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掌家小農女又美又兇 > 邪乎

          邪乎

          柳氏說完就擦了擦手進屋了,二喜便站在灶臺前,盯著趙大勇看,把趙大勇看的直發毛。

          “二喜妹子,這老房子叫你裝的還真像樣哈!”趙大勇實在是扛不住二喜的眼神了,主動開口大山道。

          “還中,趙二妹她怎么樣了?”二喜實在是好奇的很,直接了當的問道。

          趙大勇擺了擺手,一臉的煩躁,說:“快別提了,我們也沒想到家里能養出來這么一個丟人現眼的死丫頭?;丶抑笪业阉R了一頓,她倒好,一賭氣跑了,誰知道這會兒跑哪去了,咱也不知道,不管她?!?

          趙大勇說話間,二喜一邊聽著,一邊去掀鍋蓋,柳氏炒了一個肉菜,還留了幾塊燉土豆,二喜想看看鍋里有沒有燉干,這一掀鍋,肉香混著土豆香,爭先恐后的往趙大勇的鼻子里鉆。

          趙大勇得有半年沒吃過肉了,用盡了自己全部的意志力才沒讓口水淌下來。

          “這樣啊,還是得找,她一個女孩子就這么跑到外面去了也不安全?!倍膊蛔咝牡幕卮鸬?。

          趙大勇都沒聽清二喜說的是啥,注意力全在鍋里,眼看著二喜又把鍋蓋蓋上,趙大勇咽了咽口水道:“二喜這日子過的正經不錯哈!那是土豆燉肉是哈?”

          二喜看著他努力掩飾的眼饞模樣,想笑還是忍住了,凡爾賽道:“嗯呢,光吃肉也膩的慌不是,總得配點土豆豆角的?!?

          馬大勇眼里的羨慕已經快壓不住了,正在糾結怎樣能讓二喜留他吃飯,柳氏這會兒卻不合時宜的回來了。

          “給你,這里面是我之前采的藥材,你回家整一半,拿個搟面杖啥的搗碎,然后敷在傷到的地方,再用塊干凈的紗布包上,養兩天就差不多了?!绷线f給趙大勇一個紙包,囑咐道。

          趙大勇不住的點頭,腳步挪了挪,忍不住又看了看二喜手邊的鍋,遲疑了一下,倒是沒好意思說什么,飛快的跑走了。

          “柳嬸子,我還以為你不能愿意給他藥了?!倍惨娳w大勇走了,開口說道。

          柳氏挑了下眉,說:“畢竟是行過醫的,人家求到你門上,總不能真不管。誒!你看沒看我的鍋?別糊了!”

          趙大勇從二喜家出來,一頓小跑往家里跑去,進了院兒直直的往屋里跑,一進屋就看見白氏躺在炕上,腦袋被趙三果墊的高高的,趙三果跪坐在白氏邊上,一邊淌淚一邊給白氏按著傷口,那塊白色的布已經被血染紅,而血卻似乎還是沒有止住,白氏因為失血臉色變的慘白慘白的。

          “三果,爹去哪兒了?去找二妹了?”趙大勇把藥往炕邊一扔,坐下摳了摳鼻子問道。

          趙三果吸了吸鼻子,磕磕絆絆的說:“爹,爹他去地里干活兒了……哥,你藥,藥買了嗎?娘的血一直止不住……”

          趙大勇把拿回來的紙包扔給趙三果,說:“你去拿一半,把它用搟面杖整碎,拿回來敷在娘傷口上就好了?!?

          趙三果聞,連忙慌亂的點著頭,匆匆忙忙的往炕下爬,抓起藥包就跑。

          趙強看著趙三果的背影撇了撇嘴,一仰脖,躺在了炕上,滿腦子都是剛才二喜身邊那口鍋。

          “二妹……三果……給娘倒杯水……”白氏躺在炕上,聲音虛弱,腦子也混混沌沌的,一時也分不清身邊的人是誰。

          趙大勇正琢磨自己的事,不耐煩的說道:“娘,等會兒吧,三果一會兒就回來了,讓她給你倒?!?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