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二十六章 霸王蠱

          第二十六章 霸王蠱

          蟲身肥胖綿軟,捏在手中異常有趣。

          沈御樓見我將這肥蟲子把玩在股掌中不禁面露驚詫之色,片刻后才回過神將葫蘆遞給我,讓我趕緊放入其中。

          我接過葫蘆拔下塞子,隨后便將肥蟲子塞了進去,緊接著搖晃數下才系在腰間。

          沈御樓上下打量我一眼,沉聲道:“剛才這蠱蟲揚身乍起時霸王之氣外露,雖說蟲身不足手指長短卻有一股沖天之勢,依我看應該是蠱門中的霸王蠱,沒想到你竟然輕而易舉便將其捏在股掌之間,難不成這真是緣分?”

          “沈叔,什么是霸王蠱?”我看著沈御樓有些不解問道。

          “所謂霸王蠱就是蠱蟲中的霸王,人分三六九等,蠱蟲亦是如此?!?

          “據我所知蠱門中的蠱蟲共分五級,分別是五星、四芒、三震、雙翅和一品,而霸王蠱不在其列,比這些蠱蟲還要高出一個等級?!?

          “雖說目前來看我還不知道這肥蟲子到底是什么蠱蟲,但絕對不是凡品,日后你將其留在身邊說不定能夠助你一臂之力?!鄙蛴鶚钦Z重心長道。

          “那平日我還需要喂養它嗎?”我追問道。

          沈御樓抬手一擺:“不必,這蠱蟲即便是沒有養分依舊能夠存活,這木盒中除了肥蟲子之外空無一物,可從明朝距今已有七八百年,這么長時間這肥蟲子依舊存活,說明它不需要喂食任何東西,你平日便將其帶在身邊就好?!?

          聽沈御樓說完我心中大喜,若是不需要喂食倒是省事不少。

          我從小就與林中野獸為伴,內心也是十分喜好動物。

          雖說如今得到的不過只是一只蠱蟲,但其憨態可掬甚是乖巧,沒事把玩在手中倒也不失為一件快事。

          想到此處我又將腰間細繩重新捆綁一遍,生怕葫蘆掉落。

          剛捆綁完院中突然傳來一陣敲門響聲,聽到聲音沈御樓立刻走向院門位置,而我則是留在屋中透過窗戶查看。

          院門打開后進入兩名男子,正是趙陽明和陳建斌。

          二人一進院便連聲道謝,說多虧了沈御樓他們才僥幸逃過一劫,今日一早警方已經叫趙陽明去警局問話,因為此事與邪祟有關警方也并未為難趙陽明,只是讓他處理好死者的身后事和賠償問題。

          說完之后趙陽明便從口袋中掏出一張支票,算是此次沈御樓出手的酬金,沈御樓倒是并未客氣,接過之后直接放入口袋。

          送下支票后趙陽明并未離開,依舊站在院中,看其神情似乎還有話未說完。

          “趙先生,現在東郊荒山四口兇棺已經被毀,應該不會再有什么后顧之憂,你如今留下是不是還有什么話要說,我這人脾氣秉直,喜歡直來直往,有事的話趙先生就直接開門見山?!鄙蛴鶚强粗w陽明說道。

          “沈大師果然是快人快語,我的確還有一事相求……”

          原來今日一早趙明陽接到他母親打來的電話,說他父親趙東初前兩天犯了癔癥。

          去鎮上醫院檢查之后并未查出任何毛病,可這癔癥卻是越來越嚴重,無奈之下才通知趙明陽,準備讓他帶趙東初來市里再檢查一下。

          趙明陽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所以才來是非堂求助。

          “趙先生,既然你父親得了癔癥,為何要來找我相助,你直接將其帶到醫院檢查不就行了?”沈御樓看著趙明陽不解道。

          “沈大師,我爸得的恐怕不是癔癥,聽我媽說這幾天我爸行為詭異,就好像被什么東西附身似的?!壁w明陽說道。

          聞聽此沈御樓神色一怔,詫異道:“附身?你把具體情況告訴我,到底如何行為詭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