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渡靈法醫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無懈可擊的證據

          第一百八十三章 無懈可擊的證據

          大腦一片空白過后,我深吸幾口氣,緩緩呼出后才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

          “李哥,那……那孫所怎么說?”

          李景凱深吸一口煙后,才開口:“孫所肯定先搖頭否認,稱自己是接到志明電話才知道發生這些案子的,因為這案子特殊,按照程序,所長直接聯系了市里,市里也派人一起處理,于是今天早晨七點半多一點,市里的領導、所長,還有我和志明在場,一起對孫所錄了口供,結果更讓人大吃一驚?!?

          “怎么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忙催問。

          “當時我以為孫所肯定能給出合理的解釋——只要他說出口,我和志明一定會百分百相信他,然而萬萬沒想到孫所接下來的話卻簡直把我們驚呆了?!?

          為了不影響李景凱講述,我只是看著他,并沒接茬。

          “今天凌晨我見到李所時,就感覺他精神狀態很不好,雙眼紅腫,頭發凌亂——關鍵是審問時他說不出自己在發生命案的這幾小時內自己在做什么?!?

          我又一次沒忍?。骸鞍赴l時間不是凌晨一點到三點嘛?這個點他應該在睡覺??!還能干什么?”

          李景凱苦笑一聲搖搖頭:“如果事情這么簡單,咱們還需要在這里瞎掰扯嘛?剛才我已經表達過,只要孫所明確說自己當時在做什么,我和志明就算不吃不喝不睡覺,甚至頭破血流也會幫他證明的?!?

          “沒說出來?那……那孫所沒說明白自己在這段時間里干什么?”

          李景凱很堅決地點了點頭:“他只說自己當時有點急事離開了家,大約四點左右才回來的,在等待指紋鑒定結果時,我也讓方濤帶人調取了孫所居住小區門口的監控,證實孫所是凌晨十二點五十一分離開的小區,四點零五分回去的,恰好是案發的時間段?!?

          “那……那你們沒有問清楚??!當時他去干啥了?”

          李景凱再次苦笑一聲:“這一點你能想到,我們當然也能想到,可讓我們目瞪口呆的是,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只能記得自己的確是出去了一趟,但卻實在記不清出去干了啥?!?

          “??!還有這種事?”

          “五點十三分,我們接到了第一次報警電話,又過了十分鐘第二個人打來報警電話,一直接到第五個報警電話時,一是人手不夠,二是志明也隱約感覺到事情詭異,便打電話給孫所報告,隨后孫所直接開車趕到了第七次命案現場?!?

          聽到這里,我才恍然大悟,為什么剛才幾個人神情如此凝重,為什么李景凱說這事十分詭異,他也解釋不清楚。

          半分鐘的沉默后,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看看陰沉著臉的幾個人,無奈地問李景凱:“李哥,那你說怎么辦?”

          一側的方濤忽然朝著我怒喝道:“我們也想知道怎么辦!你他娘的剛才來的時候,我們這不正在商量辦法嘛!李科長剛才還夸你機靈,鬼點子多,我看實際上是大糊涂蛋一個!”

          接觸了幾次后,我了解方濤的為人,他雖然脾氣火爆但為人十分仗義,很有梁山風范,而且他也算是孫桂平的小迷弟之一,所以被他罵兩句,我不但不生氣,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首先咱們都堅信孫所是無辜的,這也是咱們幾個能聚在一起商量辦法的基礎,咱們當前的思考方向應該是找出反證,證明孫所的清白?!?

          李景凱說完,我們幾個立刻點了點頭。

          方濤又接著說:“對!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再狡猾的狐貍也會留下犯過罪的蛛絲馬跡,無論是處于工作要求,還是個人情感,這事咱們都得全力以赴!”

          李景凱把吸完的煙屁股扔到地上,用腳尖兒踩了兩下,然后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大家心情一樣,目標一致,只是我得提醒一下,這件事顯然不是一般的案子,既不合情合理,也處處透著疑惑不解,而且證據確鑿,可以說幾乎各環節都無懈可擊,別說想破案,就算提出質疑都是難上加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