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六十三章 沈獻得知被陷害事件始末

          第六十三章 沈獻得知被陷害事件始末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落魄至極狼狽不堪的人,就在不久前,還是站在北冀豪華寫字樓里,揮斥方遒意氣奮發的項目負責人,也是曾經多少次出現在財經類新聞和商業報道中的人物。

          他也是現如今商界臭名遠揚、人人喊打的叛徒——金陳。

          那人也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的,剛剛將從那群小混混腳下和飛車輪胎下面,拉了他一把的人是沈獻。

          他定定的看了一會沈獻,習習冷風似乎讓他清醒了一些,蓬頭垢面的他,看到熟人,面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呵呵……”

          沈獻站在燈下,低頭看著這個讓自己平白落于一場風波的人,面上震驚不假于色。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你,金總監?!?

          金陳靠在路燈桿上,單手無力的搭在膝蓋上,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臉,臉上的灰和土隨著他的動作在臉上擴散開,整張臉變得更臟了。

          他張了張嘴吧,看看路邊隨風亂舞的垃圾,又抬頭看一眼沈獻,終究是什么話都說不出來,視線閃躲著,很快又看向了別處。

          沈獻往前一步,從包里拿出一張紙巾遞給他。

          金陳驚訝的看著伸到他面前的手,抬眸看向沈獻,眼里閃過一抹悲涼。

          沉默一會兒,他抬手接過紙巾,低低的道了聲:“謝謝?!?

          沈獻蹲下身來,耐心的等著金陳擦完臉。

          等紙巾從他臉上移開的時候,兩行淚從他的眼里滑了下來,金陳胡亂抬手,一把抹掉,鼻子吸溜著,他重復幾遍這個動作,才稍微控制住了一些。

          沈獻看著此情此景,憤怒的話說不出口。

          “能告訴我,為什么嗎?”

          沈獻語氣平淡,她只想知道一個真正的原因。

          金陳看了看沈獻,沉重的嘆一口氣,低頭把玩著手里的紙巾,“對不起?!?

          “我沒辦法接受你的道歉,金總監,我想知道為什么?!?

          沈獻見他吞吞吐吐的樣子,有些煩躁。

          她的同情心讓她無法在此刻指責他,但是她也沒辦法就這么放他離開,她必須尋得一個結果。

          金陳看著遠處的燈光,面露悲愴。

          “我不是真的想陷害你,沈特助?!?

          “我知道?!?

          沈獻淡淡回答,她緊盯著金陳的眼睛,知道他這句不是假話。

          許是沒料到沈獻會這么說,金陳有些意外。

          “我和金總監沒有任何過節,我不認為你有什么理由,冒這么大的風險故意陷害我……”

          沈獻微微停頓,繼續說道:“我甚至認為,你完全可以不露痕跡的輸掉這次競標,然后繼續在做你光鮮體面的項目總監,拿著不菲的薪酬,繼續管理你的團隊,你不說,沒有人知道,不是嗎?”

          金陳怔怔的看著沈獻,被揭穿的謊已經藏匿不住了……

          “所以,為什么呢?告訴大家標書被泄露,然后轉嫁給我,把自己弄到這番田地?!?

          沈獻從始至終都是心平氣和的。

          金陳低笑一聲看向地面,又要伸手去撿那酒瓶子。

          沈獻一腳踢開,“喝酒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你要是覺得自己壯志未酬,何必受人掣肘?金總監,我不認為你會愚蠢到為了我這樣一個不重要的角色而自毀前程?!?

          金陳縮回手,那曾經精銳的眼神里,此刻暗淡無光。

          “既然沈特助知道這件事嫁禍給你不是我本意,又為什么要繼續追問呢?”

          沈獻只看著他,不再說話。

          “沈特助,是不是在申飛得罪了什么人?”

          金陳的反問,證實了沈獻的一些猜想,她短暫的思考一下,點了點頭。

          看到沈獻點頭,金陳忽然放聲大笑起來。

          沈獻微微蹙眉,看著他一頭原本打理的整潔的頭發在風中亂舞,這笑莫說是開心,連一絲絲的喜悅都感受不到,冷風夾雜著笑意,聽著莫名的無奈。

          “申飛早已不是原來的申飛,我金陳再呆下去,恐怕也不會有什么出頭之日,更何況……”

          等笑夠了,金陳緩緩開口,說著說著卻又停了下來,看著沈獻一臉的同病相憐。

          “更何況,我和你一樣,得罪了人。這些年明里暗里的給我設套,下絆子,天天提心吊膽舉步維艱,我他媽再賣力工作有什么用!”

          金陳說到激動處,狠狠的砸了自己的腿一拳,憤怒不是他唯一的情緒,還有委屈,不甘……

          “可你是顧總一手提拔上來的,你這么做,考慮過他的感受嗎?”

          沈獻看著他,說不出來的感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吧。

          “我知道我對不起他,可是有什么辦法呢,要不是有人在背后設套,我也不會倍受脅迫將事情抖出來轉嫁給你,我能有什么辦法?!?

          “怎么會沒有辦法,他們設套,也要你愿意鉆,你敢說這次不是你動了歪心思才被有心之人利用?”

          金陳一愣,隨即說道:“你說的沒錯,這不是第一次了。要換做是你,那么多次的機會擺在你面前,你敢說你不會動心?你敢說你會拒絕送到嘴邊的肥肉?一次兩次可以,十次八次呢?”

          金陳說的錚錚有詞,好像自己這么做,是迫不得已。

          沈獻凝眸,“結果你上套了,獵人收網了,你出不來,就拉我下水?”

          “你很聰明,但是這次你猜錯了,沈特助……他們的目標本來就是你,我不過是個錨子罷了……哈哈,錨子……”

          金陳仰頭直視頭頂的燈,嘴里大笑哈出的冷氣在空中形成白霧,看上去鬼魅異常。

          沈獻心里一驚,這么說,金陳不過是用來打擊她的一個工具。

          見已經說到了這里,金陳便也道出了真相:

          當初競爭公司的人悄悄找上他的時候,他確實是拒絕的。

          只不過,對方一次次的加碼,并再三承諾,一定會保密,只因為這次競標對他們一個新創立的公司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對方動之以情,賦之以重利。

          金陳在一次次的賣慘和利益的誘惑之下,動搖了。

          對申飛這樣大的集團來說,一次競標失利不算什么,但是對這樣一個新成立不久的公司來講,能不能在北冀立足,公司能不能存活下來,那一群創業的年輕人,能不能實現自己的抱負……

          這一局,對他們的影響著至關重要。

          直到他們的砝碼加到金陳可能需要五年才能在申飛賺到的金額時,他接受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