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掌家小農女又美又兇 > 營生

          營生

          既是被錢氏給攆了出來,二喜便悠哉悠哉的在院子里晃了起來。

          雖說要是按照二喜的意思,還是姐弟兩個自己出去單過最是方便,可是人已經被架到這兒了,若是二喜堅持兩人出去單過,她實在是怕傷了左家馬家這兩波好人的心。

          再加上二喜也考量過,她現在手里實在是沒有什么本錢,不管是種地,還是做生意都是要錢的,要是真單過,那也是趕鴨子上架,也夠難的。

          可是現在二喜在馬家的院子里閑逛,越看越覺得自己是個累贅,這馬家的日子看上去實在是不富裕,加上姐弟的口糧,真不知道得有多難?,F在想想,錢氏那么爽利的一個人,昨兒提起這事猶猶豫豫的,只怕也是因為這個難處。

          馬家的院子里倒是干凈,只是沒什么活物,就連趙強家里還有兩只雞呢,馬家倒是什么都沒有,院子的地上只有平日里種地的東西,外加幾個編好的筐。

          二喜晃了一圈兒很快就沒意思了,自己坐在院子里發呆,沒多會兒目送三個男丁去了地里,剩下就是在院子里跟著錢氏學女紅。

          “舅母,咱家現在的開銷就是指著咱家的地的,是吧?”二喜看著錢氏做鞋,狀似無意地問道。

          錢氏頭也不抬,說:“可不是,咱們鄉下人,祖祖輩輩不都是這樣子,一切都指著那點子地,也沒啥別的營生。咱不像那左家,人里尹大人本就是讀過書的,人家家左同也是讀書,那以后跟咱們的路子就是不一樣!”

          二喜笑了笑,說:“那舅母你和舅舅就沒想過做點別的營生?我看就這點份地,日子也不是太富裕?!?

          “哪有什么別的營生?你舅舅,早幾年倒是會些木匠活兒,但是你看這個家,他那里離得開呢?咱家人丁不旺,天富年紀也還小,都指著他,這地必然是荒了??墒悄憧茨堑囟?,人頭稅,就是做木匠活兒,只怕咱們全家都得餓死個屁的!還不如現在種種地,就算是剩不下什么,總還有口吃的。省一省,攢一攢,總還能給天富說門親事,現在誰家又不是這么過的?”

          錢氏手上活兒不停,嘴皮子倒是利利索索的說著。

          二喜聞點了點頭,皺著眉又說:“那要是去鎮上擺個攤,賣點小吃什么的,那多少也算些進項不是?”

          錢氏聽了二喜的話笑個不住,終于是抬頭看了二喜一眼,笑道:“你這個丫頭崽子腦子倒是靈,那我問問你,咱暫且不說擺攤賣什么,就說這人,誰去?我去了的話,他們爺倆的飯誰做?再說,也沒見哪個女人能拋頭露面自己支應個攤子的。若是你舅,那還是那句話,咱家地怎么辦?你天富哥那就更不用想了,他八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不叫人家騙錢就不錯了,還能指著他賺錢不成?更何況,本錢從哪來?這幾年攢的那點銀子,都是你舅母我一個子一個子的從嘴里摳出來的,哪敢這么隨便拿出來去打水漂去?你可別逗了!”

          二喜舔了舔唇,跟著錢氏干笑兩聲,這下倒是不說話了。

          二喜東干干這個,西琢磨琢磨那個,一下午的時間倒是過得還算快,到了傍晚,飯剛做好,二喜就聽門口爺三個歡聲笑語的回來了,二喜笑了笑,心下稍安,看來三喜這一下午過的倒還算是開心。

          “回了?快進屋吃飯吧!”錢氏上前接過三人的東西,催促道。

          三喜一進來就笑瞇瞇的喊著二喜,蹦蹦跳跳的跑到二喜身邊。

          “咋樣,累不累?”二喜拍了拍三喜的腦門,柔聲問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