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桐湖秘境 > 第二十四章 沿山開路

          第二十四章 沿山開路

          多雨時節,南鄰山中,叢林茂盛,各種飛禽走獸,四處橫飛。就是常年在山中打獵的老獵人也少有在這個節氣出門狩獵的;現下,蕭楚三人被堵在進桐湖的山路之中,退也不是,進也無法。

          眼看著就要到了日頭懸掛在高空之上的時間了,卻被濃霧完全籠罩,不見天日。打了一針抗毒血清的啞巴阿三漸漸的停止了抽搐,口中的白沫也不再涌出,看來是血清起了作用,就是不知這孩子中了什么毒,究竟為何出現在這密林之中。

          羅采兒歇息片刻,正愁不知該從何處探路時,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個想法,便道“你們說,這孩子怎么會到這里來,難道他一路跟著我們!”

          “你是說他知道我們要進桐湖,所以跟來的!”蕭楚一向聰明,羅采兒此話一出,必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林東則沒有說話,在他看來,這孩子連話都說不出,又長成這個樣子,如今突然出現在此,不知是福是禍。

          “無論他為什么來這里,我們先把他救醒再說,搞不好他知道其它進桐湖的路呢!”蕭楚接著說,現在這種情況也只能抱著這種不切實際的希望了。

          當下這種情況,閑著也是閑著,蕭楚這便問起了林東,對侗族的了解有多少!一路而來,她總覺得林東博學多識,應該了解不少地方風氣。

          林東聽蕭楚問到這,恍惚了一下,提了提神,開始把自己的所知講述了一遍。

          侗族在諸多少數民族中,算是比較少見的了,為數不多,分布較偏;主要就在黔南地區這一片上,侗族人相對孤立,有自己獨特的信仰和民族意識。侗族先民在先秦以前的文獻中被稱為“黔首”,其民族文化,影響巨大,不過關于梧桐鎮里的侗族,我卻了解不多,但多半是大同小異,比較顯著的特點就是生活在被大山阻隔,被森林遮蓋的南鄰之中。

          明清以來,侗族被稱為“僚人”、“侗僚”、“峒人”、“洞蠻”、“峒苗”或泛稱為“苗”或“夷人”。民國時期稱為“侗家”,新中國成立以后稱為侗族。所以,這地方的人有熱情好客的一面,也有封建迷信的一面,總之我們現在身陷其中,凡事留個心眼。

          看著眼前躺在地上的啞巴,林東不由得心底一涼,溫情的說道。

          羅采兒聽完林東的這番敘述,也和自己了解的差不多,但侗族人的這些生活習性似乎不足以為桐湖之中古樓的線索,對古樓的認知依舊還是模糊的。

          三人一番論述之后,時間悄悄溜走,不知覺中,地上的啞巴抬了抬眼,手指輕輕動了一下,不到幾秒,竟醒了過來。

          第一眼看到面前三人,下意識的懼動了一下,表情有些猙獰,但因他說不出話來,只是呼咽著從喉嚨里發出一點點聲音來。

          “快看,這孩子醒了?!绷_采兒率先看到,急忙喊道。

          其余二人同時把目光移到這啞巴身上,面對如此目光襲來,啞巴顯得更加害怕了,開始哆嗦起身來。

          蕭楚趕忙說道“別怕,我們不會傷害你?!?

          看著三人皆展現一副溫和的笑容,他這才放下心來,眼珠子打轉幾圈,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地,身邊又是何人,估計連他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吧!

          見他似有緩和,蕭楚才接著問道“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心中暗自想到,這孩子應該不至于是為了一口壓縮餅干一路追隨到這里來吧!

          三人目光緊視著啞巴,聽蕭楚這樣問道,他還是呼咽著,說不出話來。

          “看來,他真是個啞巴,真可憐!”羅采兒小聲的說,她一向有著懂得尊重人的習性,生怕自己這樣說,傷害到了這孩子的自尊心。

          但其實,這樣境地的孩子,哪還有什么自尊心可呢!他或許從出生就是啞巴,根本不知說話,發出聲音是怎么一回事。

          緊接著,羅采兒轉念一想,道“看你臉上有三個青斑,就叫你阿三吧!”

          阿三這時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眼神之中似乎流露出一絲感激之情。

          “唉,這孩子估計什么也不知道,咱們也不能在他身上花時間了,得趕緊找到進桐湖的路?!笔挸D而說道。

          林東臉上浮現的皆是對這孩子的同情之意,沉思了幾秒說道“那這孩子怎么辦!”

          “他應該能找到回去的路吧!”羅采兒心想,這孩子估計在寨子中流落許久,這周邊都逛了個遍,應該是熟門熟路了。

          “嗯!只能這樣了?!笔挸凵窈V定,當下同意羅采兒的意思,就讓他自己回去吧!

