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七十五章 難道真的要出局了嗎

          第七十五章 難道真的要出局了嗎

          那個頻繁出現在新聞熱搜里的海外公司以及國內收購它的神秘集團,沈獻都注意到了,申飛集團的那些股東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的。

          等周一去上班的時候,果然聽到公司里許多員工都在討論。

          因為這家公司的一些研發產品,比如關于貨物的出入庫科技化管理器以及微型機器人探測、巡邏等等,和申飛的物流行業關聯比較大。

          眾人都在津津樂道,到底是哪里的科技新秀擦著申飛的邊發財,這針對性很強了啊,以后申飛想要提升工作效率,不就得給他們錢么?

          高層人員關注的點,和普通員工卻不大一樣。

          比如顧衡。

          沈獻遇到在樓里巡視的顧衡時,原本是想回避的,在這個比較關鍵的時刻,她不希望和已經盯上自己的人有過多的交流。

          豈料,顧衡遠遠的就看見了她,一聲“沈特助”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她想退也是退不得了。

          “顧副總?!鄙颢I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顧衡上下打量一眼沈獻,眸光中帶著輕蔑。

          “沈特助來了也一些時日了,可適應了三十三樓的工作?”

          沈獻點頭,“謝謝顧副總關心,還可以?!?

          說著話,顧衡示意沈獻向人少的地方走去。

          “沈特助啊,小琛現在面臨著這么大的難關,你這個做助理的,難道就沒有什么想法?”顧衡看似笑容可掬,目光掠過他處,很謹慎防備的樣子。

          沈獻一臉疑問,“我沒太理解顧副總您的意思?!?

          “所謂樹倒猢猻散,要是真的到了小琛退位的那一天,沈特助就不想給自己找個退路?”

          沈獻立馬明白過來,他這是來策反來了?

          沈獻面無表情道:“我相信顧總?!?

          “呵呵,真是天真,沈特助上任時間短,恐怕還不知道這其中利害。無知者無畏嘛,不過,沈特助這么信誓旦旦,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顧衡帶著威脅和警告的話,無非就是想在沈獻這里探聽一二,沈獻對此人早有防備,自然不會上當。

          她搖了搖頭,“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助理,有些大事,恐怕還沒有顧副總您知道的多?!?

          見沈獻油鹽不進,顧衡的臉色變了變,“張弛在的時候,可比你會做人。沈特助,要學會權衡這話,我已經跟你講了很多遍了。呵呵,年輕人,不要腦子一熱,葬送了自己的前途,你來申飛,已經惹出了不少事情了……”

          “顧副總!”沈獻打斷他的話,“下午三點鐘,顧總會召開股東大會,我想馬琪應該已經通知到大家了。不如,您再耐心等幾個小時?”

          沈獻抬腕看了看時間,提醒他不必浪費時間在自己這里打探消息。

          畢竟因為顧衡的從中作梗,顧琛已經損失了兩個項目了。又恐自己多有失,沈獻不想再與他多做交流。

          顧衡面色一白,看向沈獻的眼神里更是憎惡,一個小特助都不將他放在眼里了不成?還是給的教訓還不夠!

          正當他要發作之時,一道清麗的女音伴著有節奏的高跟鞋聲傳來:“顧總,您在這里呢,找您半天了,下季度的財務預算需要您簽個字?!?

          沈獻聽到聲音時心里一頓,轉頭就看見秦蒔手里拿著一個文件夾,搖曳生姿的走了過來。

          “秦蒔……”

          沈獻低低的叫了一聲,秦蒔卻像完全沒有看到她這個人一般,笑臉盈盈的將手中文件遞給顧衡。

          顧衡看沈獻表情變幻莫測,又看了看秦蒔,并沒有去接文件:“認識?”

          秦蒔鄙睨的看了一眼沈獻,紅唇彎出一抹明媚的笑,“整個申飛誰不認識大名鼎鼎的沈特助啊,顧總您真會開玩笑?!?

          這嫵媚的笑加上嬌嬌的打趣,顧衡的臉色瞬間好了起來。

          他冷哼著看向沈獻:“那倒是,呵呵,大名鼎鼎!”

