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開篇29 茅屋相會 初解疑惑(2)

          開篇29 茅屋相會 初解疑惑(2)

          “你害怕了?”死道士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討厭。

          “廢話,你不怕?那可是天庭,可是天帝??!”

          “我當然也是怕的?!钡朗繃@了口氣:“可是怕又能怎樣?你的敵人不會因為你怕而不殺你,螻蟻尚且掙命,何況是人呢?”

          “什么意思?天庭想要弄死我?”我覺得道士的話很不靠譜,人家堂堂天庭,要弄死我這么個小小冥神,那還不跟玩兒似地,至于這么麻煩?

          “差不多是這么個意思,據我們所知,天庭的目的,是為了得到你身上的某樣東西……別他媽亂看,我說的是藏在你靈魂里的東西,不是你身上的……”道士見我瞄著自己的褲襠,頓時黑了臉,頭一次爆了粗口;隨即他深吸了幾口氣平息怒火,又續道:“雖然不知道他們要這樣東西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卻知道,對你而,你失去了這樣東西,也就死了?!?

          “我已經死了?!蔽蚁乱庾R的回了一嘴,跟著就反應了過來,他說的死,那是真正的魂飛魄散,徹底的消失。

          知道失了,我怕對面的老家伙又發脾氣,連忙轉開話題:“那封信又是怎么回事?還有戚帥的首飾盒,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首飾盒是他親手交給我,他也是我們這邊的人,我派他去查點事情,他有了一些收獲,回來的時候就把這盒子連同里面一封信給了我,信上面所記載著的,就是天庭想要得到你身上那樣東西的消息……”

          “那戚帥他人呢?”幾百年了,我頭一次聽到有關戚帥的消息,頓時激動了起來。

          “他把這盒子給了我以后,就又出去辦事,跟著就失蹤了,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道士的話又把我打回了谷底。

          “那李云默又是怎么回事?她也是你們……我們的人嗎?”話到這里,我基本上已經相信了道士的說辭,或許是因為戚帥的消息,也或許完全是出于我對這位道士那種莫名的親近感,我相信他不是敵人,至少不會對我不利。

          “是的,她可以說是我反擊敵對勢力的最重要的一步棋?!钡朗繑苛诵θ?,鄭重道:“安誠,你一定要記住,就算全天下都背叛了你,她也一定不會,對于她……你可以絕對的信任?!?

          “如你所說,她究竟重要在哪里?”道士將小丫頭說成是一步棋,讓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更多的,還是好奇,這小丫頭這么厲害的嗎?

          “你知道我為什么選擇在黑巖山和你見面嗎?”

          道士這句話說的沒頭沒尾,讓我一陣迷糊。

          他也沒指著我回答,自顧自的接著說道:“在外面,你無時無刻都處在他們的監視之下,唯有這黑巖山,能隔絕他們的監視,因為在這片大山之中,藏著一樣能夠真正打敗他們的東西,這東西有著令他們恐懼的力量,而李云默,便是開啟這樣東西的鑰匙?!?

          我深以為然的點點頭,“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句話,我是深有體會,要想擺脫他們的監視,確實很難;只是哪里似乎有些不對。

          “要照你這么說的話,我直接把小丫頭叫來,讓她打開那東西,然后“啪”一聲,干掉天帝不就完了嗎?”我覺得我好像發現了他話里的漏洞,立刻反問道。

          “一拿出那東西,李云默就死了,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我無以對。

          “戚繼光的下落,你不找了?”

          “…………”繼續無語

          “我之前就說過了,天庭只是那股勢力的外圍,他們要你身上的那東西,究竟要做什么……等等等等,還有很多很多的問題沒有搞清楚,就算你現在打敗了天庭,不揪出他們背后的勢力來,一旦他們另有后招,而我們全都暴露了,豈不是只能坐以待斃?”道士估計是被我的蠢話給氣到了,看我的眼神,嚴厲的讓我有些害怕。

          “好吧!您說的對,我錯了……”

          見道士消了些火氣,我連忙又問道:“那朗禹是怎么回事?他也是我們一起的?”

          “是的,我對他的安排,唯一的目的,就是“合情合理”的把李云默送到你的身邊,為了這事兒,他還被你砍了一只手?!?

          我有些尷尬的說道:“這我哪兒知道去……只是,我不明白,為什么你們要弄的這么復雜?”

          道士定定的看著我,嘴上的胡須無風自動,這是又要發火的征兆,照我估計,他這一輩子發的火可能加起來都沒今天多,我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了他,只好硬著頭皮等著他的回答。

          “我都說了,要“合情合理”,如果朗禹突然跑到你身邊,把李云默塞給你,那天庭不就發現了?那幫人也不盡是酒囊飯袋,他們發現了朗禹事小,一旦順著他追查到了我的存在,那么一切就都完了,所以朗禹的存在,就是給李云默出現在你身邊一個正常的邏輯?!?

          我拍了拍腦袋,心想自己真是夠蠢的,也難怪他這么生氣了。

          “要這么說來,朗禹并不是為了給那位女妖報仇?而只是為了讓李云默和我結識才故意在魯州大學弄那么一出?”

          “倒也不全是,朗禹想給那位女妖報仇卻是真的,當年女妖被鬼王斬殺,朗禹被我救下,他一直想殺鬼王復仇,我便借此機緣,讓他在人間培植魔物,同時暗中關注著李云默,包括李云默考上魯州大學,其實也是在我的安排之下,因為我知道,你一旦到了人間,第一時間要去的,肯定是魯州,后面的事,你是知道的,就不用我再多說了?!?

          我恍然大悟,難怪了……其實以前我一直在奇怪,那位女妖本身都讓鬼王給殺了,僅憑她融合了部分法力的一張鱗甲,怎么可能保的住朗禹?原來是被道士救了;這就說的通了,我和小丫頭的相遇確實是如道士所說,一切都看起來合情合理,若從天庭的角度來看:就是一個逃出生天的小妖為了能盡快的給心上人報仇,就想了個損招,跑到魯州大學培植用以對付冥界的魔物,而李云默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甲,然后我到了人間,“偶然”的發現了魯州大學的問題,然后又“偶然”的遇到了李云默,再“偶然”的幫她解決了范小玉,最后,我不但和她順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還看到了那個毫無存在感的首飾盒,以及里面道士給我留下的讓我警醒的訊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