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紙糊的奔馳車

          第一百三十八章 紙糊的奔馳車

          “走吧!去二樓看看婚房的臥室?!?

          “臥室?”其實在婚姻中臥室才算是所謂的洞房,再看看秦蓓蓓完美的身材,我忍不住咽了幾口唾沫。

          倆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樓,這時候我才注意到整個樓梯上鋪了一層紅色的地毯,盡顯豪華。

          “到啦!”

          秦蓓蓓指著一個房間的門笑嘻嘻地說。

          看到門上的大紅喜字和兩個擁抱著親吻的卡通男女,我大腦開始了一連串不受控制的聯想,人也隨之激動起來。

          “這是……這是臥房?”我有些語無倫次,開口也意識到說了句廢話。

          “對??!”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秦蓓蓓回這話時還面帶微笑地看著我,雙眼一眨也不眨。

          “奧……”

          臥室很大,站在門口便看到了映入眼簾的粉紅色,大床上床單被褥都是粉紅色的,連窗簾也是粉紅色的,在我眼中粉紅色是比紅色更曖昧,更能讓人浮想聯翩的顏色。

          我很想問問秦蓓蓓,真到了洞房花燭夜,她是不是真會和我在這張床上顛鸞倒鳳。

          又怕說這話會惹怒她,畢竟算算的話和她并不熟。

          想到董若蘭的口供,別墅三樓盡頭的房間里擺放著一尊奇怪的神像,我忽然有上去看看的想法,就指著樓上:“要么上去看看?”

          “行!”秦蓓蓓很痛苦地答應了,隨即轉身走出了臥房。

          誰知沿著樓梯又往上走,一抬頭卻看到了一堵墻。

          沒有三樓?

          董若蘭的話我記得很清楚,而且從李志明他們刑警隊后來的反應看,那些供詞真實無誤,那么現在最合理的解釋就是整個三樓都被堵住了。

          或許秦蓓蓓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呵呵一笑:“現在上不去了,至少現在上不去?!?

          “嗯?為什么???”

          “因為……”她依舊是呵呵一笑,“等婚后你會明白的!”

          聽得出他欲又止,我也不敢深問。

          孤男寡女,充滿曖昧的新房,本應該發生與之相匹配的美好的事,然而直到天亮,也什么都沒發生。

          一是我實在不敢輕舉妄動,二是總覺得別墅內透著一股詭異。

          我還是擔心秦蓓蓓背后的勢力已經對董若蘭動了手,否則我實在想不通董家有何原因賣掉這棟別墅。

          拐彎抹角問了幾句,秦蓓蓓顯然聽出了我的目的,笑嘻嘻地告訴我:“你不用擔心董若蘭,她沒事,而且幾天后也會參加咱們的婚禮?!?

          今晚的相處讓我對眼前這個看似普通,還掛著天真燦爛笑容的女孩另眼相看,她好像知道關于我的一切,包括我做過什么事,遇到過什么人。

          這種感覺讓我內心覺得恐懼,于是決定開始老老實實地和她相處,不耍心眼,不再有別的歧途。

          在別墅內待到天亮,白天又被秦蓓蓓拖著去訂婚紗,整個過程我都十分配合,但也只是表面上順從,內心卻反復琢磨這件事的整個過程。

          能確定秦蓓蓓不是一般人,我甚至都懷疑她不是人。

          也能確定秦蓓蓓和陰司有關系,而且關系還十分密切,否則陰司也不會指定她和我結婚——這場婚姻的性質是獎勵,難道所謂的獎勵指的就是能讓我再次見到姐姐?

          如果真是這樣,那對我而這種獎勵的確算得上價值千金,我也的確不會拒絕。

          另外黑白無常見到秦蓓蓓的那一幕時不時閃過我腦海,仔細回味,黑白無常一定認識秦蓓蓓,而且還很怕她。

          鬼差為什么害怕一個女孩呢?

          唯一的解釋便是在看似普通下,秦蓓蓓另外有一個讓黑白無常畏懼的身份。

          整整選了兩個多小時,才確定了一套紅色的漢服婚紗,并且給我挑了一套紅色唐裝。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