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三十二章 火鍋就八卦

          第三十二章 火鍋就八卦

          吃過飯,沈獻收拾碗筷進廚房洗碗,周沐坐在餐桌前又品了品沈獻調制的葡萄雪碧。

          他這個甚少對碳酸飲料感興趣的人,都有些迷上這口味奇特得自制飲料了。他幫忙擺好凳子,簡單的整理一下餐桌上擺放的物品,便端著杯子要往沙發轉移。

          沈獻的這個屋子,說實話空間還是很足得,她也算得上是半個極簡主義,所以屋子里擺放的物品不算很多,這就顯得客廳得整體空間尤為得寬敞。

          沙發側面擺放著一個立柜,上面擺放著些許沈獻收集的模型——航天飛船、坦克、導彈一類。上面一層,是被她翻轉過去的一些相框。

          周沐隨意的看著,從側面大約能看到相框里封著的東西,那些都是沈獻之前獲得的榮譽證書和一些以往的照片。

          想要將東西翻過來的手,停在了半空。

          沈獻這個人什么都好,以前的她講義氣,重感情,勇敢又細心,正義感十足。身體里的那股豪邁勁兒,就是他作為一個熱血兒男都覺得自己輸她幾分。

          而現在的沈獻,好像給自己的內心安了一個囚籠,將原來閃光的那一部分自己給囚禁了起來。

          活得小心且壓抑,脆弱又故作堅強。

          窗外雨停的時候,沈獻送周沐下樓。

          “沈獻,有什么事不管是要找人傾聽還是幫忙,你都可以找我,不要總是一個人撐著?!?

          臨走時,周沐如是說。

          “放心吧,我會的?!鄙颢I說著,將周沐推上了車。

          周沐無奈,雖然沈獻總說著她會的,但如果不是今天他特地過來看她,估計到現在都不會知道秦蒔和她同在一個公司的事。

          “沈獻……”周沐又叫一聲。

          沈獻笑,“周大隊長什么時候變的這么婆婆媽媽了,我答應你,以后每周都通電話好了吧?!?

          “嗯!”

          周沐得到肯定回答,這才啟動了車子,手在耳邊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收拾。

          “收到!”

          沈獻瀟灑的在額前兩指點一點,隨后擺手跟他說再見。

          黑色的大奔緩緩駛離,沈獻立在原地,目送著周沐開車離去。

          剛下過雨的空氣清新而寒冷,她伸手裹緊了身上的咖色毛衣。

          路燈下,她的身影看上去格外消瘦和孤單……

          周沐開車朝前走,目光卻鎖定在后視鏡里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的人影。

          沈獻,沈獻……

          每逢腦海里出現這兩個字,內心都會止不住的心疼。

          沈獻看著車子遠去,并未立刻上樓。她拉緊衣衫,抱著雙臂在小區里閑散漫步。

          她走的很慢,遇到水坑,會腳步輕盈的跳過去。

          因為是下過雨的緣故,小區里沒什么人,很安靜。

          路燈投射在地面沉積的雨水上,波光粼粼,在夜色里顯得積水格外的清澈,水面反映著天上成團成團的烏云,看上去竟意外的好看。

          沈獻深深呼吸,雨后清爽冷冽的空氣由鼻腔闖入,侵入五臟六腑,整個人都變得清爽起來。

          黑色的長發被她用豎卡隨意的卡起來,零散的劉海在額前散開,偶有風拂過,搖擺在黑夜里的發絲讓原本氣質清冷的她,看上去更加清冷。

          白色的褲管后面,因為走路帶起的雨水打污,她也不甚在意。

          就這樣緩緩繞著小區走了兩圈,沈獻才停下來。

          園區的路旁開著的不知名的小花,在秋風冷雨中凋零的落敗不看,沈獻立在一旁看了許久。

          她看的認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長睫低垂,側顏分明的下頜線,讓她看上去很消瘦。

          半晌后,沈獻打了寒戰,她彎腰捏起一朵小白花在手,轉身快步上了樓。

          這花被她放到了周沐剛送來的盆栽里,半截枝椏栽入土里,百花與綠相得益彰。

          臨睡前,沈獻受到了陳諾的信息:“我們公司附近開了一家火鍋店,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嘗嘗?”

          附在后面的是一個美食平臺的鏈接,沈獻點開看了看,是正宗的重慶火鍋,開業大酬賓,有許多新式的菜肴和飲品。

          “好的呀!”沈獻回。

          誰能拒絕美食的誘惑呢?

          陳諾最近對自己特別好,以前為了保持身材特別在意飲食的她,現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看的衣服和名牌包,更是看上哪個就買哪個。

          她說:女孩子療愈情感創傷的最佳方式就是善待自己,更愛自己,只有擁有了想要的一切,才能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要不是現在工作忙,休不了假,她都想飛去倫敦喂鴿子,去挪威看極光,去南極看企鵝,去北極喂狗熊——額,這個還是算了吧!

          雖然有點費錢,但沈獻對她的這個想法一萬個贊同。

          陳諾能這么想,說明她已經在讓自己走出那段不好的感情了,而不是期期艾艾地沉浸在過往的回憶里。

          火鍋店的生意好像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出奇的好,更別說新開的店了。

          而且這家店的裝修格外別致,一派紅火氣息,看著環境就讓人有在山城重慶的感覺,濃郁而火辣辣的味道,在老遠就能聞見。

          火鍋店開在申飛附近的一座商場,在三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