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九十二章 攔路棺

          第九十二章 攔路棺

          聽楚育明說完我已經明白了楚欣的用意,隨即謝絕了他的邀請。

          說明日有事不便前去,然后便掛斷了電話。

          楚欣用以何為別人不清楚我自己心中卻宛如明鏡。

          楚欣家境優渥,人長得也極為標致。

          在學校中是不少高干富商子弟追求的對象,這種機會可謂是千載難逢,放在別人身上做夢都能樂醒。

          可我心中明白楚欣并不適合我,我也不想與她有任何牽扯。

          明知結果卻執意為之,這不僅傷了她也會傷了我。

          與其如此還不如及時止損,由愛生恨的事情比比皆是,沈御樓和楚青茴便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我甘愿與其重回路人關系也不想與其有半點牽扯。

          再者我現在已經休學,還不知未來走向。

          一旦要是與楚欣交往對我日后道路必然也是牽絆,既然如此還不如趁早說明,讓她死了這條心。

          “鎮林哥,泰山崩于前巋然不動,你這境界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了的?!鼻貒[虎瞇著眼睛一臉憨厚笑道。

          “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嫌我做的飯菜不好吃,若是吃不下自己出去下館子!”說話間我白了秦嘯虎一眼。

          “好吃好吃,你做的飯菜那可比外面館子做的好吃多了,我不說話了還不行?!闭f著秦嘯虎端起飯碗開始拼命往嘴里扒飯。

          望著秦嘯虎狼吞虎咽的模樣我心中暗自好笑,不過也有隱約憂慮,那就是不知道明日結果如何。

          若能揪出幕后之人自然最好,若揪不出我也不能讓秦嘯虎身陷囹圄。

          雖說我們二人相識不過短短數日,但我卻將其已經視作自己的兄弟,所以我決計不能讓他出事。

          一夜睡得安穩,第二天早上醒來之時尹振飛已經在是非堂門口等待,并將昨日商量好的酬金一并帶來。

          “這手提箱里面是二十萬,請顧大師過目?!?

          尹振飛將手提箱放置桌上打開,里面放著二十沓嶄新百元鈔票。

          我抬手一擺,說大可不必,既然尹振飛相信我和秦嘯虎,我們自然也相信他,隨后我問他何時動身。

          尹振飛說越快越好,昨晚他再次夢到了林慧欣,林慧欣哭泣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

          他實在不忍心再看林慧欣忍受折磨,所以還是早些前往老嶺山將林慧欣救出來。

          聞我點點頭,隨即便收拾好東西隨同尹振飛朝著院門方向走去。

          據秦嘯虎昨晚調查顯示,老嶺山位于天京東北部,身處群山之中,距離是非堂大概一個時辰車程。

          老嶺山附近皆是山路,山上樹木茂密,道路更是難行,因此周圍沒有什么村落。

          至于尹振飛先前提到的界橋村還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地方,就算是有估計也是早些年前遺留下來的原住民。

          上車后尹振飛一路朝著老嶺山方向疾馳而去,趁著閑暇我給沈御樓發了一條短信,詢問情況如何,需不需要幫忙。

          沈御樓并未回復,估計是在繁忙之中,我也沒再去多管,隨后將目光朝著窗外看去。

          車行大概一個時辰后窗外景色已經發生翻天覆地變化,周圍不再是公路田地,而是變成了崇山峻嶺。

          肉眼可見之處皆是一片翠綠之色,層巒疊嶂郁郁蔥蔥。

          鑲嵌在天邊連綿起伏的山巒,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閃閃的金光,顯得分外壯麗,如同一幅美麗畫卷。

          不過風景雖好其間卻是暗流涌動,老嶺山周圍的山勢極其高聳,如同擎天巨棒直沖云霄,加之周圍山勢復雜,若獨身進入其中當真再難尋出路。

          汽車繼續行駛十幾分鐘后便停了下來,據尹振飛所再往前走皆是山路,只能步行向上。

          聽得此我和秦嘯虎收拾行李下了車。

          抬頭看去,四周山勢環繞,周圍密林叢生,幾乎與原始森林沒什么兩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