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我是夜游神之明燈 > 第八章 老好人隋超

          第八章 老好人隋超

          “我的天!你怎么會惹到這么恐怖的一個敵人?”張玉若一臉惶然的看著我。

          我無奈一笑,心想你以為我愿意??!人無害虎意,虎有傷人心,人家一門心思要弄死我,得到我身上的東西,我有什么辦法?我也很絕望??!

          我和人交手的事可以和她說,可是關于道士給我說的那些事情,卻是一個字都不能透露出來;倒不是我不相信她,而是按照道士的說法,我現在正處在一個時刻被人監視的環境中;在陽世間,人們常用“神目如電”、“舉頭三尺有神明”之類的話來形容神明的無所不知、神通廣大,來勸誡人們一心向善,勿為暗室虧心之事,可這些話到了我這里,卻成了我最大的忌憚,不得不說,真是有夠諷刺的。

          張玉若見我神色,便知道我有些事不方便直說,很善解人意的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再糾纏下去。

          她連續兩次急剎車,讓跟在我們后面的車子很是不爽,車主開著車緩緩繞到我們左側,打開車窗,沖著我們直罵娘

          “你他媽會不會開車……”

          張玉若正為我的處境擔心著呢!聽他罵的難聽至極,哪怕明知道是自己的不對,還是止不住怒火填胸,當下打開車窗跟他對罵。

          “你丫趕著投胎??!催什么催,再多罵一句,信不信老娘發瘋撞死你?!?

          “你……”那車主一見是個美女司機,氣勢上頓時弱了三分,雖然對方囂張的態度讓他很惱火,但他卻也擔心這個倒霉的女人真的發瘋撞上來,都說女人的心思最難以捉摸,而開著車的女人,幾乎等同于抱著一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還是少惹為妙,只好強忍怒火,嘟囔著走開了。

          經過這么一番發泄,張玉若心情平復了一些,想到我之前說過,這次幫隋超是因為有事需要他的幫助,心中生出了一絲明悟。

          “段大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會對你不利,幫隋超就是為了對付他們?”

          “可以這么說,有些事我需要從他的身上找到答案……”我回答的有些含糊,但話里肯定的語氣讓張玉若安心不少。

          ………………………………

          回到之前我用明燈將敵人打跑的時候;同一時間,滬州市中心處的某座高樓的一間十分豪華大氣的辦公室內,一個看上去三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猛的睜開雙眼,咬牙發出一聲悶哼,嘴角緩緩滲出一絲鮮血。

          “對不起,少主,我失敗了?!敝心昴凶記]有理會自己的傷勢,起身走到辦公室內的茶桌前,躬著身向沙發上的一個背影請罪。

          “行了,老江,你們的戰斗我都看到了,不怪你,誰能料到酆都給他的那盞破燈籠竟有如此威力?!鄙嘲l上那人沒有回頭,只是定定的看著窗外燈火通明的夜影。

          “我會再找機會出手……”

          話還沒說完,沙發上那人抬手擺了擺:“不,我改變主意了,暫時不要動他?!?

          “少主……”中年男人的臉上顯出錯愕。

          “你也知道,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若不是上面需要他身上的“極”力,要殺他,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真正可怕的,是他身后的那個人,這一次我本想將他重傷,來引出那個人,可沒想到,他的身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一件神器……呵呵,那個人果然跟傳說中的一樣了得,這么多年來,姓段的那小子一只都在我們的監視之下,那個人卻能通過酆都,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把這件保命的神器給他,難怪連老祖都要忌他三分?!?

          中年男人略一思索,眼中陡然閃過一絲狠辣:“我去把酆都抓來,嚴刑拷問?!?

          沙發上那人略一沉默,輕輕搖頭道:“這事我也想過,但是,不行??!酆都畢竟是三界內有封號的正神,動了他,天庭那邊兒會有意見,最重要的是,他是目前我們唯一知道屬于那個人一方的人,一旦這條線索斷了,要找到那個人就更難了?!?

          說著話,他從沙發上緩緩起身,踱步到窗前,打開窗子,伸出手去,任由輕柔的夜風拂過指尖,喃喃自語道:“當年老祖不曾贏你,今天,他的后人,一定會打敗你,段安誠啊段安誠,希望你爭氣一點,千萬不要太早死在我的手上,不然,會很沒意思……”

          …………………………

          回到家以后,我將已經醒了過來的鬼差喚了出來,給他開了張條子,讓他去夜游神府領獎金;鬼差看著我的條子上那筆十分可觀的數字,樂得牙都合不攏,謝過之后急匆匆的跑了。

          這天晚上我沒有睡覺,行功了整整一夜,傷勢得以恢復了不少。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