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掌家小農女又美又兇 > 傷口

          傷口

          二喜聽了這個數字懵了一下,雖然她不知道在現在這個時代的十兩銀子究竟是有多大的價值,但是在她的記憶里,這么多年是從來也沒見過十兩銀子的,聽都很少聽到這么大的數。

          別人家不提,只說趙強父子倆種地,一年到頭刨除稅款和支出,剩下五兩銀子的時候都算是好年頭,那都是值得白氏樂上一整天的事。而現在這一個孩子念書就要十兩……二喜突然明白為什么村上沒有幾個念書的孩子了。

          二喜干笑了笑,有些尷尬地開口說道:“那還多虧左叔賺的多……我倒是真沒想到要這么多銀子?!?

          柳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搖搖頭說:“多什么多?你左叔一個月的俸祿也就是二兩銀子,能按時發我都謝天謝地了,他還多?”

          二喜有些不解,歪著頭問:“那這光是念書一項,就要花去半年的俸祿了!”

          柳氏點了點頭,說:“這倒是,不過家里除了這一項是大頭,別的倒也沒什么,加上原來我不是行過醫,在鋪子里坐過堂,所以還有些本,尚能支撐,到也不算艱難?!?

          二喜轉念一想,到也如此,人家就算只剩半年,也比趙強父子倆忙一年剩的多了,看來還是得念書,考下個功名當公務員才行。

          二喜這邊正琢磨著,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腳步聲還有左同的喊聲。

          “娘!娘你快出來看看吧!”

          左同的聲音聽上去十分急切,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對視一眼,連忙往門外跑去。

          兩人一出來就看見左同的腦袋濕漉漉的,緊緊拉著三喜,一臉的怒氣。

          “咋了這是?你倆不是洗澡去了嗎?”柳氏一邊說著,一邊迎了上去。

          左同拉過三喜,怒氣沖沖地說:“是洗澡!可是三喜一脫衣裳,給我下了個半死!我就趕緊帶他回來了?!?

          二喜這時候也圍了過來,左同說罷,一把拽下三喜的衣裳,露出三喜精瘦的后背出來。

          三喜的后背一露出來,院子里響了一聲柳氏的驚呼,瞬間安靜。

          “這,這是怎么弄的?”

          三喜的背上有一條足足半個手掌那么長的傷口,已經有些結痂了。因為沒有及時處理,傷口的邊緣已經發黑,血肉外翻,看起來十分恐怖。

          柳氏問了一句,三喜卻沒有回答,只是咬著嘴唇不說話。

          “你這孩子!你倒是說話??!”柳氏有些著急地催促了一聲,三喜因為沒聽見二喜的聲音,有些忐忑地回過頭去看自己的姐姐,這時才發現,二喜正站在自己身后,看著自己的后背兩眼失焦的掉眼淚。

          三喜連忙掙脫開左同拉著她衣服的手,胡亂的給二喜擦眼淚。

          “姐,姐你別哭,我沒事,都要好了,我都給忘了?!比泊掖颐γΦ卣f,小手在二喜的臉上蹭,他卻發現越蹭,二喜的眼淚反倒越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