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三十三章 夜探恐怖廢樓

          第三十三章 夜探恐怖廢樓

          隨后這行血紅色的字也漸漸消失,手機屏幕又變成了正常的黑色。

          圖片很簡單,這行字也很簡單,但圖片和文字合起來就讓我感覺很不簡單了。

          這棟廢棄的小樓里能有什么秘密呢?

          薛春山說因為樓里有成了精的黑貓,被黑貓看一眼,人就會得邪病,所以才把這小院子封了起來,當然這種妖惑眾的說法我壓根不信。

          又不是西游記的世界,哪來那么多妖怪!

          二十一點十五分。

          看到手機上的時間,距離天亮至少還有七八個小時,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陰司的任務不敢馬虎,我趕緊穿上外套,拿上手電筒,走到門口了又折回來,從行李箱里找出了那把高仿瑞士軍刀匕首。

          昨晚的經歷讓我膽顫,雖然知道如果面對的是鬼邪之物,這玩意根本沒用,僅僅能壯膽吧!

          出門打車,剛等了不到二分鐘,一輛白色出租車朝我開了過來。

          當我看到車窗里探出的大臉時,整個人都懵了。

          竟然是昨晚拉我的那個司機大哥。

          “咦,又是你啊,兄弟?”司機大哥也認出了我。

          “大哥——”

          昨晚的經歷應該不是真實的,只是3月25日晚發生過的事情再現,13路末班車上的乘客也早就死在了那晚,照理說司機大哥在真實生活中也不應該存在。

          然而昨晚的出租車師傅此時卻真的出現在了我面前,還在咧著嘴朝我笑。

          一瞬間,一切都變得不合理起來。

          難道昨晚我真的跑出了派出所,然后乘坐了眼前出租車師傅的車?

          或者說此時我正在經歷的事情也是夢境或者幻覺?

          “兄弟!你……你怎么啦?”

          司機大哥的催促聲把我思緒拉回了現實。

          “沒事!沒事!”

          “還去魏家祠堂???”

          “不!不了,今晚去龍城公交公司大院?!?

          “好來,上車!”

          坐到副駕駛座上,在系安全帶時,我故意用手碰了一下司機大哥的手腕,他本能地往后縮了縮。

          實實在在的觸感,而且有溫度,確定他是大活人,看來有問題的是我。

          算啦!見怪不怪吧!大概和陰司有關的事,根本沒法用常理解釋。

          “大哥——”我就想著試試旁敲側擊問出點啥。

          “咋了,兄弟?”

          “奧——昨晚我付車費了吧?”

          “付了??!而且還多給了十元,兄弟很仗義呀!”

          “昨晚就想聽大哥講講魏家祠堂的傳說——咋樣,今晚給講講唄?”

          “呵呵!昨晚不是說了嘛!我是夜車司機,可不敢講這些鬼啊神的,要么一個人的時候多害怕??!”

          一切都對起來了,確定昨晚我坐過他的車。

          公交公司的門衛老頭認識我,我隨便和他打了個招呼,便讓我進了院子。

          為了不節外生枝,我悄悄從一側繞到了后面小院前。

          看來薛春山和胡國鋒并沒說謊,這個院子的確算是公交公司的禁地,此時四周一片漆黑,連個路燈都沒有。

          根據我的記憶,找了個墻頭較矮的地方,然后雙手攀在墻沿上,猛地用力一撐,順勢扭動身體,借著腰部力量和慣性騎到了墻頭上。

          小院子內漆黑如墨,根本看不到樓房的位置以及破舊公交車的存在。

          也許動物對于黑暗的恐懼已經被寫到了基因里,人雖是高級動物,也不例外。

          我心跳開始加速,空氣中回蕩著自己粗重的呼吸聲。

          趕緊掏出手電,明明記得上次用完后,已經充滿了點,可此時摁了好幾下,竟然不亮。

          壞了?

          只好掏出手機,想用手機上的手電筒功能。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我手機屏也是黑的——蘋果13的待機時間這么短嘛?不對??!昨天一整天時間僅用了電量的三分之一,剛才出門前,我還特意掃了一眼手機上的電量,還剩百分之七十多。

          也許不是沒電,而是……

          這么一想,后背立刻冒出一層冷汗。

          看來這地方還真是邪門,我開始糾結起來到底要不要進去。

          這幾次陰司安排的任務一次比一次奇怪,除了恐怖外,還根本沒法用科學和常理解釋,讓人承受的是未知的恐懼。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