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十四章 眼里的火焰

          第十四章 眼里的火焰

          是??!能看得出馬芳芳并不是真的想和張立良結婚過日子,那么她為啥要這么做呢?

          但凡殺人,肯定有強烈的動機。

          害死倆孩子對她有什么好處呢?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夜幕再次降臨,算算的話,我僅僅工作了兩天兩夜,無論是對于明面上的試用期法醫還是陰司渡靈人,卻已經深刻地感受到了世上有一樣東西比鬼神更可怕,那就是人心。

          黑夜給了人黑色的眼睛,也黑化了不少人的心靈。

          醫院里的陳海玲病情陡然惡化,或許作為外人的我們,只能理解卻不能感受到她此時的心情。

          她痛,一雙那么可愛的兒女應該是她活下去的最大動力,卻已慘死。

          她恨,恨張立良心狠手辣,為了自己一己私欲不擇手段,連自己親骨肉都沒放過。

          這一刻也許他只想死。

          死亡對她而已經成了唯一的解脫。

          更讓人心痛的是這幾天她一口水都沒喝,雙目始終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臉上的淚水幾乎沒干過。

          孫桂平派兩名女刑警去醫院把案子的進展告訴了她,重點說清楚自己的前婆婆和前夫并沒有合伙害自己的孩子,而且此時此刻他們倆也悲痛欲絕,痛不欲生。

          我想這樣他心里會多少好受點吧!

          冰冷的世界還沒有痛徹寒骨。

          案子在當地社會上造成很大的惡劣影響,甚至很多大娘大媽們都圍坐在派出所院門外,時刻準備獲取最新的消息。

          龍城市府壓力陡增。

          上級下達緊急命令,宋科棟所長把孫桂平叫到辦公室,倆人關著門談了十來分鐘,孫桂平回到刑警隊后,下令繼續連夜審訊馬芳芳和張茂林,說是疲勞戰好,或者心理施壓戰術也罷,總之得強行從倆嘴里摳出點什么。

          所謂話多必失,其實古往今來辦案審犯人的都會時不時用這一招,沒多少技術含量,甚至很不地道,但效果卻出奇好。

          大概連續兩晚沒休息好的緣故,晚飯后我忽然覺得大腦疼痛難當,像是開裂了一樣,于是獨自回宿舍睡覺。

          小陸已經離開。

          在打開宿舍門的一剎那,我忽然有些羨慕他。

          一生何求?很多人應該想過這個問題。

          簡簡單單地生活有什么不好?沒有抱負,不用擔當,不在乎面子,甚至管它娘的尊嚴,這樣至少活得不累。

          “不累”或許是很多人窮極一生的追求。

          躺到床上,依舊迷迷糊糊的,想睡卻睡不著,忽然朦朦朧朧中聽到外面傳來了小女孩的聲音。

          “叔叔,你能幫幫我和弟弟嗎?”

          聲音好像距離我很遠,又好似近在咫尺。

          我感受著這種聲音的呼喚,緩緩站了起來,尋聲而去。

          “叔叔,幫幫我們吧!我們實在不甘心就這么離去?!甭曇艉茱h忽,可我還是聽得真真切切。

          小女孩的聲音像是有種魔力,指引著我,我再次打開了停尸房的門。

          不算清晰的理智和經驗告訴我,只要我一打開門,聲音會戛然而止。

          然而這次我錯了。

          隨著停尸房的門被緩緩打開,我看到了兩個模糊的小孩,高個的是女孩,矮個是男孩,僅達到女孩的腰部,倆人一動不動地看著我。

          “叔叔……”

          女孩再次開口。

          “是你們?需要……需要我做什么?”猛地回過神,我忙問。

          “報仇——我想報仇……”稚嫩的聲音忽然變得尖厲。

          姐弟倆的悲慘經歷早已讓我動容,能替他們報仇,我當然十分愿意,于是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姐弟倆同時發出了笑聲,就在我一眨眼之際,模糊的姐弟倆消失了。

          “你們……”

          本能地想喊住他們,開了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只是答應幫他們忙,卻還沒問清楚需要我具體做什么。

          在停尸房門口站了一會兒,一種強烈吸引力讓我望向裝著姐弟倆尸體的柜子。

          這種吸引力讓我走向這兩個柜子,然后緩緩地拉了出來。

          兩個孩子的尸體再次出現在了我眼里,只是此時的姐弟倆臉上多了笑容。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