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三十三章 命懸一線

          第三十三章 命懸一線

          回頭借著月色看去,那男子又再次蹲在地上。

          見其沒有上前追趕,我這才長舒一口氣,看樣子剛才是我多慮了,這男子應該不是邪祟。

          沿著山路繼續前行,約莫數分鐘后我便來到了西郊墳場。

          眼見之處皆是墳包豎立,白色的靈幡在風中揚起,加之周圍呼嘯風聲不絕,令人一陣頭皮發麻。

          不過所幸這里的墳包大多是無主孤墳,并沒有墓碑,這對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

          畢竟這墳場范圍極其廣布,若皆有墓碑那恐怕一時半會兒找不到目標所在。

          觀望片刻我見周圍并未有任何異像,于是便從口袋中掏出沈御樓給我的那張紙條。

          冷月之下紙條上只寫著鐘婉晴三個字,從名字判斷祭拜之人應該是個女人。

          記下名字后我進入墳場中,開始挨個在墓碑上尋找鐘婉晴的名字。

          伴隨著腳步前行,我隱約感覺到周圍氣溫越來越冷,而且脖頸后方就好像有人吹氣一般,令我渾身不自在。

          驚慌之際我從腰間抽出懾靈刀緊握在手中,雖說不知道這短刀能不能震懾邪祟,但最起碼能夠壯膽氣。

          我沿著山路一直尋找,每塊墓碑都仔細查看,可就是沒有找到鐘婉晴的墳墓所在。

          這倒是有些怪了,西郊墳地雖說規模不小,但立有墓碑的墳墓卻只有幾十座,按道理說不可能有任何遺漏,難不成是沈御樓寫錯了名字?

          如今我身處墳地也不可能再回是非堂詢問,只得再次找尋一遍。

          這次我觀察的更為細心,不光仔細查看墓碑上面的文字,連墓碑上的遺像都沒有絲毫遺漏。

          就在我查看墓碑之時,目光突然落在一張遺像上面,借著月色看去,遺像中的男子看上去有些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見過。

          我仔細回想片刻,驟然間心頭咯噔一聲,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這遺像中的男子竟然就是剛才向我借打火機的那個人!

          那男子與遺像上面的人一模一樣,絕對就是同一個人,難不成他當真是邪祟!

          就在我心頭詫異之際周圍突然襲來一陣詭異陰風,猛烈的風勢席卷白幡發出嘩嘩作響聲,地面塵土飛揚,一時間我連忙遮掩口鼻。

          數秒鐘后陰風散去,我將手掌落下準備查看四周,突然腰間葫蘆傳來猛烈撞擊聲。

          不等我低頭看向葫蘆,后脖頸一陣寒意襲來,這種寒冷并非是身體上的寒冷,而是來自于內心。

          感知身后突現異像,我立即轉過頭去,回頭一看,只見先前蹲在路邊朝我借火的男子正站在我面前,距離我只有三十公分左右。

          此時他面部已經出現了變化,臉色煞白無比,雙眼眼眶烏青,嘴唇慘白毫無血色,那還有點活人氣息。

          他見我回頭之后嘴角上揚露出陰冷笑容,隨即用沙啞低沉的聲音說道:“我本來只想借你陽火,可你太過小氣,現在恐怕連你這條命都要丟了!”

          男子眼神空洞,看不到任何眼珠瞳孔,只有一片漆黑,說話聲音更是空靈虛幻,就好像無常索命一般。

          聽到他這番話我頓時回過神來,剛想轉身逃脫,豈料男子瞬間發難,伸手手掌便掐住了我的脖頸。

          我年幼瘦弱,哪里是這成年男子的對手。

          況且他身為邪祟本身就比常人力氣要大,剎那間我就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從我咽喉位置襲來,讓我瞬間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只覺胸口越來越熱,臉也開始變得腫脹。

          男子將我托起空中,見我渾身顫抖不住掙扎,他桀桀一笑,說道:“別掙扎,很快就不疼了,我在這西郊墳地等了這么多年,總算是沒白等,遇上我也算是你運氣不好,別怪我,要怪就怪……??!”

          男子話還未說完突然嘶吼一聲,面目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