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東北風云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 第九十八章 紙人

          第九十八章 紙人

          天下風水吉兇之地數不勝數,但能夠尋得反生死門山脈或山丘者屈指可數。

          即便是沈御樓這等術數高手也只能望洋興嘆,看樣子這次當真是遇上硬茬子了。

          “不管是術門道陣還是邪門煞陣都需要以陣心控制,只要陣心一毀陣法自然破解,現在咱們首要之事便是尋找到陣心所在,先進院看看,切記小心?!倍谇貒[虎后我便踱步行至院落門前。

          木門無鎖,推開門后我進入院落,清冷月光之下院中場景讓我頓時一驚!

          院落中央赫然擺放著一頂紅轎和一口白棺,皆由紙張藤條扎起。

          紅轎旁邊站著八名身穿紅衣的送客,手持鑼鼓嗩吶。

          白棺旁邊上站著八名身穿孝袍的喪客,手持麻繩靈幡。

          院中所站十六人皆為紙人,面色慘白毫無血色,雙頰和嘴唇位置卻涂抹鮮紅,月光灑在紙人臉上尤為滲人,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之感。

          觀察片刻后我見并無異像,于是將目光看向廳堂位置,此時廳堂中燭光閃爍,里面還有人影落在窗欞。

          穿過紅轎白棺我和秦嘯虎進入廳堂,可內部場景更為駭人。

          左側紅布懸掛房梁,金杯玉盞擺在桌案,一副熱鬧祥和景象。

          木桌旁坐著一名紙扎老人,身穿紅色衣衫,嘴角含笑。

          在他身前站著一名紙扎新娘,頭蓋紅巾彎腰行禮。

          右側白花釘在墻上,一座靈牌擺在桌案,桌前是一名身穿白衣披麻戴孝的紙扎青年,行跪地叩首之禮。

          屋中紅白各半突兀至極,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這屋中院外怎么都是紙扎的人,這陣法到底如何破解!”秦嘯虎疑惑問道。

          我觀察片刻后緩緩開口道:“若想破陣先要開陣,如今雖說村外陣法已動,但村內陣法未開,所以咱們只有開啟陣法才能夠找到陣心所在,嘯虎,你仔細看看這屋中有什么地方不妥?”

          秦嘯虎聞立即四下掃視去,最終將目光落在桌案之上。

          “紅燭未點黃香未燃,難不成此處便是開陣機關所在?”秦嘯虎問道。

          “沒錯,如今新娘和祭拜之人皆已行禮,可桌案上的紅燭還有黃香沒有燃燒,這便是不妥之處?!?

          “所謂活人點燭死人燒香,只有點燃紅燭黃香才能夠開啟陣法,我現在去將其點燃,你注意周圍,只要陣法一開必然天地俱變,一定做好防備!”

          說話間我行至桌案前,拿起桌上火折,吹燃后便將紅燭和黃香點燃。

          伴隨著火光煙霧升起,一陣咔咔響動聲從耳畔傳來。

          轉頭看去,原本身形靜止的紙人已經開始動了起來。

          院外嗩吶鑼鼓同時吹奏,喜樂喪曲灌入雙耳,令人腦海一陣嗡鳴。

          “好大的膽子,就憑你們兩個人就敢擅闖紅白撞煞陣,不過既然來了就別想出去了,我們可是已經千百年沒見過活人了!”

          話音剛落原本坐在我旁邊的紙扎老人驟然起身,瞪著一雙猩紅雙眼便朝著我撲將過來。

          先前整個村落沒有絲毫陰煞之氣,可就在陣法開啟瞬間陰煞之氣如同浪潮翻涌,除我和秦嘯虎自身陽氣之外周遭全部都是陰煞之氣。

          一般來說陰煞之氣不會對人造成什么影響,可若是陰煞之氣過于濃重就會開始侵蝕人的身體。

          一旦陰煞之氣入體整個人就會不受操控,待到侵入五臟六腑便成為行尸走肉,再無救治可能。

          想到此處我立即將腰間葫蘆打開,肥蟲子聞到陰煞之氣立即從葫蘆中飛出,猶如一道金線騰空而起貪婪的吮吸陰氣。

          釋放出肥蟲子之后我轉頭看向身旁的秦嘯虎,開口道:“嘯虎,這些紙人交給我,你快制止院中聲音,若是再繼續吹奏不僅擾亂咱們二人心神,更會讓咱們身陷囹圄!”

          說話間我已經手打結印,在指尖疊了一道雷符便朝著紙扎老人胸口打去。

          只聽轟的一聲雷符擊中紙人胸口,紙人登時飛出數米遠的距離,胸口受傷處黑霧彌漫,他口中還發出咿呀慘叫之聲。

          “阿彌陀佛,想用邪門法術亂我心神,你當真以為小爺我是吃素的!”

          轉頭看去之時秦嘯虎已經身形挺立站在門前,將院中紙人擋在外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