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九章 溫柔掌控

          第九章 溫柔掌控

          半小時后的股東會議,沈獻也參加了。

          去之前陳諾拉著她緊急叮囑一番:沒有顧琛的授意,千萬不要隨意在股東大會發,如果有必要,要將領導們的講話重點記錄一下,雖然有馬琪做會議記錄,但是她總不能與會后什么都不知道……如此種種,說了許多注意事項。

          沈獻一一應允,很是感激陳諾的貼心。

          這場會議上,沈獻第一次見到了那個急的犯了心臟病的顧二叔,顧誠。

          他是一個非常儒雅的中年男子,四十多歲的年紀,身材容貌保養的極好,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濃濃的書卷氣,神情含蓄而魅力外放,給人一種知識淵博的感覺。

          若非他出現在申飛的股東大會上,沈獻都快要將他認作是大學里教歷史的教授了。

          沈獻跟著顧琛和馬琪進了會議室,所有股東都已經到齊了。

          按照顧琛的授意,沈獻學著馬琪,將陳諾規范后的會議資料逐一發給在座的每一位股東,隨后自己回到顧琛右側桌角坐下。

          顧琛沒有特意安排,所以沈獻便安靜的尋了一個靠顧琛右下側的位置坐了下來,手里拿著本和筆,隨時準備好了記錄領導們的講話內容。

          顧琛左邊首位坐的是那位顧二叔顧衡,顧三叔顧衡則是坐在會議桌的另一端末尾。

          申飛集團是顧家幾代人的心血,所以從股東占比來說,顧家人自然是各有自己的權位。當下這坐位,將顧家三人在申飛的位置清晰彰顯。

          其余的股東沈獻在公司資料上大致了解一二,此刻他們每個人都是愁容滿面,對于這場會議能不能解決此次風波,都心里沒譜。

          “想必大家已經知道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今天召集大家過來,就是想聊聊這個事?!鳖欒÷曇舻统?,神情嚴肅,不急不徐的說。

          股東們翻著面前的資料,看到那一個個駭人的解約訴求和賠償金額時,有幾個定力沒那么好的股東,已開始竊竊私語。

          “啪!”忽然有人拍桌,緊接著是及其憤怒的怒斥聲。

          “這盛虹珠寶也太獅子大開口了!要三倍的違約金,癡人說夢!”

          拍桌說話的人是顧三叔,他捏著手里的資料,氣的手都在發抖,紙張都被他捏的皺了大半。

          整個會場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看看顧衡,又將視線轉向坐在主位的顧琛。

          “說什么因為新增一輪檢查耽誤了他們到貨時間,原本也差不了這兩三天!趁火打劫!”顧衡怒不可遏,鄰座的一位股東悄悄拉一下顧衡,希望他能平復一下情緒,這顧衡卻不甚在意。

          沈獻悄悄看向顧琛,卻見他不語不怒,面色如常,只淡淡看了一眼顧三叔,就將視線移向了別處。

          倒是顧二叔顧誠,見場面難看,一記冷眼看過去,那剛想張嘴說話的顧衡,瞬間就沒了氣焰,將文件重置于桌,深吸幾口氣,握緊拳頭克制著自己的怒意。

          “我和這盛虹珠寶的董事長見過幾次,他不是逐利棄義的人,想來應該是對目前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才會這樣?!?

          顧誠說話的語調很慢,節奏很穩,給人一種很強烈的信服感。

          沈獻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很清楚的能看到氣急敗壞的顧三叔和慢條斯理的顧二叔,一做對比,高下立見。

          顧誠微微停頓一下,看著顧琛繼續說:“這樣,我盡快和盛老板見個面,這個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

          顧琛點點頭,“那就辛苦二叔了!”

          各位股東對此次事件的善后,提出了自己認為最好的方案,眾說紛紜,中途還有人因為意見不和而爭執了起來。

          這過程中,顧琛偶爾會提出問題,溫文爾雅的語氣,卻總是將那些給出意見的股東問的啞口無。

          沈獻聽的很是認真,但覺得可記錄的東西實在是不多,偶爾在本上寫幾個字。倒是馬琪,十指飛快的在電腦上起舞,偶有停頓,似乎也是在分辨內容的可記錄性。

          沈獻寫字的時候,顧琛偶爾會看過來。她也不明白此為何意,但他沒說話,她就按照自己領悟的節奏走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