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一章 逆天改命

          第一章 逆天改命

          十八年前,娘生我的時候難產,我爺獨自提著一把獵刀鉆進了興安嶺的老林子,回來時竟然請了一口棺材來為我娘接生。

          我是從棺材里面出生的,因為我本就不該存于世上!

          我叫顧鎮林,祖上一直居住在興安嶺的盤龍溝,興安嶺林海廣布,深山老林中珍饈美味數不勝數,因此居住在這里的村民大多都以捕獵為生。

          我爺雖說也是獵戶,可與尋常獵戶不同。

          一般的獵戶進山只為尋得野物珍饈以裹腹或是換取錢財,可我爺進山卻從不打獵,莫說林間野獸,就連這一草一木都不動分毫。

          不過即便如此我家也從來不缺吃的,因為每次我爺從林子里回來時村民都會前仆后繼的來我家送食物,生生把門檻都給踏斷了。

          野兔山雞是家常便飯,還有的村民甚至往我家送野山豬和海東青!

          要知道這兩種動物不光味道鮮美,更是可遇不可求,他們自己都舍不得吃為何會白白送給我爺,而且最怪異的是他們每次來送東西的時候還會連番道謝,就跟欠了我爺多大人情似的。

          后來我才知道原來我爺是鎮守興安嶺的皇圍獵人,連這林中的山精野怪都給我爺三分面子,更何況是這些靠著林子吃飯的村民。

          皇圍獵人在古代隸屬于皇家機構,世代生存于深山,鎮守龍脈皇穴,終生不得踏出半步,若不守訓必遭天譴。

          在我出生那年我爺為報舊恩出山辦事,一去就是三個月,回來之時我娘已經有孕在身。

          顧家香火得以延續我爺本該高興,可沒想到我爺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卻如同被天雷劈中,面色陰沉無比,足足在院子里抽了一整夜的旱煙。

          直到第二天我爹問起此事我爺才將這其中緣由告知于他,原本他自知出山是違背組訓性命難保,可如今他顧家有后,這報應就會落在自己孫子的頭上,為的就是讓他嘗盡世間痛苦,以此來懲戒責罰。

          我爹聽到這話嚇了一跳,連忙問我爺該怎么辦,我爺起身將旱煙袋朝著鞋底磕了幾下,隨后便一不發朝著興安嶺方向走去,直到天傍黑他才回來。

          進院時我爺肩膀上扛著一根粗壯的楊樹疙瘩,那直徑跟盛水的大缸似的。

          從樹干粗度來看這楊樹最起碼活了三五百年,根莖處還帶著潮濕的泥土,一看就是剛挖出來不久。

          見我爺弄回來這么一根粗壯的楊樹疙瘩我爹心生詫異,便問他這是做什么,這楊樹活了數百年,說不定已經成了精,萬一要是有心有靈怨肯定會報應在我們顧家身上。

          我爺一聽這話面色鐵青,放下楊樹疙瘩就扇了我爹一巴掌。

          說顧家在這興安嶺守了數百年,對林中的樹木只有恩沒有怨,弄回這楊樹疙瘩是想給我找個替身!

          現在我娘雖說已經有數月身孕,但這天譴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落下,他必須找有靈性之物護著我才行,必要之時還要為我擋下天譴。

          原本我家只有三口人,可從那天開始我家每頓飯都會準備四副碗筷,主位上放著楊樹疙瘩,就連第一杯酒我爺也是先敬給它。

          從楊樹進家那一天起,我爺就在院里支了一個簡易帳篷,他和楊樹在里面睡,無論刮風下雨皆是如此。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