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九十七章 紅白撞煞

          第九十七章 紅白撞煞

          借著月色放眼望去,村落規模并不大,差不多有四五十戶人家。

          家家戶戶門前懸掛著兩盞燈籠,一盞紅色一盞白色。

          紅燈籠散發的光亮猩紅如血,白燈籠散發的光亮凄清如月。

          整個村落一半紅光一半白光,給人說不出的詭異之感,只覺渾身發毛。

          “鎮林哥,這界橋村的習俗怎么這般特殊,若有喜事掛紅燈籠,若有喪事掛白燈籠,怎么這里家家戶戶都掛著紅白兩色燈籠,難不成紅事白事一起辦?”秦嘯虎不解問道。

          莫說秦嘯虎心中疑惑,連我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自古以來紅白兩事絕不能一起辦,生者見白時運低,死者見紅怨氣增,如此看來一定有蹊蹺。

          “不由衷定有鬼,邪乎到家必有詐,尹振飛將咱們引來界橋村肯定有其深意,先仔細觀察一番,小心為上沒錯?!蔽业吐晣诟赖?。

          站在村前打量片刻,村中寂靜無聲。

          街道上見不到半個人影,只能看到紅白兩色燈籠在風中微微搖曳,平添一種凄清詭異之感。

          “這界橋村怎么這般陰森可怖,連點兒活人氣都沒有,依我看這里面肯定有問題!”秦嘯虎站在我身邊面色凝重道。

          聽秦嘯虎說完我仔細感知片刻,莫說生人氣,村中連死人氣都沒有,而且也沒有半點陰氣存在。

          這倒是怪了,既然尹振飛將我和秦嘯虎引來此處必然有其目的。

          可現在村中并無活人死人也沒有邪祟,那他將我們引來此處到底是為何?

          “先進村瞧瞧,一定警惕周圍風吹草動,別讓人家把咱們當餃子給包了!”我看著秦嘯虎叮囑道。

          秦嘯虎出身佛門,雖說對陣法不甚精通,但讓他消滅厲鬼邪祟卻是手拿把掐的事,所以對于他我倒是并不怎么擔心,唯一顧慮就是村中還有其他陷阱在等著我們。

          突發變故最使人手足無措,也最容易讓人喪命,因此一定要時刻戒備,不容有絲毫懈怠。

          隨著步伐邁近一股陰寒之氣襲遍全身,轉頭掃視,村中并無任何異像,不過房屋建造形式卻引起了我的注意。

          村中房屋皆是由石塊和土磚堆砌而成,頂部則是用木材和稻草鋪蓋。

          這種土坯房最起碼已經有數百年歷史,如此說來村中百姓應該是此地的原住民。

          “真他娘的邪門了,這界橋村不光家家戶戶懸掛紅白兩色燈籠,連門上都貼著喜喪兩字,我還是頭一次見這種詭異風俗?!鼻貒[虎行走之時喃喃自語道。

          聽得此我立即朝著院落大門方向看去。

          果不其然,每家大門上皆貼著一張紅色喜字和一張白色喪字。

          喜字在左喪字在右,正好與燈籠顏色相反,如此一來便形成紅光落白紙,白光落紅紙的詭異景象。

          望著門上的紅白喜喪我陷入一陣沉思,約莫三五秒鐘后我猛然抬起頭來。

          瞬間腦袋嗡的一聲炸響,這是典型的紅白撞煞!

          所謂紅白撞煞是一種邪門禁術,紅煞指的是結婚時候死掉的新娘子。

          因為是結婚時身死,所以怨氣極重,而身穿紅衣則會怨氣沖天,死后必然化作厲鬼。

          白煞是指出喪時不幸身死的青年,本身出喪時便會有怨氣在身,加之無辜身死更會激發這種怨氣,所以在死后也會化作厲鬼。

          至于撞煞則是指人在錯誤的時間我物的地點遇到一些很邪門的東西,而這個煞最嚴重的就是紅白撞煞。

          這種情況下除了得道高人之外幾乎是十死無生,足以見得紅白撞煞的厲害之處。

          紅白撞煞在古代屬于喜陰之法,披麻戴孝手持靈幡視為陰極之物,抬花轎接親屬于喜極之物,兩者相撞,顧明喜陰,乃旁門左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