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契子 一場跨躍了幾千年的斗爭

          契子 一場跨躍了幾千年的斗爭

          在太陽系眾多的星體當中,冥王星是最為特殊的一顆行星。

          當然,它的特殊并非浮現于膚淺的表層,而在于它的內部。

          我們將目光穿過由氮冰、微量的甲烷和一氧化碳組成的地表,穿過將近兩百里深的地下海洋,在地核的位置,能看到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在這空間的正中處,懸浮著五塊七色的陸地板塊,由低到高,由大到??;從遠處看去,各個板塊在虛空中所處的位置,恰好構成了一條平滑的曲線。

          下方的四個板塊之間,皆以長長的石橋相連,唯有最上方,也是最小的板塊兒,被靄靄的云霧與七色的霞光包裹著,驕傲的孤立在外,似不屑與下方的“四個凡夫俗子”有所聯系,神秘而又孤傲……而下方陸地上行走、忙碌的人們,偶爾抬頭望向那塊神秘之地的目光,所透著的唯有敬畏……

          神奇的是,雖深處地底,溫和的日光卻灑遍了這個空間的每個角落,無時無刻,甚至于,這里連黑夜都不曾有過;青翠的草木,彩色的鮮花,盡情的汲取著陽光中的養分,時而愜意的搖頭……

          星體之外,一座由九條巨龍拉著的巨大金攆,在黑暗的虛空之中疾馳著,攆上端坐著的男人,微閉著雙目養神,盡管面上神情祥和,但在他的身上,卻有種說不出的威嚴與偉岸;在金攆的左右兩側,各有數十騎騎著龍馬,手持長矛的衛兵;攆的后方,另有數名或身著金甲,或穿儒雅長衫的臣子,騎著各式各樣的坐騎,保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跟隨著隊伍的移動。

          再將目光移回星體內部,從最上方的“神秘之地”往下數的第二塊陸地板塊的中心地帶,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上近千道彩衣身影,圍著兩顆巨大的七彩光球盤坐成一個個圓圈;這兩顆光球,位居左方的光球之中,平躺著一個模糊的身影,右方的光球里,則只有一團拳頭大小的亮白光團。

          亮白光團與模糊身影之間,牽著無數條細長的線,不時有白色光點從身影上散出,沿著細線彎彎曲曲的攝入光團之內,每一粒光點的散出,身影就隨之枯萎一分,就如同是被抽走了血肉一般。

          某一刻,那個躺著的身影里,突然涌出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剛剛散出來的白色光點又隨即被吸回了他的身體,而與他的身體連著的那顆亮白光團,也以一個無比迅猛的速度迅速縮小。

          “快,斬斷聯系?!眹谧钋胺降臄祩€彩衣人中,一人暴喝出聲,隨即一指點出,其余人迅速跟上,近千根手指的指端激射出的光芒,在半空中凝聚,隨即化作一把七彩光刃,狠狠地,向光團與身影之間的細線斬去。

          “轟………”

          巨響聲中,看似嬌弱的細線完好無損,七彩光刃卻寸寸破碎,與之一同爆開的,還有百余個彩衣人的身體。

          天空中下起了血雨,其間還夾雜著一些細碎的肉塊兒以及腥臭的內臟。

          光團快速消失,身影又回歸了原有的豐潤。

          “唉……果然……還是失敗了?!?

          “預料中事,倒也不必太過介懷?!?

          “業力還是不夠,看來,還需要幾百年的時間……”

          幾個彩衣人語氣平淡的交談著,對于那百余名同伴的死,似沒有半點放在心上。

          廣場的西北角,一個身著麻衣,頭戴黑色布冠的老人緩步走了過來。

          “王上……”眾彩衣見老人到來,急忙讓出道來,分列兩隊齊齊躬身行禮。

          “嗯”老人漠然輕應一聲,緩步移到那失去了光球的籠罩,平躺在半空中的年輕男人身邊。

          那是個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長相帥氣的男人,他緊閉著雙目,臉色蒼白,如同死去一般。

          “失敗了?”老人看了一陣,淡淡問道。

          “失敗了……業力不夠,我等天機宮下臣議了一番,估計要成功將那“極”力從他的身上剝離,或許還要幾百年的時間?!?

          “幾百年……”老人喃喃自語,在他的身后,又有數人走了過來。

          “圣王”那幾人到了老人身后,卻是跪下大禮參拜。

          “起來吧!”老人回轉過來,看著領頭衣著華麗錦袍的道士說道:“張天師,玉帝到了嗎?”

          張天師躬身應道:“玉帝去見圣尊了,我等奉玉帝鈞旨,前來聽候圣王差遣?!?

          “嗯”老人又應了一聲,隨即指著平躺著的年輕男人對張天師說道:“你等回去之時,將他帶上,重新投入人間?!?

          “是”張天師一揮手,身后之人當即上前,一人從袖中取出一只三指大小的水晶小棺,放在地上,袖袍一擺,水晶棺隨即變大;眾人將年輕男人置入棺內,抬著離去了。

          張天師卻未隨著眾人一同離去,他看了看周圍的一眾彩衣人,又看了看老人,神情糾結,欲又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