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04 桃花障(4)

          開篇04 桃花障(4)

          最終我還是妥協了,李云默在前臺登記了身份證,和我住進了一間雙人房。

          看著我們拿了房卡離開的背影,前臺小妞直搖頭,悄咪咪看我的眼神活像看一頭就要拱白菜的豬;我很想回頭給她一個大嘴巴子,終究還是覺得不好跟一個凡人計較。

          小丫頭李云默跟我進到房間,把門一關,她立馬沒了之前囂張的氣焰,一臉警惕的看著我,好像生怕我把她怎么著一樣,我懷疑她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既然害怕干嘛又要跟我住一塊兒,看她的樣子也不像窮的連開房的錢都付不起???

          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我懶得搭理她那點小心思,自顧自的脫了鞋,跑到靠床一側的床上躺下。

          小丫頭大概也覺得有些沉悶,似乎想說點什么來緩解一下尷尬,卻又不知道怎么開口,便假模假式的拿起擺在電視柜上的某件小商品看,很不巧,她拿著的是某個很有名的牌子的攔精靈,等她看清楚后,差點沒把那東西扔出去,臉上就跟挨了兩巴掌似地,紅的嚇人,偷偷的瞄了我一眼,見我沒注意,急忙又把東西放了回去,拿了瓶礦泉水一口氣干掉了小半瓶。

          “喝的水自己付錢!”還是我先開口打破了尷尬。

          “???這里的水還要錢???”小丫頭捧著水愣住了。

          我一下就來了興趣:“……看樣子你是真的沒有在外面住宿的經驗,那你是怎么知道這家酒店的?這里跟你學校離的那么遠?!?

          “我……”李云默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復雜了起來:“我以前跟……跟朋友來過這里,但是我中間又離開了?!?

          看來我的這個問題勾起了她一些不好的回憶;看著她失落的神情,我忽然有些明白她為什么不回學校,又非得要跟我這個才認識幾個小時的陌生人住一個屋了,覺得我是某個“特殊部門”的人只不過是個托辭,她還是害怕今天被她打傷的那個男人真的報復她,之前我在燒烤店嚇跑外國男人,后來救她的時候的又有一次出手,讓她認為我是個極有本事的人,至少跟人打架應該是沒問題的,所以本能的想找個依靠來躲避自己的恐懼。

          不管怎么說,她是我這次回到人間后結識的第一個人,終是一場緣份,再加上那只已經從她身上逃掉的魔物本身也算是在我的職責范圍內,我突然有了幫助她的欲望。

          只是我還不知道她究竟遇到了些什么事,為什么她一個黃花大閨女的身上會有蝶戀花這種魔物存在?直接問她有可能會傷害到她的自尊,但若不問,我又該怎么幫她?

          就在我思考著如何委婉的引出關于她的話題的時候,她卻主動開了口。

          “對了,你之前說我的問題并不是我的問題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的事?”

          既然是她主動提到這件事,我也就沒什么顧忌的了。

          “這個問題有些復雜,而且也超出了你的認知范圍,你還是先說說你究竟碰到了些什么事吧!”

          “我……”李云默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又喝了一大口水,咬著下唇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跟我講述了她的故事。

          李云默不是濟明本地人,她的家在魯州邊界一個極其窮困的小村子;跟絕大多數窮苦人家的孩子一樣,這姑娘打小就很懂事,人也聰明,學習成績一直都很好;為了減少家里的經濟負擔,她一度想放棄自己的學業出去打工,她的父母自然是不同意的,尤其是當她考入了魯州大學這所全國性的重點大學以后,就跟當年的我一樣,她成了家里最大的希望。

          然而當下的社會,金錢才是王道,哪怕你學習成績再好,上大學的錢該交的還是得交;雖說學校有助學金這一說,但她這么一個沒背景沒關系的鄉下孩子,要拿到助學金實在是不現實;好在她還有一項最重要的財富,那就是她格外出眾的容貌。

          有一次,魯州大學的院長找她談話,告訴她說學校有一項“學伴”制度,就是輔導、幫助那些國外來的留學生在學校更好的學習與生活,而學校則會根據留學生的反饋信息對他的“學伴”進行經濟以及學分上的獎勵或懲罰。

          單純的李云默幾乎沒有任何考慮的就答應了下來,因為她覺得幫助外國友人,結交外國朋友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壞事,而且這還是她能拿到助學金的唯一途徑。

          魯州大學做學伴的學生有很多,有“一對一”的,甚至還有“多對一”的,也就是一個或者多個學伴照顧一個留學生……

          聽她說到這里,我覺得很不正常,作為夜游神的我,在冥界除了日游神以外,沒人比我更了解人間的情況;通俗來講,“學伴制度”是為了增強人間各個國家之間的民間學術交流,培養、吸引國外人才,傳播政治思想的一種帶有一定政治因素的非必要手段,很多學校都有這種制度的存在,

          然而大多都是由校中的學生會成員或者有一定政治成份的學生來擔任外國留學生的學伴,而且一般都是一個學伴招待幾個甚至十幾個留學生,很少會有“一對一”或者“多對一”的情況出現;“學伴獎勵”也是有的,但大多都是些非物質的比如評語之類的獎勵。像魯州大學這樣用留學生的意見作為考核標準,用經濟以及學分來作為獎勵就太反常了,因為人都是有趨利性的,學生為了博取留學生的好感,做出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如此一來,就完全違背了學伴制度的本來意義,往大了說,甚至會直接影響到國際社會對于這個國家的認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