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五十一章 一起坐輪椅的快樂

          第五十一章 一起坐輪椅的快樂

          一聲“沈獻”將她從繁瑣的思緒中拉了回來。

          沈獻尋著聲音看過去,扣著自己手指頭的雙手不不自覺的在袖子下交握在一起。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原本拿完藥就可以出院了,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撞見了。

          走廊另一端,護工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張弛緩緩走了過來,看到久未見面的沈獻,張弛真是又喜又驚。

          喜的是終于看到好久不見的、會做好吃的的沈獻了。

          驚的是為什么她跟自己一樣坐在輪椅上!

          沈獻僵硬的勾了勾唇角,看著越來越近的張弛,腦子里飛快的在想自己該怎么解釋自己落座于輪椅這個事。

          沒事坐著玩玩?陪別人來看病累了坐下來休息一會?

          醫院等候區那么多的空位子放在那里,她坐什么不好坐輪椅玩。

          “呵呵,張弛,這么巧啊?!?

          張弛見沈獻聲笑面不笑的樣子,上下快速打量了一番,“是真的很巧啊,輪椅都是同一款?!?

          沈獻低頭看看自己的座駕,又看看張弛的,呵呵,還真是一模一樣呢!

          “怎么?你這么早來醫院看我?”張弛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來沈獻哪里受傷了,便自以為是的認為沈獻是來看他的。

          沈獻笑笑,不知該如何作答,手卻不自覺地在毯子下將褲子往下寸了寸。

          好在她穿的褲子夠寬夠長,將腳腕上腫的厲害的地方都遮住了。

          張弛瞇著一雙眼,反應過來了,他扯了扯沈獻腿上的薄毯,“這是什么?”

          “沒什么,你別動!”

          沈獻一把拉住差點被撤掉的毯子,正色看著張弛。

          “啪!”

          就在兩人拉扯之際,一個巴掌拍下來,穩穩的拍在了張弛的手背上。

          “啊啊啊……”

          張弛又是驚嚇又是疼的,嗷嗷叫著把手縮了回去。

          “你誰啊你,動手動腳的!”

          兩人抬頭,只見舒顏拎著一大包藥疾厲色的站在那,一雙眼睛又圓又亮,此刻正露著兇狠的光瞪著張弛。

          “我,我是……”

          張弛抬手指指沈獻,手剛伸出來,怕再被舒顏打,又縮了回去。

          “你什么你,都坐輪椅上了還不老實!”

          舒顏的嘴巴利索的很,字字清晰又有力。

          舒顏這么說也不是沒她的道理,看看張弛本人,雖坐在輪椅上,但是他的穿著打扮絲毫沒有松懈。

          藍色毛衣里面套了一件白襯衫,白色的長褲熨燙的沒有絲毫褶皺,縱使腳上穿的是拖鞋,那也是極為講究的奢侈品牌的家居拖鞋,一頭黑色的短發更是涂了發蠟,抓的紋絲不亂。

          有型,非常有型!

          沈獻原本緊張的情緒,被兩人這么一鬧放松了下來。

          “沈獻,你快跟她說說,我可不是耍流氓?!?

          張弛委屈極了,抱著自己被打疼的手,哭唧唧的看著沈獻。

          沈獻忍住沒笑出聲,仰頭看著舒顏說:“這是我同事?!?

          “同事,聽見了嗎?我們認識!”有了沈獻的親口認證,張弛趾高氣昂起來。

          舒顏咧咧嘴,看看沈獻,又看看張弛。

          “同事也不能動手動腳的啊,沒看到……”

          舒顏忽然停住,沈獻受傷的事是不愿申飛的人知道的。

          話雖不能說,但氣勢上不能輸啊,索性狠狠白了張弛一眼,將裝藥的袋子掛在輪椅上把手上,就要推沈獻走。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講理呢,我關心一下同事怎么了,你還打我!你看她把我手都打紅了!”

          張弛一手抓著輪椅防止她們走,伸出另一只被打紅的手給沈獻看,一副委屈巴巴的告狀樣。

          “要不,給你上點藥,我這里正好有新取的治外傷的藥?!?

          沈獻看一眼張弛發紅的手背,語氣清清淡淡的說。

          “那倒是不用了?!睆埑卩洁熘栈亓耸?,順便還看了舒顏一眼,生怕再晚一秒鐘她又打下來。

          “不是,沈獻獻你這什么朋友啊,手勁這么大?!?

          舒顏不說話的時候看著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正常說話更是聲輕語慢的好聽,這脾氣要是上來了,那可就是吃了辣椒的辣妹子。

          “你廢話怎么那么多??!”舒顏瞪著他,一個大男人把自己弄得油頭粉面的,像個什么樣子,心里十分不認可沈獻學姐的這位同事。

          沈獻見自己受傷的事是藏不住了,于是抬頭對氣哄哄的舒顏說:“要不你先去收拾一下東西,一會兒我們走?!?

          舒顏說了聲“好“,臨走前還不忘瞪一眼張弛,抬抬手以做警告。

          張弛縮了縮腦袋,又慫又怕的回瞪了一眼。

          “我們出去說?!?

          沈獻見大廳內人來人往的,實在不是一個說話的好地方。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