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四十六章 沈獻被跟蹤

          第四十六章 沈獻被跟蹤

          事情好像是有了一些眉目,至少沈獻知道,顧衡才是心狠手辣的那個人。

          她隱約覺得顧衡最近一直在針對她,就比如要一個次月辦公用品采購計劃和清單這樣的小事,他卻非要設點阻礙。

          職場上會有人刻意將小事、簡單的事情復雜化,帶著個人情緒的拖延進度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鮮少有人趕在企業老大的助理跟前設置這些障礙。

          沈獻一方面覺得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強大,畢竟當初越級進入申飛在旁人眼里她憑的不是真本事。

          另一方面,許是因為顧琛,他還沒有完完全全在申飛樹立他的威嚴。

          那些長輩們,企業元老們,還想要抓住最后的機會將他擠下臺。

          沈獻知道顧衡這一次的舉動,徹底斷了彭飛纏上他的念頭,但沒想到給彭飛帶來的恐嚇如此巨大。

          那天過后,彭飛帶母連夜逃離了醫院,因為當事人沒有報警,沒有上訴,這起打斗事件便不了了之。

          沈獻得知這個事情時,震驚不已。

          沒有人知道彭飛帶著身患絕癥的老母親去了哪里,或許是回了老家,或許是換了城市躲避顧衡的下一步威脅。

          總之,消失了。

          沈獻自認為自己這趟醫院之行隱秘不已,是因為他知道顧衡不會再對一個棄子多加關注。

          但她低估了顧衡的多疑和謹慎小心。

          次日上班時,沈獻與顧衡在公司一樓層狹路相逢,她如往常一樣禮貌的和他打招呼。

          顧衡確實冷著一張臉,“沈特助真是用人時朝前,不用人時朝后??!”

          沈獻不解其意,面色鎮定道:“顧副總您這話怎么說?”

          顧衡冷眼看著她,“沈特助,作為一個總裁助理,你難道不知道什么事該做,什么事不該管?”

          顧衡的話帶著怒意,能感覺的到他在盡力的克制,他略顯肥厚的手掌拍著自己的胸膛,像是在自我安撫。

          沈獻繼續裝傻,“我不知道顧副總您在說什么,如果因為昨天催促您的事情有冒犯到,我在這里跟您道個歉,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計較我的莽撞?!?

          沈獻語氣誠懇,態度卻是不卑不亢,眼眸淺淺帶笑,嘴角掛著一絲倔強的笑意。

          顧衡見她這樣,冷笑幾聲,“哼,哼哼,你是小琛一手提拔上來的,有什么過人的能力我是沒看到,顧琛待人的態度倒是學了個十成十。小琛可是我的侄子,我這個做叔叔的自然會包容他,你要是再敢手伸到自己不該管的地方,小心我不客氣?!?

          沈獻凝眸,收起笑意,見顧衡既然已經點破,她便也不再裝了。

          “顧副總,您是顧總的親叔叔,我是顧總親手提拔的特助,您這樣忽然威脅我,要是顧總知道了的話,會不會不太好?”

          “你!”

          顧衡看著沈獻一副漲勢做大尾巴狼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

          “看你還能囂張多久!”

          顧衡甩下一句狠話,轉身快步離開。

          沈獻沒有回頭,聽著背后的腳步聲,抱著文件夾的手緊了緊。

          看來昨天自己去醫院的事情被顧衡發現了……

          回到三十三樓,將手里整理好的資料交給顧琛,沈獻大致匯報了其中內容,只等顧琛做下一步安排。

          顧琛卻是不急不徐,他懶懶的簡單翻看了一下資料,看著沈獻說:“這陣子要是有時間,多去看看張弛?!?

          沈獻一愣,好像確實有好長時間沒有去看張弛了,她答:“好的顧總?!?

          顧琛修長的手指捻著手中紙張,似是在思考什么,沈獻安靜的站在辦公桌另一側看著他,心下冒出許多個想法。

          顧琛沒有說別的,也許他是在想,等張弛回來了,應該如何安置沈獻?

          沈獻不知道,顧琛的心思比他三顧衡的還要深沉,她捉摸不透。

          “沒別的事情了,去忙吧?!?

          沉默許久,顧琛才放話讓沈獻離開。

          今天的人,好像都怪怪的,沈獻沒有多做停留,應允著離開了顧琛的辦公室。

          出門的時候正好碰到馬琪接了杯水回工位,這段時間馬琪因為上次沈獻頂撞顧琛的事,對沈獻態度更差了。

          她不知道沈獻為什么要和顧琛吵,但就是覺得沈獻這樣一個人突然身居要位就算了,還不是好歹的和顧琛大吼大叫,這讓她非常難以接受。

          兩人擦家而過,馬琪精致的陶瓷杯穩穩的撞在了沈獻的胸口,一輩子熱水就著花茶全部傾倒在了沈獻的身上。

          一陣滾燙讓沈獻不由自主的驚叫一聲,急跳著拉開和馬琪的距離。

          “怎么了?”

          陳諾和唐逸聽到這邊動靜,一個個抬起頭看了過來,見沈獻揪著衣服濕漉漉的站在那邊,驚訝不已。

          “天哪,你怎么走路的?這么寬的道,非要往我身上撞!”

          馬琪惡人先告狀的責備沈獻,末了還小心的檢查自己的杯子有沒有被撞壞。

          “馬琪,你過分了吧?”

          陳諾走過來,見馬琪盛氣凌人,忍不住說了句。

          “什么叫我過分,是她自己撞上來的,我的手還被燙紅了呢?!?

          因為顧琛還在辦公室內,外面的幾個人也不敢大聲,低聲爭論間顯得更加劍拔弩張。

          “你還好嗎沈獻,快去冷水沖一下吧?!?

          唐諾也放下手上的工作,過來調解。

          沈獻被燙的倒吸冷氣,這時候卻也不好說什么,抬頭看了一眼馬琪,就被陳諾攙扶著匆匆趕往衛生間。

          解開衣扣,陳諾用冷水冰好的紙巾輕輕按壓在沈獻被燙的部位給她降溫。

          “這馬琪真是太太過分了?!?

          陳諾一直無法理解馬琪對沈獻的敵意,雖然馬琪此人之前一直都很高傲,但是對她和唐逸除了態度傲慢些,也沒有別的什么不好。

          自從沈獻來了之后,她那針鋒相對的勁兒就沒停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