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四十一章 13路末班車最后的真相

          第四十一章 13路末班車最后的真相

          一口氣讀完十幾頁復印件,心中感慨萬千。

          沒想到13路末班車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二十五年了,幾十名乘客的性命就這么白白搭上,實在讓人心痛不已。

          李志明還在整理案子的資料,他說明天下班前得把案子移交法院那邊。

          我隨口問“胡建軍已經死了十幾年,現在魏凌云也死了,法院會怎么判呢?還有啥意義嘛!”

          李志明冷冷一笑“怎么判不是咱們該操心的——估計全都死刑并剝奪政治權力終生?!?

          我覺得實在可笑“判那活下來的狗日的死刑確實應該,可……可判兩個死人死刑,這算什么?難不成還能再死一次?豈不是多此一舉!

          李志明雙手忽然停了下來,扭頭看向我,表情忽然變得很嚴肅。

          “法律的宗旨和目的是什么?”

          被他這么一問,我反而有些懵圈,稍一沉思,回道“懲惡揚善吧!”

          李志明點點頭“法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合法權益,懲治犯罪分子,創造良好的社會生活環境,法律的宗旨是以人為本,公平,平等,維持社會穩定,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

          他這話說的很慢,幾乎是一字一頓,聽完后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說這案子最大的意義是給他人敲響警鐘,或者……或者說起震懾作用?”

          李志明沒說“是”也沒說“否”,而是繼續說“不管生與死,都應該給予他應該得到審判,另外對于冤死的幾十名乘客,正確的審判也是對他們亡靈的告慰?!?

          正說著,李景凱推門走了進來。

          “志明,法證方面的資料我都準備好了,你這邊咋樣啦?”

          李志明扭頭朝李景凱點點頭“也差不多了——要不是這小子總是問東問西,沒準我還比你快?!?

          說完,他倆同時默契地看向我,弄得我有些尷尬。

          “對啦,今天發生了件怪事——應該說是怪案子?!?

          從李志明和李景凱回來到現在,所有人都緊張且快節奏地忙于13路末班車的案子,這會兒我才想起小陸的事。

          “奧?”李志明放下手里的東西,看著我。

          我把中午的案子詳細說了一遍,在說到小陸中午回來后一直和我在一塊,絕對沒有作案時間時,還特意加重了語氣。

          倆人聽到也說說什么,李志明看了一眼手機“走!先去看看小陸?!?

          即將夜里十二點,三個人來到后面大樓的拘留室見到了小陸。

          小陸看到我們,滿臉的委屈。

          “兩位大哥,小陸是自己人,他……他應該是冤枉的?!?

          李志明擺擺手“放心!真相肯定會水落石出——這案子不簡單,你和證人的證人矛盾??!肯定有一方的證詞有問題?!?

          一聽他這么說,我頓時無名火起“你不會……不會懷疑我為小陸提供偽證吧?”

          小陸也急了,使勁拍了兩下胸脯“我……我真沒殺人——看大門的老侯也能證明我今天中午十二點多就回來了?!?

          李志明點點頭“說句私下的話,作為同事或者說朋友,我絲毫不懷疑你們,但是……”

          話沒說完,他搖了搖頭,話鋒一轉“作為刑警,一切應該用證據講話,根據你剛才的描述,死者鄰居也沒作偽證的動機,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他們之前并未見過小陸,是怎么描述出小陸肖像的呢?”

          這話讓和我小陸頓時啞口無。

          是??!人家和小陸不認不識,更無仇無恨,沒理由陷害他,再說這可是殺人案,誣陷的話涉及違法。

          “放心吧小陸,明天一早我會仔細看一遍這案子的所有資料,一定查明真相?!闭f著從口袋抽出煙整盒遞了過去。

          小陸張了張嘴,但沒說出什么,最后使勁點了兩下頭。

          我忽然覺得心情特別糟糕,雖然和小陸相處不過幾天,可感覺上好似認識了多年的兄弟。

          我很想說點什么,一開口卻又不知道說什么,于是只輕輕拍了拍他肩膀。

          小陸是我兄弟,我相信他是清白的,所以無論多困難我都會證明他的清白。

          回到宿舍時已是凌晨,看到小陸床鋪上的被褥疊的整整齊齊,腦中隨即浮現出小陸憨笑的樣子,我心里再次涌出一股難受的感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