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掌家小農女又美又兇 > 裝

          左嚴承走在前面,二喜故意慢慢的扶著趙二妹走在后面,跟左嚴承錯開了一段距離。

          二喜臉上的不情愿已經快溢出來了,見離左嚴承已經夠遠了,二喜低聲問道:“趙二妹,你別裝了,我剛才都看見了,你從草里撲出來的時候利索的跟什么似的,只怕腿腳好的狗都不一定有你快,裝什么崴腳?”

          趙二妹聽見她罵自己也不生氣,眼神一直放在前方的左嚴承身上。

          “當時你來我家第一天,就應該餓死你。省的你在外面壞我們名聲,現在還敢當著我的面罵我?!壁w二妹也低聲說,“你是真分不清大小王是不是?你忘了以前我掐你大腿,你哭唧唧的求我松手的時候了?那時候怎么沒聽見你罵我一句?”

          二喜冷笑一聲,“我分清個屁,你是個啥???你掐我你還挺有理,你是不是覺得你自己老牛逼了?自己心氣不順,拿人家無依無靠的小孩子泄憤,你厲害個什么勁兒?”

          這還是自打二喜穿越過來第一次和趙二妹心平氣和的說話。

          說起來趙家這四個壞種,在二喜眼里這四個人沒一個好人,但是趙二妹是這四個里壞的最有創意的。

          趙二妹瞧不起二喜姐弟,從一開始第一個把他們倆當下人用的就是趙二妹,她也是第一個跟姐弟二人動手的,只要是心氣不順,她就回借著干活把姐弟叫到后山,伸手就往姐弟倆身上看不見的地方招呼。

          二喜和三喜本來就寄人籬下,兩個小孩都膽小的不行,哪敢還手?二喜的記憶里讓她印象最深的一次,趙二妹讓她趴在地上,對著自己的大腿就是一頓踹,踹完還一只腳踩在上面,用極其輕松的語氣在二喜耳邊罵著最難聽的話。

          那次挨完打,二喜的裙子也臟了,回了趙家又被白氏罵了一頓,當天的晚飯也不許她吃,讓她半夜就著冰涼的井水把那身裙子洗干凈晾好。

          那時候二喜十一歲,穿的是趙二妹不要的一身裙子,她也只有那一身衣裳,那一身進了水就沒有穿的了,她硬是穿著單薄的中衣站在冷風里洗了那身衣裳,那一晚過去她生了一場大病,要不是趙強怕她死在家里,去求柳氏來給她看病,只怕那次二喜就已經死了。只是不知道如果二喜死在那個時候,她還會不會穿越過來,代替二喜生活。

          “你無依無靠?”趙二妹似乎并沒有覺得自己不對,用輕蔑的語氣說道,“你不是有依靠嗎?左家不是幫了你不少嗎?幫你修房子,還給你銀子……二喜妹妹,你實話跟姐姐說,左家到底給了你多少銀子?”

          二喜聞想起了三喜昨天被這對母女質問的事,看來柳氏說的沒錯,她最近這般花錢,的確是會被人盯上的。只是她們應該沒想到二喜爹娘有留下來遺產,只以為這錢是左家給的。

          二喜不想給左家惹麻煩,但是她也不可能讓趙二妹知道遺產的事。

          “關你屁事?”二喜沒好氣兒的說,“誰跟你說左家給了我們銀子?我銀子是偷的,是搶的,是從地里挖出來的,這跟你又有什么關系?”

          “看你嚇的那個樣子,姐姐又沒說管你要……”

          二喜冷聲打斷她的話,說:“你是哪門子的姐姐?你也甭在這兒跟我扯這些沒用的,你剛才為什么裝崴腳,你不想說,我也懶得管你。但是我警告你,你也回去告訴你娘,要是再有一次你倆攔住三喜嚇唬他,打他,你就別怪我手黑,我定然是都要還回去的!你們家的日子也別想好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