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28 茅屋相會 初解疑惑(1)

          開篇28 茅屋相會 初解疑惑(1)

          王富勇終于肯接受“自己現在是個鬼”的事實,他跟我說自己這輩子沒什么遺憾的,家中老人早已過世,割舍不下的,唯有家里的妻女以及消防隊的戰友們,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在臨走之前,再去見見他們。

          我憐憫他無端在這黑巖山受困了十年之久,便同意了他的請求;當問到他對呂嘯存這幫人有沒有怨的時候,他只是無謂一笑,雖一個字都沒說,但我卻仿佛聽見了最好的回答。

          英雄無須評論,唯存乎于心!

          他突破假象,成了真鬼,這事有好有壞,壞處就比如說他不能再像之前那樣可以直面陽光;好處就是他不用吃飯、不用睡覺,雖然他之前也用不著,但那時候總歸還是會有饑餓與疲累感,現在卻是不會再有這種感覺了……

          我想給他找個棲身之處,但翻遍全身也沒找到合用的東西,索性就把小丫頭裝粉底的盒子搶了過來,在她的抗議聲中,倒掉里面的東西,讓王富勇暫時住在里面。

          “你就不能換個東西嗎?很貴的,你賠我,800塊……”小丫頭絮絮叨叨的敲我竹杠,我不樂意,回道:“下次出門前先讓我扇兩巴掌,保證你的臉蛋比猴子屁股還要紅潤,什么化妝品都用不上了?!?

          “哼!大欺小,死……呃……木有小弟弟”大概是覺得“死得早”太不吉利,她又換了個更惡毒的“詛咒”。

          斗嘴從來不是我的強項,于是便任由她在一旁嘮叨,我將小小拜托給我的紙錢就在原地燒了,而后將死了大半的呂嘯存拖回了營地,至于那四個已經涼透了的,我才懶得管。

          小丫頭更不高興了。

          “把這個死人帶回去干嘛?烤著吃?”

          “他只是假死,魂魄都沒離體,就算我不帶他回去,他遲早也會醒過來的?!?

          “那就讓他在這里自生自滅唄,說不定晚上有野豬啊兒狼什么的把他吃掉……”

          “怎么那四個都死了,他卻還活著?”張玉若不解道。

          “我想是因為他之前并沒有做什么對不起王富勇的事,心里面沒有太大的愧疚感,所以他的幻境才不足以致命吧!”

          “切!難道那四個人渣心里就有愧疚?開玩笑的吧!”二女同時“切”了一聲,對我的話很是不屑。

          “這倒未必,一個人對于好壞的分辨乃是天性,那四人未必就不知道他們對于王富勇的侮辱是不對的,只不過他們自私的天性驅使著他們用惡語來減少自己的罪惡感,但這并不表示他們心里就沒有負擔?!?

          “這么復雜?他們活的可真累”小丫頭難得的說了句有深度的話。

          “要不怎么說“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呢?”

          ……………………

          回到營地,我隨意挑了頂帳篷,把呂嘯存死狗一樣扔進去就不再管。

          這時候,張玉若突然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問道:“對了,你之前還沒告訴,我們怎么會突然暈倒的”

          “之前啊……那陣霧里有妖氣,你們是被妖氣迷暈的,不過是個過路的小妖,被我打跑了?!钡谝淮胃巳鲋e,我的臉都紅了。

          好在有夜色的遮掩,二女都沒注意到我的異常,信了我的說辭,“哦”了一聲就沒再問下去。

          事實自然并非如此。

          時間回到幾個小時前…………

          “朗禹!”一看清那個高大的身影,我第一時間就喚出了兵器,警惕之余,一顆心更是猛地一跳。

          這家伙上次被我一道元神砍掉了一條胳膊,而這次,他竟然可以在我眼皮子底下弄手段迷倒二女,最可怕的是,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這簡直就是在扯淡,他怎么突然一下子變得這么厲害了?

          “別激動,我今天不是找你打架的?!备叽蟮纳硇纹届o的走了過來:“有人要見你?!?

          “你說見就見?打完了再見?!闭f是這樣說,但我卻還是將刀尖垂了下去,因為我是真的沒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敵意。

          朗禹將我的動作看在眼里,淡淡一笑,他娘的,竟然有種很親切的感覺。

          “你確實是沉穩了許多,若放在以前,你多半會直接拿刀砍我”

          “少跟我套近乎,我現在也能拿刀砍你?!?

          朗禹神情不變,似乎絲毫不將我的威脅放在眼里:“要不要砍我,等你見過那人再說?!?

          “我為什么要見他?”

          “你難道不想知道你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

          心臟如同被人一把攥住,狠狠的一跳,我很想牛筆的回他一句“不想”,可我的理智卻讓我已然邁出了一步,等我發現不妥,想要停下,朗禹卻已飄然而去,我咬了咬牙,只好跟上。

          很快,朗禹在一片竹海前停了下來,等我跟上,換了緩慢的步調,鄭重的走進了竹林。

          “看來,你很敬重里面的那個人?!蔽覜]話找話的主動跟他開口,心中卻已然大致猜到那個人是誰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