          “走,去我辦公室?!鳖櫤庹f著,眼神勾一眼秦蒔,自己先行離開了。

          秦蒔上下睨了沈獻一眼,表情眼神無一不在向沈獻表達一個“蠢”字。

          沈獻回身看著兩人一前一后的離開,秦蒔那鏗鏘有力的高跟鞋聲,無一不踩在她的心上。

          每一次見她,都像是過往對自己的一次凌遲,秦蒔不再是秦蒔,沈獻似乎也不是沈獻了。

          下午的股東大會,股東們一個個氣勢洶洶的來,擺出一副今天不把顧琛干退位誓不罷休的架勢。

          反觀顧琛,依舊從容不迫,斯文雅正。

          他到的時候,所有股東都已等在那里了,不等他落座,以章仕為首的老股東們就急不可耐的發問:

          “顧琛,三天為期,這可是你說的啊,我們大家也都是接了你的會議通知才來的?!?

          “沒錯,是我的說的?!?

          顧琛落座,瞥一眼說話的章仕。

          這話說的可真有意思,難道當時不是你們逼迫人家要盡快給你們一個交代,所以才將時間足足提前了半月的嘛?

          怎么的現在還沒開始,就想先給自己脫個罪?

          見顧琛如此坦然,章仕倒也不好再發難,眨了眨眼睛和其他股東交換了個視線,語氣稍微變得柔軟了些。

          “那你今天叫大家來,是不是已經有了新的進展了?還是……”

          還是直接宣布辭去代理董事長一職?

          顧琛沒有回答他的話,他坐下后手輕輕一揮,旁邊馬琪和沈獻收到訊號后,便將手里的找資料一一分發了下去。

          資料尚未發完,就聽見有人倒吸冷氣,“咦!”

          “這怎么可能!”

          沈獻緊抿著唇角,將手里最后一份資料放在顧衡面前,略有些得意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顧衡已被剛才那些股東們小聲的驚嘆勾起了好奇,迫不及待地打開手里的文件看了起來。

          “這,這么說,這兩天新聞上天天報道的那家小科技公司是你的手筆?”

          章仕放下手中資料,不可思議的看向顧琛。

          顧琛寵辱不驚的點了點頭。

          “哎呀,我就說嘛,這完全按照我們的業務發展的周邊科技,要是被別的企業掌控了,那對我們可是一大損失??!”

          有一些新晉得股東看到資料,很是欣喜。

          顧衡咳嗽兩聲,那些剛起得欣喜聲音,落了下去。

          “小琛,你看看你,這么大的事應該已經準備很長時間了吧,你也不跟大家說,要是說了,群策群力,沒準能早點完成呢,你也不必受那么大的非議不是!”

          顧衡一副心疼自己侄子得模樣,皺著眉看過來。

          顧琛淺淺一笑道:“因為不是很有把握,也不想諸位有了希望再失望,所以才私下讓海外的朋友參謀了一二,讓諸位擔心了?!?

          “不是不是,顧總你這說的哪里得話,我們只是覺得這么大的擔子放在你一個人身上,著實有點太重了?!?

          章仕合上手中文件,連連站在顧琛得角度考慮。

          “都是我應該做的,章老您不必太過有自責?!鳖欒∫痪湓捳f的章仕臉色變了又變。

          自責?他哪里自責了?他有必要自責嗎?

          可是話已經說出去了,這會子要找補也沒辦法找補了。

          顧誠坐在一旁一直沒有發話,認認真真地看著資料上的每一行字,每一個數據,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

          “二叔可是覺得有什么不妥當的地方?”

          大家都還沉浸在這一大新業務帶來的驚喜時,顧琛的話將眾人目光都帶到了顧誠的身上。

          連同沈獻和馬琪,也齊齊的望了過去。

          只見顧誠一臉的為難,伸手撫了撫眼前的文件說“很不錯了,已經很不錯了!短短時間內,完成這樣的一項并購,雖然ipo估值離當初的對賭協議,還差了一些距離,但我顧誠敢說,我們在座的,沒有一個人,能做到小琛這樣!”

          顧誠痛心疾首的拍了拍顧琛的手臂,眼神犀利的環視一眼所有人道:“我顧誠今天就把話放在這里,誰,以后要是敢還敢質疑小琛坐上代理董事長的能力質疑,就是和我顧誠過不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