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前言 我的來歷(1)

          前言 我的來歷(1)

          我叫段安誠,出生于大明嘉靖七年。也就是現在所通用的國際歷法所說的1528年,祖上世代務農。到了我這一代,我老爹就想著讓我換個活法,于是在我六歲那年,他拿出了自己存下的所有積蓄,再挨家挨戶地敲開左鄰右舍家的門。東拼西湊的,總算湊夠了送我上私塾的錢。

          在古代,能夠讀書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即使是文風最盛的宋朝,文化普及程度也不過百分之零點二,低的可憐;到了大明,由于社學的興起,普通民眾的識字率倒是高出了不少,但接受正統教育的人卻依舊極少,所以,我很自然的就成為了全村人的希望。

          在鎮上讀私塾的第一年,我的學業表現的十分優異,先生對我也異常重視,甚至親自到我家去拜訪。

          老師上門的消息在村子里一傳開,村子里所有人都表現的很開興,甚至看上去比我老爹老娘都要開心;當然,除了高興以外,還夾雜著一絲別的東西。我爹找他們還錢,誰都不肯收,都說不著急,推脫的久了,他們還會生氣;有一次我在上學的途中摔了一跤,一只腳腫的跟豬蹄一樣,村子里所有人都帶著禮物來看我,就連住的最遠的王老太都拎著半籃子雞蛋走了大半天的時間過來了,這可是連地位最高的村老都沒有的待遇。

          但很可惜,這樣的日子并沒能一直持續下去。隨著我漸漸懂事,我對呆板的理學,越來越抵觸;再加上我性子偏激,但凡遇到不平之事,能動手的盡量不動嘴,這就導致我的學業落后之余,還闖了不少的禍。

          先生一開始還耐著性子苦口婆心的勸導我,后面見實在是勸不了了,就只能是一句“朽木不可雕也”便不再管了,只要我不在課堂上胡來,就全當沒我這個人;直到有一次,我因為替一個被里長兒子欺負了的小姑娘打抱不平,才徹底的被學堂掃地出門。

          老爹苦苦哀求了先生許久,終沒能獲得諒解,只好落寞的領著我回了家。

          拿著鋤頭刨地的苦哈哈跟拿著筆桿子高高在上的讀書人在待遇上自然是不同的;之前那些說不著急要錢的人突然就急著要用錢,很急很急的那種;我生病了也沒人會來看我,走在村子里連狗都不理我。

          我在農忙之余,就到鎮上去做工,幫著父親還清了欠下的債務,如此過了幾年,我……終于成年了。

          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清晨,我揣著滿兜子老娘團的菜餅子,踏上了前往參軍的道路。走的老遠,我還依稀能夠看見風雪中爹娘佝僂單薄的身影。嗚咽的狂風,夾雜著母親的低聲哭泣,父親的喃喃自語。

          讀過書的人跑去參軍,是很稀罕的事兒,雖說因為我沒有關系的緣故,當不了大官,但要混個小職位,還是很輕松的。

          1553年,我所在的這一衛,全衛調入魯州,歸攏了魯州都指揮僉事戚繼光的部隊。

          戚帥是個真正的統帥,在他手底下當兵,不看你的人際關系有多硬,全看你的能力強不強;我因為在戚帥改革軍律的時候提出過幾點重要意見,受到了他的重視,再之后,因為我倆性格、觀念相近,幾年的相處下來,我們漸漸成了很好的朋友。

          戚帥和我是同一年生人,論月份,我還比他大幾個月,但我卻喜歡叫他老大;在軍伍里,他是我的統帥,在私下,我倆就是最好的哥們兒,一起喝酒一起闖禍。有時候看他不爽,我還跟他打架。不過,絕大多數時間都是他打我,我挨打。

          他是名家出身,武功比我高很正常,但這幾年下來,他的武功我也學的差不多了,按理來說,我倆的戰力應該相差不遠才對,平常在一塊兒練武,也沒見他比我厲害多少,可一動起手來,我就只剩下招架的份了。我很肯定他在教我武功的時候沒有藏私,難道說就因為他是統帥,所以就有武力加成的效果?

          1561年,戚帥帶著我們在臺州跟倭寇大打了一場。我軍大勝。自此,戚家軍在大明王朝可謂家喻戶曉,而我因為在這場戰役中立功不小,再加上倒霉的副指揮使被流矢射死,所以我就成了戚家軍的副指揮使。

          再往后的幾年,戚家軍經歷了數不清的戰斗,軍功這玩意兒對我們來說已經不稀奇了,只可惜好景不長,幾個眼紅戚老大軍功的癟犢子京官合謀把戚老大免了職。我因為和戚老大的關系太好,也被開革了軍職。

          我不在乎自己的職位,反正沒了戚帥的戚家軍也是一盤散沙,離開也就離開了,沒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難免有些舍不得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們,還有戚老大,我很擔心那些王八蛋不會放過他,可除了擔心以外,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郁悶地回到了老家。這些年我也攢下了不少銀錢,在縣里購了房,近郊置了塊地,就這么平平淡淡的生活了下來。

          二老在富足的生活中生活了幾年,安詳的歸了天。不能說二老完全沒有遺憾,至少他們在臨終之際還念叨著我沒娶媳婦兒,讓段家沒個后。

          二老故去后的第二個年頭,我收到消息,戚老大也沒了,這個噩耗讓我哭了好幾天,哭過之后,我突然就看開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