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09 人間無情 舉世皆惡(4)

          開篇09 人間無情 舉世皆惡(4)

          為了趕時間,我騎著小電驢載著李云默,一路上幾乎沒有絲毫的減速,李云默直夸我技術好,說是小電驢開出了競速摩托的效果。

          十點多鐘的時候,我們在郊外碰到了一輛撞在路邊護欄上的小轎車,往前不到兩百米的地方,又是一輛……一路過來,我們起碼看到了五六輛撞毀的汽車,都是撞在了并不如何堅實的護欄上,但詭異的是,護欄本身的損傷并不大,車子反倒是損毀的特別嚴重,最后的一輛,甚至于整個車頭都凹陷進去了。

          在李云默的堅持下,我們將這幾輛車子的情況都查看了一番,前面幾輛車上的乘客都沒有受什么傷,只是暈了過去;最后的一輛車子上的情況就要嚴重的多,司機傷勢頗重,流了不少血,整個安全氣囊都被染紅了;車后座上有一名女乘客,身上倒是沒什么明顯的傷,可她卻已然沒了呼吸。

          “她……她死了?”李云默臉色鐵青,純粹是嚇的。

          “沒有,只是假死,但若是假死的狀態保持的久了,她體內的各個器官,身體的各項機能長期處于停頓的狀態,假死就成了真死了?!蔽覚z查了一下她的身體狀況,除了些許輕微的擦傷以外,沒有其他的傷處,但嚴重的是,她的魂魄不見了。

          “她們……還有前面的那些人,是不是就是那位大姐所說的來找仇玉寧的母親的記者和網紅?因為她們的行為激怒了仇玉寧的鬼魂,所以他才要害他們?”說著話,李云默緊張兮兮的四下張望,就好像那只惡鬼就藏在她的身邊似地。

          “嗯……只怕是這樣,這幾輛車子的周圍都有很強的鬼魂氣息?!?

          “那……我們來晚了?”

          “還沒晚,這些人都還沒死,只要人沒死,事情就還有挽回的余地;不過從這件事上面就可以看得出來,仇玉寧雖然成了惡鬼,可他卻依舊保持著一絲微弱的善念,要不然這些人早就死的透透的了,看來我選擇幫他,是對的?!蔽胰滩蛔¢L舒了一口氣,又將目光投向那個處于假死狀態的女人:“至于她,估計也是之前眾多直接參與到傷害仇玉寧的人之一,所以仇玉寧才會對她下了狠手,不過,她依然還保留了一線生機?!?

          李云默聽我這么說,忙將身子探進車內細細打量了那女人一番,最后在她的脖子上找到了一張工作證明

          “張玉若……記者……看來就是你說的那樣,這年頭有很多記者,為了抓新聞都沒底線的;這樣的人活該被收拾?!?

          我有些好笑:“你不是一直都很有同情心的嗎?怎么突然一下子變得這么狠了?你跟這個群體的人結過仇?”

          李云默抱著膀子輕哼一聲道:“才不是呢!我說的是事實嘛!不過不管怎么說,還是不能讓她就這么死了,要不然按你說的,仇玉寧的鬼魂就真的沒救了?!?

          “放心,我不會讓她死的?!甭宰魉伎?,以這個張玉若現在的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她的身體帶在身邊,等找到她的靈魂后,我再把她的靈魂塞回體內,但這樣要花費不少時間,她的身體很難撐的住。

          看來,只好動用老板賜給我的那盞明燈了。

          我伸手在左眼上輕輕一按,藏在眼中的明燈頓時落了出來,我將指甲蓋大小的燈體捏在拇指與食指之間,向前輕輕一甩,明燈頓時變得如尋常燈籠般大小,燈上藍光瑩然,恰如中秋之滿月,雖無紅日之光華,卻能給黑暗中的人們指出一條前行的明路。

          “臥槽,你眼睛里竟然藏著一盞燈?這不就跟孫猴子耳朵里的定海神針一樣嗎?你的燈能變多大?”

          這是從昨晚上我在李云默面前顯象過后,第一次使出神通手段,驚的她一蹦三尺高,激動不已,剛才的些許恐懼、擔憂早被她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這是酆都大帝賜給我的神器,能夠渡幽魂,明因果,照是非……總之是很厲害的東西,我用這東西能馬上把張玉若的魂魄找回來?!?

          “是不是她的魂魄一回來,就能馬上活過來了?”

          “當然,你別吵吵”

          “好,我不說話,你忙你的”

          我閉上雙目,運轉冥神之力,將之注入明燈之中,心中默念一聲“張玉若”,隨即腦海之中立即浮現出一幅畫面。

          這是在一棟廢棄的樓房里,張玉若手上拿著一把沾滿了鮮血的剁骨刀在樓道里瘋狂的四處亂竄;在她的身后,跟著十數道黑影,嘶吼著,咆哮著……

          “張玉若,張大記者,我明明沒有把我的老師推下樓,你為什么要在網上說我殺了我的老師?就因為你的報道,警察審問我,同學疏離我,許許多多根本就不認識我的人也來罵我……”一道年輕的黑影陡然攔在張玉若的眼前,瞪著腥紅的雙目,向她的靈魂發出質問。

          “不關我的事,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你找他去啊,為什么要來找我?”張玉若尖叫著,拼命的揮動手上的剁骨刀,腳下慢慢后退。

          “張玉若,你憑什么說我往菜里加了有毒的東西,你親眼看見了?”

          “我沒看見,我沒看見,不關我的事啊~~~~!”張玉若退到了墻角,絕望的看著周圍的黑影慢慢的圍了上來,沙啞著哭泣。

          “張玉若……”

          “張玉若……”

          ……………………

          “就是你毀了我們的一生……”

          “就是你……毀了我們的一生……”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