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牛頭馬面

          第一百七十一章 牛頭馬面

          “咔嚓咔嚓”的聲響越來越大,兩個奇怪的高大身影直接從門一側的墻內緩緩走出。

          看身形我還以為是我那黑白無常兄弟,誰知看清這兩個陰差的模樣后,我不由地吸了一口涼氣。

          單看身形,倆人和黑白無常差不多,但模樣卻天壤之別。

          我在理解中,我那黑白無常兩位老兄已經算是丑到了極致那種,可眼前這倆陰差,一個腦袋如同牛頭,另一個長著驢臉,鼻孔里還長著兩根又黑又長的毛,估計瞅它們一眼,膽子再大的人也得渾身起一層雞皮疙瘩。

          我下意識地連連往后退,一屁股坐到了身后的床上。

          這才想起來那晚請黑白無常喝米酒吃雞蛋時,它聊到過自己的陰差同事,說它們只算是一般的陰差,類似于小隊長級別的,和它們差不多的還有不少,其中就提到過牛頭馬面。

          我記得當時黑白無常說牛頭馬面比他們還丑,也是因為犯了陰間的禁忌,被懲罰才變得奇丑無比的。

          看來眼前這倆丑得驚天地泣鬼神的就是牛頭馬面。

          牛頭手中握著小孩手腕粗細的黑色鐵鏈子,馬面則拿著兩把銹跡斑斑的大刀,估計那些魂魄看到他倆,別說反抗了,就是嚇也能嚇個半死。

          男孩也被嚇得夠嗆,使勁往后縮身子,而且不停朝我看,眼神就倆字:救我。

          牛頭馬面步步逼近,停在了男孩一米前。

          “你是李景辰?”

          牛頭幾乎是從鼻孔里哼出這句話。

          男孩膽怯地點了點頭。

          馬面隨之道:“李景辰你已經死了,跟我們走吧!”

          我也才知道原來男孩叫李景辰。

          “不!不!不!我不能跟你們走,我走了奶奶怎么辦?我得留下照顧奶奶!”李景辰忽然像是瘋了一樣,張開雙手胡亂劃拉了一番,就想站起來往屋外跑,直接被馬面一巴掌拍了回去。

          “陰差勾魂,不可違抗,敢于反抗者會被扔進油鍋炸成麻花!”

          牛頭低沉的聲音震得我雙耳發疼。

          李景辰卻像是瘋了一樣,根本不聽,雙手扶著窗臺重新站了起來,還是想盡力往外跑,馬面隨之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踢到我身側。

          我下意識伸手擋了一下,雖然擋了個寂寞,但這一下子卻被牛頭馬面看出端倪。

          “嗯!馬弟,這小子好像能看到李景辰!”

          “不應該??!牛哥?李景辰已經屬于陰間人,陽間人怎么可能看到呢?”

          “不對!你看他眼神,他好像也能看到咱們?!?

          牛頭馬面瞬間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我身上。

          我有些慌了,也下意識往后縮了縮身子,同時大腦飛速運轉,腦中先想到的是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和黑白無常都是陰差同事,這點面子應該給吧!

          我剛想開口,忽然又想到自己身上有幽冥羅剎牌,老楊說只要拿著這牌子,就相當于自己是一殿閻羅王,可以命令絕大部分鬼差。

          至少上次在墳場面對眾鬼,這令牌效果不錯,不知道如果此時拿出來,牛頭馬面會有什么反應呢?

          也容不得我猶豫,趕緊掏出幽冥羅剎牌,誰知還沒等我開口,牛頭馬面便是渾身一哆嗦,然后直接朝我跪了下去。

          剛才倆人還都是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這反轉的有些快,弄得我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小差不知道令使在此,大罪!實在大罪??!”牛頭顫抖地說道。

          “是??!怪我們倆沒眼力勁兒,沒認出令使?!瘪R面也趕緊補充。

          令使?

          應該是因為我手里有幽冥羅剎牌,對我身份的稱呼,類似有古代電視劇中的“特使”或“信使”。

          “起來吧!我本來……本來不想顯露身份,沒想到還是被你倆看出來了?!蔽抑绷酥鄙眢w,裝模作樣地回道。

          牛頭馬面站了起來,但看我的眼神中帶著膽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