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12 人間無情 舉世皆惡(7)

          開篇12 人間無情 舉世皆惡(7)

          憋屈的喝下了李云默用特殊“容器”盛來的露水,我勉力運轉一絲真元,激活了露水中所含的純凈陰氣,身體總算是漸漸恢復了行動能力。

          我很想跟小丫頭發飆,但想想畢竟是她救了我,名不正不順的實在難以讓人信服,只好壓下了這股邪火。

          “喂!哥哥,你是怎么被那家伙暗算的?”李云默好奇的詢問。

          提起這事兒,我的心情更不好了。

          “先前不是起了大霧嗎?當時我就感覺到不對,因為我在霧中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妖邪之氣……”

          “妖邪?對了,你之前跟那家伙打架的時候,就說了一句“收拾他這小妖也夠了”,那家伙是妖嗎?是什么妖?”這次發問的,卻是張玉若,看樣子,她也是憋不住好奇了。

          “那家伙本體是只青狼,名叫朗禹,算算也有好幾百年的修為了,修行時間比我都長,之前跟著一只女妖……”

          “那個女妖就是他的愛人?”

          “唔……也不算吧!你別打岔,聽我講”

          “哦”在八卦面前,小丫頭難得的聽話了回。

          “其實他當年只是那女妖手下的一只小妖;那女妖是只穿山甲成精,道行高深,因為某種機緣,結識了我的前任……呃……就是我前一任的夜游神,他倆互許終身,但我那前……前一任夜游神,就是妥妥的渣男一枚,他對女妖始亂終棄,觸怒了女妖;于是女妖故意在人間擾事,害了許多凡人,驚動了冥界?!?

          “冥界派日、夜游神來人間伏妖,女妖趁機糾集了一些交好的大妖,和日、夜開戰;那女妖本身的修為就不弱于日、夜兩位游神中的任何一位,再加上眾大妖的相助,大戰以兩位游神的隕落告終?!?

          “冥界一下失了兩位陰帥,冥皇大怒,便派鬼王老大親至人間除妖;又是一番大戰,鬼王老大一人單挑二十多位大妖,將眾妖斬殺殆盡;女妖在臨死之際,將自身殘余法力融入腹下的一塊鱗甲,并將鱗甲送給了她身邊唯一幸存著的小跟班朗禹;朗禹也正是借助了這塊鱗甲的力量隱藏好了自己,躲過了鬼王的追殺,要不然,以那個老家伙雞犬不留的個性,朗禹哪有命活到今天?”

          李云默和張玉若都皺緊了眉頭,似乎是不滿鬼王的兇殘。

          “難怪那人的額頭有塊鱗甲,原來是他愛人留給他的?!北M管女妖從頭到尾都沒把朗禹當成是戀人看待,但小丫頭還是將她稱呼為“他的愛人”。

          “既然那個朗禹修行時間比你長,再加上有女妖的鱗甲相助,那他怎么還是打不過你呢?”張玉若有些不解

          “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個方面,我是正兒八經的冥界二品正神,我的冥神之力要比他的妖力高出一個等級;另一個方面,或許是因為我原本在人間的時候就是武將,有武運加身,所以到了冥界以后,我的修為提升的極快,呵呵……不是我夸口,別說是他朗禹了,就算是對上鬼王,我也有一戰之力?!?

          張玉若感嘆道:“看來朗禹說的不錯,老天爺確實是不公平,就因為他是妖,你是神,所以你就能用更短的時間獲得更高的成就,而他卻只能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個腳印,這么看起來,你們冥界……哦不,應該說是整個世界都是不公平的?!?

          李云默聽見她幫著狼妖說話,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但對方畢竟才剛救了她,也不好發作,只得沉默。

          “你這么說,只是因為你不懂得修行,所以有些片面了,其實天地是公平的,就好比朗禹,他若是肯潛心修行,將來得成道果,他的成就將遠在我們這些冥神之上,如果按照你的想法的話,這對我們,又何嘗公平過?”

