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第二章 伸手鬼

          第二章 伸手鬼

          老隋本名叫隋超,我從老家伙那里問明了他現在租住的房子的所在之后,便離開古玩市場去了他說的地方。

          以隋超目前的經濟狀況,租的房子自然好不到哪兒去,雜亂的電線,隨處堆放的雜物,灰瓦土磚的老式民房……整個兒就一城中村。我徒步穿過大半個街區,每逢街頭巷尾,便有幾個衣著打扮十分清涼的姑娘,熱情的上來拉著我要去“做頭發”,一張張比紙還白的臉,比血還紅的嘴,鬼見了都害怕,其中雖也不乏有一些模樣身段都相對姣好的“美女”,但被她們身上的風塵氣一壓,也就看不出美了。

          游魚般從無數只抓來的玉手中滑過,在一個傳統的打鐵鋪前,我終于見到了隋超。

          那是一個四十多歲,看上去十分木訥的男人;我之所以能一眼就認出他來,完全是因為在他的身后,跟著一個怪物。這怪物生著一顆似貓非貓的頭顱,吻短無獠牙,光身無毛,嘴角總帶著一抹奸險的邪笑,五六歲孩童般短小的身軀佝僂如垂暮老人,兩條胳膊又細又長,干瘦發黑的雙手緊緊的抓住隋超的腳踝,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后。

          這東西在修行門人的口中,稱之為“唳鬼”,俗稱“伸手鬼”;名字里雖帶個“鬼”字,但它其實并非鬼類,而是一種魔物;三界六道,萬千生靈以神為最尊,人類次之,妖物、精靈為第三等,禽獸蟲蟻次之,魔物再次,鬼魅最為卑賤;

          一個魔物被稱之為“鬼”,本就有鄙視之意,單從名字上,就能看出,這東西有多不受人待見,事實也確實如此,這怪物就像是一個被造物主不小心遺落在人間的垃圾一般,尋常魔物通過修煉或者從其它生靈那里汲取能量,總能獲得成長,有的甚至能修成正果,超脫三界,成仙成佛,比如傳說中觀世音菩薩的坐騎金毛犼,便是尸魔證道;唯有唳鬼,終其一世都無法修煉,只能從一些弱小的生靈的身上汲取到堪堪足夠令它生存的能量。

          不僅如此,唳鬼還有個特性,那便是欺善怕惡,別說是修行門人了,便是普通人類,若是性子稍稍兇狠一些,它便不敢近身,唯有那種真正老實本分的實誠人,才是它最佳的宿主。

          有這東西纏身,也難怪隋超時運不濟,會被人訛上了。

          隋超的面容十分憔悴,失魂落魄的從打鐵鋪子前走過,走出沒兩步,鐵匠鋪的老板從鋪子里出來,走到鐵砧前掄起錘子打了起來;或許是那陣“叮叮當當”的敲擊聲喚醒了他,不知想到什么,他停下腳步,頓了一頓,又折返回來,同鐵匠討價還價一陣,從身上摸出一把零錢,在攤子上買了把菜刀,找老板要了幾張報紙包好,別在褲腰上,用上衣掩住,見看不出異狀,這才離開。

          剛才只遠遠的一眼,我便看出了他眼中帶著猶豫的殺氣,還有額頭濃郁的黑氣,心頭一跳,暗想這家伙只怕是要走極端,于是打消了立刻跟他打招呼的念頭,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路出了城中村,隋超也沒有打車,朝著城市的東南方向步行了足足有大半天的時間,將近下午四五點的時候,方才在一棟居民樓下停住。

          看來訛他的那一家人就是住在這里了!

          過了才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隋超便等來了他的目標。

          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在路邊的停車位上停下,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妻從車上走了下來,男的穿一件明黃短袖,手腕上帶著一只金燦燦的手表,看上去似是極值錢,女的打扮有些夸張,白色上衣,黑色短裙,脖子上、手上、耳朵上……凡是能掛飾品的地方都掛的滿滿當當的,整個兒一行走的珠寶展柜;兩人都是一臉志得意滿的笑。

          隋超縮在樹后,看著這一對夫妻咬牙切齒,心里直淌血,那些東西可都是用他的錢買的??!這一對夫妻原本只是一般的工薪階層,打上一輩子的工,也不可能如此奢侈,自己一輩子沒做過什么壞事,想不到一時好心,竟成全了這些惡人,世界不該是這樣的……

          摸了摸別在腰前的刀,他很想立刻沖上去,將那兩個得志的小人剁成肉醬,消一消積蓄了兩個月的怒氣;剛跨出一步,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自己殺了人,一命抵一命也沒什么,反正也被他們逼的活不成了,可是兒子怎么辦?他才上大學,成績一直很出眾,將來肯定是能有個好前程的,可若是自己一時沖動,留了案底,將來他的前程可就全完了。

          念頭一轉,他又想到,刀砍在人的身上會是怎樣的一副場景,血肉橫飛,被砍的人一定很疼吧!光是想一想那種血淋淋的場面,他就害怕的渾身顫抖,腳下更是連連后退。

          我松了一口氣,只要他不殺人,事情就還有轉圜的余地;不過……我暗自搖頭,這家伙也確實是有些軟弱!還沒動手,自己倒先把自己給嚇到了。

          隋超頹然轉身,把包好的刀扔進了路旁的垃圾桶,我看到他額頭的黑氣不僅沒有就此散去,反而是更濃郁了幾分,幾乎已成了必死的征兆,不禁大感無奈,好嘛!殺不了人,看來他又打算自殺了。

          在一家小超市,隋超拿出身上最后的幾十塊錢,買了兩包煙揣在身上,往花園方向走去;我想了想,也進到超市買了兩瓶水跟了過去。

          隋超在花園里的人工湖旁邊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坐下,撕開香煙包裝悶悶的抽了起來。

          自己肯定是活不成啦!那家人是絕不會就此放過自己的,他們還會找自己鬧,找自己要錢,這根本就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兒子還要上學,將來還要娶妻生子,還有妻子也要過日子,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或許自己死了,就一切都好了吧!也只有自己這個“直接責任人”死了,那家人才沒繼續找家里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