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掌家小農女又美又兇 > 老屋首日

          老屋首日

          剛開春的天氣本就不是十分暖和,加上為了去味道,屋子里已經開了一大天的窗戶和門,可惜隨著新鮮氣息一起來的還有寒氣,許久沒燒的炕這會兒冷的有些讓人難以忍受。

          二喜睜開眼睛開始糾結,好在下午錢氏怕屋里的炕許久沒燒會冒煙,叫著馬味把炕洞掏了掏,這會兒如果起來燒,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她真的很累了,現在起來燒炕那也未免太殘忍了……

          二喜并沒有糾結多一會兒,在三喜那張臉晃過自己眼前時,二喜還是嘆了口氣爬了起來。

          三喜年紀小,二喜是真不敢讓他受寒,要是像他們說的,寒氣入了骨可就麻煩了。

          老屋里每個屋的炕洞都是獨立的,二喜披上外衣,從院子里抱了一些下午準備的干柴,還有引火的東西,輕手輕腳的進了三喜的屋子。

          二喜一進屋,借著外面的月光看見三喜已經睡著了,應當也是因為炕上的寒氣,三喜的被子裹得緊緊的,只露了一個小腦袋瓜。

          憑借自己的記憶,還有最近在馬家的觀察,二喜蹲在三喜的炕邊開始點火。

          也不知是三喜也太累了,還是二喜的動作真的很小,炕都點著了,三喜也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即使炕燒著了,二喜也沒敢當時就走。雖說這炕洞是掏過了,但是若真是冒了煙,三喜又睡著不知道,到時候熏著了也不是小事。

          隨著炕燒了一會兒,屋里的氣溫也慢慢上升,二喜靠在炕邊尋思再等一會兒,沒事就回屋,可是靠著靠著,二喜就實在是沒扛住精神的疲累,坐在地上,倚在炕邊睡了過去。

          “姐,姐?”

          二喜迷迷糊糊的聽見三喜的聲音猛地睜開了眼睛。

          “姐,你咋在這兒睡的?”三喜光這個棒子,趴在炕上眨巴著眼睛問道。

          二喜迷迷糊糊的看了他一眼,看來自己昨天的炕燒的很成功,三喜睡覺前好好穿著寢衣,估計是半夜熱了,最后是光著膀子睡的。

          “你把衣裳穿好,都一夜了,這熱氣都散了,咳,一會兒肩膀再受了風?!倍策@一句話說的磕磕絆絆的,聲音啞的不行,嗓子也是干疼干疼的,二喜只以為是剛睡醒的緣故,清了清嗓子也沒在意。

          三喜乖巧的應聲,麻溜的穿上衣裳,下炕去扶二喜。

          二喜借著他的力站了起來,腦子清醒不少,聽三喜說:“姐,這還是咱倆頭一回在只有咱們倆的家呢!我干點啥去?”

          三喜說話的樣子很興奮,不難看出來這孩子對于新家很滿意。

          二喜扯了扯嘴角,說:“你呢,把衣裳穿好,把被子疊好,然后洗漱,等著吃飯?!?

          三喜歡天喜地的應著,又爬回炕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