          “好了!說回正題,我之前感受到霧中的妖邪之氣,當時就起了提防之心,但那朗禹實在是太狡猾了,他利用我的思維盲點,只注意到霧中的妖氣,卻沒注意到霧本身的問題,將忘川河水化作霧氣,悄悄的滲進了我的身體……”說到這里,我不禁怒火中燒:“你們猜他是怎么把忘川河水變成霧的?”

          “肯定就是用法術唄?你們神仙的法術千奇百怪,什么事辦不到?”

          “不對,忘川河水不同于一般的河水,任何法力在它的面前都會失效,就算是天神也不行?!?

          “那是…………?”

          “狗r的,他買了一臺霧化器,把忘川河水放進霧化器里化成霧的,最過分的是,他后來還跟我說,霧化器是他在網上買的,九塊九包郵,嘲笑我這個土包子就值九塊九毛錢?!?

          “啊~~~~哈哈哈……………”二女毫無形象的大笑了起來。

          “那混蛋知道自己傷害不了我這副冥神的軀體,就用這樣的方式來羞辱我,完了還說要抓住你們兩個,當著我的面炮制你們……”

          聽我講完這里的事,二女笑過之后,又有些后怕,要不是朗禹忽略了我的元神,她們今天可就真的慘了。

          李云默想了想問道:“那……這么說來,這里的一切事情,都是郎禹那家伙弄出來的,和仇玉寧一點關系都沒有?”張玉若也很好奇這個問題,靜靜的等待著我的回答。

          “也不能說一點關系都沒有”我搖搖頭:“之前朗禹布下了霧氣以后,將我們三人分開的就是這小子,不過朗禹低估了……確切的說,是我們所有人都低估了仇玉寧心中的善,他只是將我們分開了之后就離開了,沒有做出任何傷害我們的事?!?

          三人都沉默了下來,張玉若更是滿臉的愧疚。

          “哥哥,這樣的一個好人真的不應該就這樣死去”李云默眼圈都紅了:“你說,他真的會去害自己的母親嗎?”

          “我不知道……人心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把握的東西,他雖然已經成了鬼,但畢竟也是經歷了人的這個過程,誰也沒辦法肯定的說他會不會有個一念之差,但我個人還是偏向于他不會做 出傷害他母親的事來。若是果真如我所料……”

          我看著天空那一道淺淺的月痕,堅定的說道

          “那我將破例使用明燈洗掉他惡鬼的戾氣與自殺的罪業,直接將其渡化,免其入幽冥所受之苦?!?

          ……………………

          接下來的行程順遂無比。

          路上,李云默又跟我提起之前朗禹有可能跟她見過面的事情,我大膽猜測,或許她們學校桃花障的問題也跟朗禹有關,甚至有可能就是朗禹一手安排的,就跟當年的女妖一樣,他想借用魯州大學催化出一只魔頭出來,引我們冥界出手,好為女妖復仇,但若是這樣的話,他很可能還安排的有其他的后手,因為以他目前的法力修為,別說是對付鬼王了,就連十陰帥中修為最低的牛頭馬面都打不過。

          不過這都不是目下應該考慮的事情。

          仇玉寧母親現在的這個丈夫的老家所在的村子里原有的三十多家村戶,這些年都陸陸續續的搬進城里面去了,現在的村子只不過是一個無人的荒村。

          他們之所以這個時候還回到村子里,肯定不會是為了什么要事,按照我的推測,應該是仇玉寧的母親不想認他這個兒子,為了躲避仇玉寧的糾纏才專門跑回來的;李云默和張玉若也認可我的這個猜想。

          “啊~~~?。?!你為什么要來找我,你為什么還要來找我?我都說了不會認你的,你還要纏著我,連死了都不肯放過我,你一定要把我逼死才甘心嗎?我當初都不該生下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當我們剛一走進荒村,遠遠的,就聽見了一間土坯房屋里傳出一個女人的歇斯底里的怒吼以及打砸東西的聲音,我心中暗道不妙,生怕仇玉寧當真一時想不開做下不可挽回的事情,便也顧不得身后的兩個女人,身形一閃,便撞開了房門。

          “仇玉寧……”我叫了一聲他的名字便停住了,因為屋里的情形與我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