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23 大山里的救贖(4)

          開篇23 大山里的救贖(4)

          希望和絕望這兩個截然相反的詞,是人生中難免會遇上的一對冤家。它們相愛相殺,彼此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但在某些特殊的時刻里,卻又能夠神奇的重合在了一起。

          “完了”

          就在鐘伯奢絕望的時刻,一只蒼鷹帶著生的希望仿若從月中撲下。

          蒼鷹箭一般從蒼穹中向鬼魂俯沖而去,掠過鐘伯奢頭頂之時,黑灰的身子急速膨脹,一個翻身間,化作了一名年輕男子。

          鐘伯奢一下子就給跪了。

          “神仙啊~~?。?!”他沒見過神仙,但對方救他于危難,那就肯定不是妖怪,別人信不信不知道,反正他是信了。

          神仙在鬼魂和自己之間踏足塵埃,一身黑色運動裝讓他的身上多出了幾分親和之氣;他背對著自己,看不清容貌,但對方挺拔沉穩的身姿,卻給人一種莫大的安全感。

          不是什么人都能有機會見到神仙的;在這一刻,鐘伯奢覺得自己就像是那些吃飽了沒事兒干,全憑著腦洞亂yy的小說作家筆下的男主角,偶然的奇遇過后,便是一路逆襲,最終稱霸三界,稱霸宇宙……

          要抓住奇遇,自然就要有一個目前還是作為小弱雞存在的覺悟,把姿態放的低低的,哪怕當塊墊腳石,也得讓人家踩的舒坦;于是,他決定上前主動跟神仙打聲招呼。

          手上的羈絆制止了他的行動;回頭看去,被他在地上拖行了半天的宋雪梅徹底的暈了過去,拖行的摩擦力翻卷了她后背的上衣,背上潔白的肌膚被粗糙的地面磨的一片血肉模糊,一只腳無力的斜擺在地上,另一只腳被自己抓在手里,腳腕處是一片青紫的手痕。

          嫌棄的丟掉那只腳,鐘伯奢活動了一下酸漲的手掌,然后彎腰塌背縮脖子,努力的擺出一副二狗子像,屁顛屁顛的小跑到神仙身側,落后半步站定,臉上帶著諂媚的笑:“神仙你好!”

          神仙扭頭掃了一眼,理都沒理他,又轉過了頭去:“你叫什么名字?為何不到冥界報道,反在此作惡?”

          “你是誰?”鬼魂沙啞著嗓子問道。

          被無視的鐘伯奢憤憤的怒視著鬼魂,他不是氣神仙的“高傲”,畢竟人家是神仙嘛,傲點是應該的,但林川的鬼魂就太過分了,自己之前啰里啰嗦的和他說了一大堆話,他屁都不放一個,自己還以為是鬼魂沒辦法和人交流,現在看來,人家純粹是不想搭理自己,瞧不起人啦!虧得自己還為他不平,沒想到這家伙這么勢力眼,不是什么好東西。

          “我乃冥界夜游神君”

          他真的是神仙??!自己果然有眼力。

          鐘伯奢又高興了起來,對林川鬼魂的小小不滿,扭頭就忘了。

          “看你這么慘,懶的跟你記較”他為自己的大度感到自豪。

          ……………………

          桉樹村外某個不知名的山頭上。

          “這家伙比我上次見時,要穩了一些”高大男人望著村子,一手摸著光潔的下巴,額間的菱形甲片在月色下閃著烏光,晚風吹過,蕩起一只空當當的衣袖。

          “我留給他的那封信,到底是起作用了,他現在已經有了警覺?!备叽竽腥说纳韨?,一個我曾經通過明燈在范小玉的記憶中見到過的道士,語調緩慢的說著話:“為了我的安排,你被他砍掉了一只手,朗禹,你怪我不怪?”

          “這有什么好怪的,不就一只手而已嘛!”高大男人滿不在乎的摳了摳鼻孔,屈指一彈,隨即換上一副嚴肅的面孔:“只要您的計劃能成,別說一只手,就算要朗某這條命,朗某也絕沒二話?!?

          “不會有那一天的……不會的”道士悲憫的長嘆一聲:“我只希望……每個人都能好好的,你也好,公嗣也好,老年也好,我希望,我們都能活著等到那一天?!?

          “會的……”高大男人沉默著,在心里為道士的話做出了肯定。

          “那……您今天晚上要見見他嗎?”

          道士搖頭道:“現在還不行,你也知道,他無時無刻都處在別人的監視之中,只有在黑巖山,他才能暫時擺脫監視,等他明天去了那里,我會見見他的?!?

          高大男人在道士提到“別人”的時候,眉間聚然起了煞氣,隨即又好奇的問道:“這黑巖山里到底有什么特殊,為什么那些人不敢到那里去?”

          “呵呵……這黑巖山??!”道士壓著聲音,悄悄對他說了句什么;朗禹的眼中,頓時金光暴閃。

          ……………………

          聽林川斷斷續續的講完他的遭遇,我的心中也有著些許同情。

          “對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我瞥了一眼他的手腕,搖頭道:“你的做法卻是錯了?!?

          “憑什么?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我為自己討個公道,怎么就錯了?”林川歇斯底里的沖我怒吼道:“難道你們神人就是這么善惡不分?”

          “你先別跟我吼,看看你的手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