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22 大山里的救贖(3)

          開篇22 大山里的救贖(3)

          “你如果肯在家里陪著我,事情還會變成現在這樣嗎?”

          聽著妻子如此恬不知恥的回答,林川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沖到了腦門子里,把天靈蓋都快頂開了。

          從家里到村頭,從村頭到村尾,再到田地里;林川對宋雪梅的追打,幾乎遍及了整條村子;沒有人上來勸架,女人們揣著手,樂呵呵看著宋雪梅狼狽逃竄,男人們心里有鬼,忙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事,有的在摳門縫里的泥土,有的在新買的鞋子上縫著補丁……所有人都在忙碌著,所有人都看不到宋雪梅求救的目光。

          終于,宋雪梅吃不住打,跪在地上向林川求饒。林川到底是愛極了妻子,看到妻子滿身的傷痕,再看到她紅腫的雙眼中乞憐的神色,高舉的拳頭,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兩人就這樣回了家;就在當晚,林川死了。

          沒有人知道林川是怎么死的,但大家都猜測,是宋雪梅下的手;女人們都覺得應該報警,把這個惡毒的女人拉去槍斃,可是男人們的意見卻出奇的一致:不能報警。

          不是他們覺得宋雪梅沒有殺人的嫌疑,而是他們……心里有鬼;對法律的陌生以及心里的陰暗,讓他們自私的選擇了無視一條生命的無端流逝,女人們拗不過自家男人,盡管心里十分不悅,卻也只得同意。

          就這樣,林川稀里糊涂的,就被連夜埋進了后山。

          林川死后的第五個夜晚,候家老頭也死了;死在了林川的墳前。

          候家老頭是吊死的,舌頭伸的老長;吊死他的,是一棵跟他差不多高,只有大拇指粗細的小樹,繩子的一頭栓在樹冠下,另一頭系著他的脖子,活像一條栓著的老狗;他就那樣面對著林川的墳頭直挺挺的跪著,吊著舌頭,頭顱跟身體構成了一個九十度直角,頂門正對著墓碑,似乎是在謝罪。

          “候老頭是第一個跟宋雪梅上床的人,他以如此詭異的方式死去,一定是林川的冤魂在作祟”所有人都是這樣覺得。宋雪梅臉色慘白,雙股顫顫,幾乎跌倒;曾經和宋雪梅發生過關系的那些男人,個個面如死灰,生怕自己會成為一下個死去的人;女人們則是暗爽中帶著不安,雖然自家男人曾經做過錯事,自己也很憤怒他們的背叛,可要讓他們死,終歸還是不愿意的。

          候老頭的女人早已暈了過去,他的大兒子擼起袖子,要揍宋雪梅,被其他人給攔了下來,場面一時亂作一團。

          安置好候老頭的遺體,村里人聚在一起商量片刻,一致覺得應該請高人前來抓鬼驅邪,至于請高人的花銷,則每家均攤。

          于是,鐘伯奢就這樣來到了桉樹村。

          對村子里的情況,他在心里面做出猜測:殺死林川以及候老頭子的,應該都是宋雪梅;她殺林川固然是因為他對自己的施暴,而殺候老頭子,則應該是因為他在林川打她的時候選擇了袖手旁觀,若按照這樣來推斷,候老頭子應該只是第一個目標,接下來和她發生過關系的那些男人,恐怕都無法幸免,畢竟,她的心里,是帶著怨的。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錯,當然,嘴上說出的話,依舊是那些神神鬼鬼的論,而且是要多嚴重就有多嚴重,照他的話說,就是如果不及時除掉那只“惡鬼”,接下來,整個村子所有的人都會遭殃。

          之所以把事態往重了說,一方面自然是為了提高價碼,另一方面,也存著教訓這個村子的所有人的心思,在他看來,這場悲劇的發生,這個村子的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他打定主意,等這次行動結束,一收到錢,回來就馬上報警,讓警察把那個比潘某人還要惡毒的毒婦抓起來,如此,錢也賺到了,好事也做了,可謂兩全之策。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世界上,竟然他媽的真的有鬼。

          正午時分,他到達桉樹村,在享受了村民們的盛宴款待過后,趕到宋雪梅的家里擺好法壇,借口法事期間不得驚擾,將一眾圍觀者盡數趕走,只留下宋雪梅一人在場。

          這自然是他故意的,目的嘛!自然是為了找機會教訓教訓這個女人;雖然他已經決定要報警,讓這個惡毒的女人自食惡果,但如果能有在法律之外也給她留下點記憶的機會,還是應該把握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當是找點樂子了。

          于是,這個半天,宋雪梅過的格外的艱難。

          僅僅是為了半碗公雞血,她就在村子里來回跑了四趟,還有什么雞糞、黑狗毛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鐘伯奢又不一次說清,就讓她這么來回的跑,最離譜的一次,他讓她跑大老遠去山上砍了一大捆竹子,還特別交待不許請別人幫忙,必須要自己去,宋雪梅無法,只得照辦;可當她累個半死把竹子扛回來以后,鐘伯奢卻只是從那一大捆竹子上面折了根纖細的竹枝拿來剃牙,就沒再理會了。

          這么一番折騰,傻子都能看出來他是故意在整她;宋雪梅不是傻子,自然也是明白的,心里雖然生氣,卻又不敢當著他的面發作,回屋抱著被子狠捶一頓,出來后還是腆著臉笑,盡其所能的討好他,只希望這位“法師”是有真材實學的高人,能幫助自己解脫危難。

          隨著夜色漸漸降臨,整個村子里的氛圍緊張到了極點,村民們早早的縮回了家里,閂好房門,拜過菩薩,就蒙進被窩里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阿彌陀佛”。

          當然,鐘伯奢本人是個例外,該吃吃該喝喝,在他的身上,難見半點緊張的情緒;宋雪梅不知這個法師其實壓根兒就不信“鬼神之說”,直當他是藝高人膽大,不安的情緒稍稍放松了些。

          八點多鐘,就在我們剛剛到達沐恩鎮的同一時刻,桉樹村里的法事正式開始了。

          鐘伯奢將林川的靈位請到屋外,讓宋雪梅在靈前跪下,磕一個頭,就燒一張紙,再磕一個,再燒一張……磕頭的時候,心要誠,頭磕的要響,最好是能把腦袋都砸出血的那種。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