          聽到三人這么說,啞巴阿三似乎明白了什么意思,開始手舞足蹈,呼咽著要表達什么!

          “他這是怎么了?”羅采兒問,三人皆表示不解。

          只見阿三越發的激動起來,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又往桐湖的方向指去,隨后使勁的點點頭,聲音從嗓子里悶出來,但就是說不出話。

          蕭楚看他比劃的手勢,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澳闶钦f,你知道進桐湖的路?!彼敿磫柕?。

          這下算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阿三再次點點頭,表示對的,他知道進桐湖的路。羅采兒和林東從不解轉為奇怪,心想:“這啞巴阿三又怎么會知道除此之外的路呢!”但一細想,他既是梧桐鎮的人,又常年在山里山外逛蕩,知道一些其它的小路,似乎也不足為奇。

          “這么說你可以帶我們進桐湖是吧!”羅采兒欣喜,看來這啞巴阿三不是一點用處沒有,今早被他偷走的壓縮餅干也算沒白費了。

          阿三見眾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臉上激動的樣子也舒緩了下來,露出一絲淺薄的笑容來,但因長相丑陋,就是大笑出來,也會嚇人一跳。

          就在三人都覺得無路可走之時,啞巴阿三的猛然出現,無疑是不幸中的萬幸。不過關于阿三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又為何會口吐白沫,渾身抽搐,仍是不解。蕭楚背好行囊,準備出發之時,也試圖問過阿三,但他一直是搖頭,表示啥也不知道。

          也罷,看他這樣,還能帶路就不錯了,可不敢再期盼啥了。

          就這樣,啞巴阿三帶著三人往密林中走去,意思是此路被堵,只能走山間,但山間濃霧彌漫,密不透風,唯有阿三這樣熟知路段的人帶路,才敢貿然前往。

          阿三在前,其余三人在后,單行進入。開始的路段皆是一些紅松和矮灌木叢,地勢還算平緩,看著前面走路一晃一晃的阿三,林東和羅采兒都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但愿這啞巴沒有騙人。不過至少方向是對的,但是進入深山以后,可就拿捏不準了。

          時間已是午后,陽光依舊沒有,山林見偶爾一絲風吹過發梢,越往里走,一種潮濕的感覺就遍布了全身。蕭楚顯然早已意識這感覺是到環境所致,便告誡大家說:“咱們都注意一下呼吸的節奏和腳下的路,這山里很潮很濕,可別透支了體力?!?

          阿三的腿腳很利索,進山之后幾乎都是一個勁的催促著三人,不時的向他們招手,而蕭則是有意放慢了步伐,因為她怕羅采兒和林東跟不上,以至于阿三走出去一段路,又得停下來等著。

          羅采兒覺得有些異常,上次他們進桐湖的時候可沒走那么久,可這會兒卻是一眼望不到邊,樹林越走越密,人越走越乏累。

          當然,這也不難解釋,畢竟他們上次走的可是直通風雨橋的山路,而現在在密林之中穿梭,必然是不一樣的。林東倒是沒對此產生什么想法,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山中各種各樣的綠植身上,沿山開路而去,一路上可見的松蘿,狗尾巴草,長勢極好,看來這大山之中才是這些植物的歸屬之地。

          仍在密林中穿梭,啞巴阿三一直在前領路,林東和羅采兒二人經驗尚少,一直這樣下去,自然有疑惑。林東這便走向前去,湊到羅采兒耳邊說:“你說這小啞巴到底認不認識路?”

          “我也不但斷定,但從進山的方向來看是沒錯的?!绷_采兒只能這樣回答他,她自己心里也沒底。

          蕭楚感覺到兩人在身后訴說著什么,停下腳步,回頭來講道:“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么!但是你們這會兒你們可以完全放心,這條路是對的?!?

          “這話怎么講?”林東喘著粗氣說,他畢竟沒有過多的野外經驗,以前進山考古什么的,那都是裝備精良,人員足夠,吃不上什么大的苦。

          “你們看腳下,越往里走是不是越潮濕,而且有水流的痕跡?!笔挸又f。二人這才趕緊往腳下細眼看去。

          確實如蕭楚所說,這一片林子的地上,潮濕而且似有流水的痕跡,周邊的綠植也大多變成了一些水中滋養的植物,碧如林東所認識的飄拂草,茨藻什么的。

          “哦!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說這些水跡是桐湖之中滲出來的?!绷_采兒突然恍悟。

          “是的,如果我沒猜錯,前面應該有小溪流過,我們只要順著溪流的上游走,就能走到桐湖邊去?!笔挸粗_采兒,臉上似有欣慰的意思,羅采兒這女孩子當真聰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