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四十五章 棄子

          第四十五章 棄子

          沈獻淡笑著答應了下來,轉身出門的霎那,面上淺淡額笑意隱去。

          就剛才顧衡表現的前后反差,讓她覺得這次彭飛出事,和顧衡有很大的關系。

          這天下班后,沈獻直奔彭飛所在的醫院,好消息是到的時候他人已經醒了。

          沈獻混跡在人群里,找了個機會順走了剛交接完班的一名醫生的白大褂,掏出事先準備好的口罩和大黑框眼鏡帶上,四下看無人注意時,匆匆尋去了彭飛的病房。

          病房是兩人房里沒有別人,只有他的母親在醫院陪著他。

          沈獻站在門口拉了拉口罩,確認自己偽裝的嚴實后,推門走了進去。

          “感覺怎么樣?”

          她單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另一只手拿著的是進門前隨手在巡診臺上拿的一個本。

          彭飛其母看上去老實巴交的,看到醫生進來,立刻站起來半弓著腰,戰戰兢兢的說:“一會睡一會醒的,這會兒剛醒,一直叫疼,醫生,你快看看我兒子吧?!?

          老人家頭發花白,穿著一身樸素的衣衫,身體單薄面,部呈醬紫色,一臉的疲態和懼怕,嘴唇不正常的發紫,說到后面,眼睛里全是淚花。

          沈獻不忍看她,淡聲道:“病人要多喝水,家屬去多準備點飲用水過來?!?

          “好好,我這就去,這就去?!?

          老人說著,顫巍巍的拉了拉蓋在彭飛身上的杯子,才用自己最快實則遲緩的速度,離開了病房。

          沈獻看著她關上門,才進一步走向彭飛的病床,病床上的臉上青紫難辨,眼睛腫成一條縫。

          沈獻不自覺地握了握放在大褂口袋里的手,“彭飛,是顧衡顧總讓我來看你的,顧總讓我問你,你需不需要什么幫助?”

          原本假寐著的彭飛,聽到顧衡兩個字猛然睜開不大的眼睛,帶著恨和懼意掙扎著,聲音沙啞驚懼。

          “我錯了,我錯了,求你們放過我們吧,我不會再找顧總要錢了,我不敢了……”

          沈獻眸色一凝,果然,彭飛今天的遭遇和顧衡脫不了干系。

          躺在病床上的彭飛緊張不已,四下張望卻不見旁人,無助的握住了被子,瑟瑟的看著沈獻。

          “顧總讓我問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還能干什么?我不過就是想要點錢給我媽換心臟,我還能干什么?要不是因為我,我媽也不可能病成這樣!”

          彭飛憤恨又絕望,他腫脹的眼睛并看不真切眼前的人長什么樣,更何況沈獻包裹的嚴實。只是覺得,才三年,這顧衡身邊就又換了一撥人了?

          “顧總已經給過你錢了!”

          沈獻說出自己知道的不多的信息,以便套取更多……

          “我替他坐牢,替他背負罵名,我多要點怎么了?他給的那點錢,根本不夠我媽看病。我能怎么辦,我也是沒辦法,因為坐牢,我連工作都找不到……”

          “所以你就敲詐顧總?”

          “我不是,我沒有,我只是求他,我求他救救我媽……那是我媽啊……”

          一個大男人,聲音嗚咽絕望,聽上去很是凄慘。

          沈獻定定的看著她,眼里閃過一絲不忍,但很快又恢復了理智。

          “你應該慶幸,你比劉賀幸運多了?!?

          彭飛倒抽一口冷氣,帶著憤怒和委屈說道,“劉賀是他自己選錯了路,我呢,我錯哪了?”

          沈獻不動聲色地看著他,他果然知道劉賀的事情。

          “要不是顧琛那混蛋橫插一腳,整個申飛還不是顧衡總的?我彭飛還至于遭受那牢獄之災?他劉賀自作聰明以為自己走了就可以了?顧琛能放過他?我從始至終都忠心顧衡總的啊……我真的是走投無路才去找他的,我錯了,求你跟顧總說說,我再也不敢去麻煩他了?!?

          彭飛情緒激動,嗚咽著哀求。

          沈獻皺皺眉,“顧衡總讓我問你,劉賀的事情,你還知道多少?”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