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蠕動在體內的蟲子

          第一百三十七章 蠕動在體內的蟲子

          這時候才有人發現我雙眼發紅,又開始新一輪的譏笑。

          “小曾咋成紅眼珠了?是被丈母娘打的,還是熬夜干那事熬的?”

          “年輕人嘛!這身體杠杠的,肯定是……”后半句話用不懷好意的笑代替。

          學法醫的人果然不喜歡遮遮掩掩,連開玩笑都這么直接露骨。

          明明要結婚的是我,可最先知道消息的卻是認識不久的同事,更高興的也是他們,反而是“男主角”無法融入辦公室中的喜慶氛圍中。

          黑色?陰司?

          他們或許者無心,可我站在門口卻是聽者有意,自然而然地把兩者聯系到了一塊。

          忽然也就明白之前陰司發來那條短信的意思,為什么說贈送的獎勵已經發送給了我,最后還要恭喜賀喜我,原來贈給我的是一段婚姻。

          陰司這是要弄啥呀!這不扯淡嘛!

          我頓時覺得哭笑不得。

          在同事們的嬉笑聲中,我離開了辦公室,腦中可謂是亂成了一團,陰司這是要搞什么鬼,給我這樣的獎勵——這是不是屬于包辦婚姻呢?

          轉念一想再奇怪的事如果扯上陰司,也就不再奇怪了。

          干脆我先去人民醫院弄清楚馬萬岐沒有腦組織這事,于是小跑出了門,直接打車去了人民醫院,很快見到了李志民和李景凱他們,幾個人正聚集在一間檢查室門口。

          見到我幾個人似乎有些許的意外,李景凱瞪了我一眼:“真是哪里亂嗎,哪里離不了你小子,你這么忙怎么跑醫院來了?”

          我朝他吐了吐舌頭,雙手一攤:“作為一個有進取心的年輕法醫,聽到出了這么件怪事,我怎能忍不住來瞧瞧呢!”

          李景凱張了張嘴,但沒說什么只是指了指一側,意思可能是讓我站一邊老老實實待著。少說話,更別惹事。

          我只好照做。

          我剛站住,李志明走了過來,壓低聲音問:“既然都來醫院了,快去找醫生看看你的眼,早晨就發現紅得像兔子,都是要結婚了人,這樣拍婚紗照也不好看??!”

          一句話讓我啞口無,同時腦袋嗡的一下,原來他們也知道了這事。

          上午分開時,李志明應該還不知道,當時他和李景凱著急忙慌地帶著馬萬岐來醫院做檢查,之后應該一直待在人民醫院中,他又是怎么知道這事的呢?

          此時我心中有十萬個未解之謎,不過看著人群中還有幾個看似是醫院領導的人,而且所有人都是神情嚴肅的樣子,也不好開口問。

          我注意力開始轉移到這些人的臉上,他們聚在一起好像在討論什么。

          這時間,這地方肯定是討論馬萬岐沒有腦組織的事,于是我悄悄往他們那邊挪了幾步。

          “李主任,沒有大腦組織,全身的血液循環怎么可能正常呢!”李景凱說這話時話音有些顫抖。

          被李景凱稱呼為李主任的醫生眉頭緊皺,低聲回道:“這個……這個我也是生平第一次見到,實在解釋不清楚——剛才你也看到拍的ct和胸透,他的確沒有腦組織,但血液循環也的確正常?!?

          “那……那他到底算是活人還是死人呀!”李景凱明顯有些著急。

          李主任苦笑一聲:“你也算是半個學醫界的同仁,在現代醫學上定義死亡指的是腦死亡?,F代醫學認為,代表人體生命的首要生理特征為呼吸功能,而主宰呼吸功能的中樞神經區域位于腦干。因此推薦將腦干死亡作為達到死亡臨界點的標準。呼吸停止了,可以靠呼吸機來維持,心臟停止了,還有起搏器。但腦死亡了不可恢復,它是大腦腦干的客觀死亡。心臟可以繼續跳動,呼吸可以維持,腦死亡是真正的死亡?!?

          李景凱點了點頭:“李大主任,這個我知道——可是一個能走能動會呼吸的人,你說他是個死人有信的?”

          “這……”李主任頓時無以對。

          很快病房的門開了,幾個“全副武裝”的醫生從里面走了出來。

          李主任趕緊迎了上去:“怎么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