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六十一章 喜脈

          第六十一章 喜脈

          韓羽川雖說心中不服,但先前話已說得明白,只要我說出病癥就算我贏。

          況且現場除了秦鴻文等人外還有秦溫良和兩名仆人,若當真不守信用傳出之后也會令其名譽受損,無奈之下韓羽川只得作罷。

          第二場比試由我對陣氣御百里衛陵道,此人以聞擅長,可利用患者散發的口鼻之氣來判定有何病癥。

          不過秦鴻文此番并未再讓先前兩名仆人當做患者,而是說讓我和衛陵道比試聞藥材之氣。

          他離開房間約莫十幾分鐘后折返回來,手中還拿著一個木質盒子,里面散發著各種藥草香氣。

          據秦鴻文所這木盒里面裝著的皆是藥材,已經將其全部打亂混裝一起。

          等會兒我和衛陵道站在一米開外聞藥草香氣,只要屋中有的藥材名稱全部寫在紙上,只要誰寫的最全并且沒有任何錯誤就算是贏。

          制定好規則后秦鴻文將木盒放置于桌面,隨后便開始讓我和衛陵道根據氣味識別藥材。

          當初沈御樓將我帶到天京后就開始用藥草給我泡澡,所以我對于藥草氣味格外敏感。

          僅用了不到五分鐘就將十味藥草名稱全部寫在紙上,分別是菖蒲、菘藍、常山、商陸、商枝、續斷、綏草、琥珀、斑蟄、落葵。

          寫完之后我轉頭看了一眼衛陵道,此時他也在奮筆疾書。

          見狀我剛準備將手中紙張拿起,突然間我聞到空氣中隱約好像還有另外一種藥草的香氣。

          不過這種藥草比起其他幾種來說氣味要更淡一些,似乎并非是從木盒中發散出來,而是從秦鴻文的身上。

          發現端倪后我轉頭朝著秦鴻文看了一眼,頓時恍然大悟,看樣子秦鴻文是想從中作梗讓我輸掉這場比賽。

          想到此處我嘴角微啟,隨后淡然在紙張上寫下紫蘇二字,不過就在我剛落筆之時衛陵道已經將紙張拿起遞到秦鴻文面前。

          “衛老爺子先行寫完,就算是二人紙張上面寫的藥材名稱相同,那么按照規矩也是衛老爺子獲勝,現在開始清點木盒中藥材?!?

          秦鴻文說完倒置木盒,將所有藥材傾倒桌上,然后開始逐一清點。

          衛陵道在紙上一共寫了十種藥材,與桌上藥材分毫不差,也與我最先寫的十種一模一樣,如此看來現在最后的決勝就在于紫蘇!

          “木盒中一共放置十種藥材,衛老爺子全部寫對,加上他先前速度比顧鎮林快,所以顧鎮林的答案就不用看了,這一局衛老爺子……”

          不等秦鴻文說完,我直接將紙張拿起,隨即沉聲道:“等等,我的答案與衛老爺子不同,比他多了一樣藥材名為紫蘇,據我推測應該還有紫蘇這一味藥材!”

          聞聽此秦鴻文臉色驟然變得凝重,不過數秒后他恢復神情,將桌上木盒拿起,譏諷道:“這木盒里面干干凈凈,根本沒有你說的紫蘇,這十種藥材是我親自放進去的,我豈能不知道,這一局你輸了,只要你再輸一場那么……”

          “別著急秦二公子,先前你說的范圍可并非只是這個木盒,而是整間屋子?!?

          “紫蘇雖說并未藏于木盒之中,但決計就在這個屋子里,若是我沒猜錯的話紫蘇應該就放在你的口袋中!”我看著秦鴻文斬釘截鐵道。

          秦鴻文聽到這話下意識捂住自己口袋,剛想開口狡辯,這時秦溫良快步上前,扯開秦鴻文的手臂后便將手伸入其口袋中,不多時便拿出一片紫蘇葉。

          見秦溫良拿出紫蘇葉后我長舒一口氣,隨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秦二公子,你雖說文化不深但這些陰謀詭計玩的當真是不錯,你身藏紫蘇葉,距我足有三米遠,要想聞到氣味必然會花費一番功夫,加之字數較多所以肯定是衛老爺子速度較快,即便我寫出紫蘇你也會認定木盒中沒有,所以會判定我輸?!?

          “如果我要是跟衛老爺子同時發現或者同未發現紫蘇那么就算是平局,也就意味著接下來的兩場我必須全勝才行?!?

          “若是衛老爺子發現紫蘇而我卻沒發現你就會從口袋中拿出紫蘇葉,這樣一來我還是輸,所以三種可能中我輸兩局平一局,而衛老爺子無論如何都不會輸,可你錯就錯在先前提示說整間屋子,既然現在衛老爺子沒有發現紫蘇氣味,那么這一局是不是就判定我贏了?”

          我說話之時秦鴻文臉色青一陣紅一陣,雙眼更是釋放出滿腔怒火。

          不過既然有在先他也不可能就此反悔,無奈之下只得點頭道:“好,這一局就算是你贏,現在還有兩局,我倒是要看你能得意多久!”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