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19 明燈快遞

          開篇19 明燈快遞

          出了網吧,我獨自一人在江堤上游魂似地走了半晌。

          夏日的風熾熱如火,翠綠的柳枝子在滾動的熱浪中疲憊搖頭;樹蔭下,一對情侶被汗水粘連著依偎在一起,數只金蟬吱哩哇啦的叫著,為倆人堅定的愛情喝彩。

          “我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究竟是為了什么,值得讓人這樣費盡心思的安排?”咬緊的牙關,額頭跳動的青筋,我猜我這時候的表情,看起來一定很猙獰。

          樹下的情侶不知因為些什么事發生了爭吵,粘連在一起的身影分開,彼此怒視著如同兩只好戰的斗雞,金蟬們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扯著嗓子鼓噪的愈發大聲。

          “酆都大帝乃冥界之主,我在他的手下當差,有什么事不能直接了當的吩咐?不管是什么樣的事,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不可能違背他的意旨,又何需廢如此的周折?”

          情侶間的爭吵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女人捏緊了拳頭,揮出,終歸是沒落到男人的身上,她反手在樹上捉了只金蟬,狠狠摔在地上,蹦著將其踩成了爛泥。金蟬們不叫了,連那搖頭晃腦的柳枝子,也嚇的打蔫。

          “還有李云默,為何從遇見的那一刻起,我就對她有種莫名的好感?她是誰?那個道士是誰?又是誰改動了我的記憶?”

          男人等女人發泄完,上前將她擁進了懷里,女人掙了幾掙,沒能掙脫,便順從了;男人低聲在她耳邊說了幾句什么,很快,兩人又粘到了一起,嘻嘻哈哈的,似乎從未有過爭吵,唯有地面上金蟬細碎的殘肢在無聲的控訴。

          無數解不開的疑惑如同一團亂麻,理不清,扯不斷,極端的憤怒促使著我怒聲吼出了心里的聲音:“你們他媽都是些神經病?!?

          情侶愕然抬頭,惱怒的盯著我看,女人揮舞著拳頭似乎要揍我,男人拉住了她,輕聲在她耳邊安慰道:“那就是個單身狗,見不得別人好,咱甭理他……”

          聽到這話,我心情更不好了。

          夜里,我悄悄摸到了李云默宿舍,用明燈查看了她的過去,結果一無所獲;她的過去很正常,跟她之前同我講述的沒差,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然而,查看到了她的上一世就戛然而止,我所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白,不是形容詞,而是真的只能看到茫茫的一片白。這是我使用明燈以來第一次失手。

          從李云默宿舍出來以后,我又回到了江堤邊。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李云默的身份終究是有些可疑的,但或許連她自己也不清楚真實的情況究竟是怎么樣的,冥界我是不能回去的,那個神秘的道士也找不著,這么看來,我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還是得從小丫頭李云默的身上入手。

          也許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我想象的這么嚴重,或許事情發展到最后,真相只不過是酆都大帝見我一個人孤單寂寞,和那神秘道士商量好了,給我安排對象這么簡單也說不定……但不管怎樣,我不喜歡這種被人悄咪咪的安排著走的感覺,像個傀儡,更何況這里面還有可能涉及到戚老大,這局……終是要我自己去破的。

          第二日,我跟李云默說了要留在魯州的打算,小丫頭高興壞了,巴巴的讓我趕緊弄個產業,好歹有個窩,她也好過來上班;后來張玉若也聯系了我,我們三人在一家茶館碰頭,商量來商量去的,最終一致決定開一家快遞公司。

          當然,我的快遞公司不會像其它快遞公司那樣接普通的快遞送貨訂單,老實說就算想接也接不到,按張玉若的話來講,現在的快遞行業都被一些大佬把控了市場,一般的小公司很難擠的進去,所以,我的公司只是接一些特殊的速遞服務,她在濟明市打拼了這么些年,積累了不少的人脈,可以給我介紹生意。

          至于李云默想的就比較簡單了,她就是單純覺得網上那些外賣、快遞小哥都是些深藏不露的高人,我很符合高人的身份,配上一身花花綠綠的工作服,就是個扮豬吃老虎的典型。

          拿定了主意,接下來就是門面的選擇、裝修等瑣事,張玉若拍著胸脯一手包攬了這些活;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張玉若選的門面的位置正好是她家樓下,而她家里又恰好只有她一個人住,這樣一來,我們連住的問題也一并解決了。

          不得不說,張玉若這丫頭辦事真的是很靠譜,效率也高,僅僅半個月的時間,我的鋪子就成功開業了。

          “明燈快遞”

          小丫頭和張玉若費了老半天的功夫,總算把那只大花瓶挪好了位置,揉著發酸的胳膊,小丫頭對我的店鋪的名字很不滿。

          “干嘛非要取這么個臭名字??!就因為你那盞燈?清風這名字多好,清風與酒,醉香十里……”

          “你當開飯館啊……還醉香……我看這名字就挺好,俗是俗了點,正所謂大俗即大雅嘛!”張玉若反駁道;小丫頭生氣的亮出兩顆小虎牙直跳腳,但想到這女人現在畢竟是自己的“房東”,不好得罪,只得悶悶的哼了聲表示不滿。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