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二十五章 肥蟲子

          第二十五章 肥蟲子

          敕令一起翻飛空中的木劍直沖怪物而去,在空中盤旋數圈后急轉直落。

          只聽噗呲一聲劍鋒沖下直接沒入怪物身軀之間,瞬時便將其斬為兩半,怪物體內暗紅色的汁液則是噴濺警員滿臉。

          怪物一分為二,倒地后掙扎數下不再動彈,而沈御樓手指微翹木劍便飛回其背后。

          望著眼前一幕所有的警員登時呆立當場,一個個瞠目結舌,眼中更是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約莫半分鐘后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才率先回過神來,行至怪物身前打量一眼,繼而走到沈御樓面前問道:“先生,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不成這……這世上當真有邪祟?”

          “先前你們運送棺槨下山之時我就曾坦相告,可你們卻非是不聽,如今釀成禍患你們也有推脫不掉的責任,埋葬在荒山地下的四口棺槨是兇棺,如今這兇棺已經害了六條人命,若非我及時出手恐怕還會有更多死傷?!鄙蛴鶚强粗矍爸心昴凶诱f道。

          中年男子聞嚇出一身冷汗,臉色瞬時煞白無比。

          沉默數秒后才繼續說道:“先生,我是天京東郊警局局長陳萬川,還請先生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如若不然此事不好交差?!?

          “鎮林,你把事情經過告訴陳局長,切記不要有任何疏漏?!鄙蛴鶚钦f話間給我使了個眼色。

          我點點頭,隨即便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陳萬川,不過關于鎮物一事我卻是隱瞞下來。

          陳萬川聽我說完之后倒吸一口涼氣,隨即看著沈御樓問道:“先生,事到如今該怎么辦,這四口兇棺尚存于世,萬一要是再禍害城中百姓可如何是好,我們手中的槍械對于這邪祟根本沒有半點作用,先生可一定要幫我們一把!”

          “無妨,只要將這四口兇棺銷毀便好,這四口兇棺不懼火燒水淹,應該是表面涂有一層特殊材料,你們只需用鋒利之物將這層材料刮下便可將其燒毀,只要四口兇棺不復存在禍事自然解決?!鄙蛴鶚钦f完之后便準備轉身離開。

          陳萬川見狀立即叫住沈御樓,沈御樓聞聲回頭,看著陳萬川道:“陳局長,我將這棺中邪物消滅,難不成你還要將我們二人抓進去不成?”

          “不敢,先生有通天本領,此番更是為了天京百姓才仗義出手,我又怎么會將先生二人帶走,只是這件事情實在是怪異,我該如何跟上面交代,還請先生明?!标惾f川看著沈御樓恭敬道。

          “直相告,上面自然有解決辦法,你的任務就是將這六具尸體的善后之事處理好?!?

          “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百姓皆不知世上有鬼魅作祟,為了避免恐慌,你還需要編一個合理的解釋,以免讓他們胡亂猜忌。?!鄙蛴鶚强粗惾f川說道。

          陳萬川聞聽此連忙道謝,隨后沈御樓便帶著我朝著山下走去。

          行走在山間密林我轉頭看向沈御樓,問道:“沈叔,這件事情就這么結束了?那藏在山頂的木盒怎么辦?”

          “現在警方還在山頂,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取走木盒肯定會被引起猜忌,所以等天亮之后再來取走最為穩妥,至于此事恐怕沒這么容易結束,咱們破解四象棺又挖出蠱門鎮物,恐怕布置血煞咒的人不會輕易放過咱們,而且一旦鎮物現世蠱門弟子說不定也會聞訊趕來,所以日后行事還是要多加謹慎?!鄙蛴鶚浅谅晣诟赖?。

          回到是非堂時已經是午夜時分,此時我已經是困倦無比,躺下之后沒多久便沉沉睡去。

          等我醒來時外面已經天光大亮,我剛要起床卻發現沈御樓正坐在床邊,手中正拿著昨晚挖出的木盒仔細端詳。

          “沈叔,你什么時候把這木盒取回來的?”我看著沈御樓詫異問道。

          “天還沒亮我便去了東郊荒山,山頂的葬坑已經被警方填平,我趁著四下無人便將其取了回來?!鄙蛴鶚强粗页谅暤?。

          聽到這話我心中一陣后怕,先前沈御樓曾說我是先天靈體,不少邪祟都覬覦我的性命,如今他趁我熟睡離開是非堂,萬一要是有邪祟前來可怎么辦?

          沈御樓見我面色鐵青,似乎猜到我心中所想,于是冷笑一聲道:“沒想到你小子還挺惜命,放心,今日一早我便在這是非堂周圍布下三道結界,一般的邪祟根本無法進入其中,所以你不會有任何危險?!?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