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二十六章 魏家祠堂

          第二十六章 魏家祠堂

          五年前,發生了第四次末班車入湖事故,現任的公交公司總經理薛春山便向上級寫了份申請,停了這班車。

          會議開了一個半小時,孫所建了微信交流群,讓大家分頭行動,互通消息。

          回到宿舍時,小陸還真在,看到我他反而一臉的驚訝。

          “曾哥?你……你怎么回來了?‘如家’和‘漢庭’都很干凈??!”說完嘿嘿地憨笑起來。

          剛才我還一肚子心事,可看他這模樣,又聽他這么說,我頓時覺得心中敞亮起來。

          “哎?你小子的憨厚原來是裝得呀!你怎么知道附近有如家賓館和漢庭賓館?你小子是不是也……”我開玩笑道。

          小陸擺擺手:“我之前在這兩家賓館打掃過衛生,還鬧了不少笑話?!?

          這話讓我頓時來了興致,忙問:“有啥糗事,還不趕緊說出來讓哥開心開心?”

          小陸尷尬地笑了笑:“行??!我打掃衛生時,看到了那東西里都是黏糊糊的液體,還主動關心女客人是不是病了……還有一次,大半夜聽到有個女客人大喊‘救命’、‘饒了我’之類的話,我想都沒想就報了警……”

          他話沒說完,我已經笑得前俯后仰。

          “你這憨厚,果然不是蓋的!”

          羞得小陸抓起一側的枕頭便扔向我。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腦中滿是秦蓓蓓的影子,甚至人躺在床上,耳朵卻注意聽著走廊里有沒有動靜,盼著她會來找我。

          不知道她現在去了哪里,我還有些擔心以后見不到她。

          這種感覺很奇怪——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了她?

          人家可是仙女??!說實話,我不配!

          另外還有那張黑金卡,竟然真有這么大威力,竟然可以輕易調遣“地下皇”這樣的牛掰人物。

          韓永強臉上蜈蚣形狀的疤痕和那毫無表情的兇悍樣兒,像是印在了我腦海里,真的不敢相信僅憑一張銀行卡,可以讓這樣的人對我幾乎是卑躬屈膝。

          有點像古代的圣旨??!

          一番胡思亂想后,我得出個結論,那就是龍大銀行一定和陰司有關系,甚至我都懷疑這家銀行幕后是由陰司控制著。

          正當我準備收收心神睡覺時,忽然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大個黑屏手機閃了一下。

          我趕緊坐起來,一個足球守門員撲球動作把手機拿在了手里。

          有了龍大銀行黑金卡的驚喜,此時看到這部手機有異常,也沒有了絲毫的恐懼,甚至還有些許的期待——沒準又是陰司給的驚喜大禮包呢!

          果然又是一條短信,準確說是彩信。

          這年頭微信、qq等聊天軟件幾乎已經替代了手機的短信特別是彩信功能。

          帶著竊喜我趕緊點開。

          是一張照片,而且看畫面清晰度,照片的拍攝時間在晚上。

          照片拍的是一個公交車的候車點,模模糊糊地能認出牌子上幾個大一點的字:魏家祠堂。

          祠堂?臥槽!這名字本身就很嚇人,但此刻我心中更多的是好奇——為什么發給我這么一條彩信。

          再仔細看,照片左下角帶著照片的拍攝時間:2021.03.27.22:03。

          看明白這一串數字代表的意思后,我后背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同時拿出龍大銀行贈送的蘋果13。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十點零七分,這說明照片是四分鐘前拍完立刻發給我的。

          心中之疑惑頓時到達。

          我盯著照片仔細看了足有三分鐘,上面只有路邊的車站,因為光線暗,拍照工具的像素也一般,并不能看出別的什么。

          奇怪??!

          就想著看看發信人號碼,實在不行就回撥過去,就算接電話的是黑白無?;蚺n^馬面,我也要問清楚大晚上給我發這么一張照片干嘛。

          誰知竟看不到發信人號碼,不過卻有意外驚喜。

          原來發給了我兩條信息,除了這條彩信外,還有條文字短信,兩條間相隔一秒鐘。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