庾慶略挑眉,反問∶“參加如何,不參加又如何?”

          "…"童在天啞口無的看著他。

          而其他人則完全是不知輕重,反而都在看著童在天;看他怎么說。

          童在天又瞅了瞅眾人的反應,最終哭笑不得道“幫主,不是我看不起咱們幫派,但涉及這種巨大利益的事真不是咱們能玩的,咱們真的玩不起?!?

          這話別說庾慶了,就連牧傲鐵的神色中都頗有一股不屑,跟他們的經歷比起來,區區一個銅雀湖真不算什么,大得多的事他們都玩過。

          庾慶也樂呵了一聲,“巨大利益能有多大,比麒麟參還大嗎”

          童在天苦笑道∶“得到麒麟參這種天材地寶級別的靈物,已不僅僅是錢的事,但麒麟參的事公開了的話,咱們也沒資格玩吶。參加'銅雀武事'的幫派,那都是天積山最頂級幫派之列的,起碼也是一些一流幫派,幫派成員動輒都是數百人的那種,實力可想而知,咱們這十幾個人對上了,沒有抗衡的實力,無異于找死。

          幫主,還有諸位,'銅雀武事!里面既然有個小武'字,那就平和不了,是要死人的。"

          抬頭面對一群不懂的眾人,一副鄭重勸告的樣子。

          庾慶沉默了,經過認真考慮后,拾起手上的古代手記晃了晃,慢悠悠道∶"這上面記載的各處地點,我為何不提別的地方,而要提銅雀湖?麒麟參的藏身之所可能就在銅雀湖!”

          “什么”

          “在銅雀湖?”

          “何以見得呀

          眾人頓時如同炸了窩一般嘰嘰喳喳。

          庾慶也給出了答桉∶“神廟壁刻上有一個重要線索,那就是麒麟喜食魚蝦?!?

          有人當即質疑道“幫主,那是指麒麟,這是麒麟參,本體是植物,能吃魚蝦嗎”

          對此立馬有人鄙視道∶“誰說植物就不能吃肉了,有的吃蒼蠅蟲子,有的連人都吃,很多植物根部埋上點死尸長的更好,你這個說法簡直不值一駁?!?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