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她從火光中來 > 第七十九章 “長了”嘴的沈獻

          第七十九章 “長了”嘴的沈獻

          沈獻“喜歡”弛的事,很快就在申飛傳開了。

          原先人們只知道沈獻誤打誤撞的拆了個假炸彈,一下子從最基層升任到三十三樓。

          之前還想不明白,一個靠體力勞動生活的人,怎么就有那么大勇氣呢?

          這一下似乎就說通了。

          張弛人長得帥,脾氣好,雖然有時候吊兒郎當了些,但是貴在有趣啊。

          最重要的是,他可是申飛集團董事長的特助。

          這光鮮體面的工作,配上他那張陽光燦爛的臉,絕對的人間良婿好嘛!

          于是乎,基層打工妹一見社會精英誤終身,危難時幾乎以命相陪,最后又將自己活成了他的模樣……

          這在武俠電影里才能看到的情深意重,硬生生發生鋼筋水泥鑄就的現代都市,任誰聽了都要羨慕三分。

          絕了!

          關于沈獻的傳說,又開始了新的一輪。

          附上愛情的光環,這一切愈發顯得神秘而又浪漫了……

          “沈獻獻,可以啊,連我都沒看出來呢?!?

          陳諾得知這個消息后,以審問的語氣調侃沈獻。

          沈獻接連幾日,已經被人問的不知道還能怎么解釋了。

          現在連最親近的人也要盤問一番,實在是有些頭大。

          “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是顧總她姑姑誤會了!”

          這樣的話,沈獻已經說了幾十遍了。

          “誤會?她怎么不誤會別人,唯獨誤會你?”

          陳諾不信。

          “就是,我們和張弛共事兩三年,也沒人誤會我們任何人??!”

          唐逸也不信。

          沈獻扶額,誰能救救她!

          “沈獻!”

          聽到這疏懶的聲音,沈獻心中升起了希望,她充滿期待的看向顧琛。

          “顧總,你最清楚情況了,你幫我解釋解……釋……”

          沈獻看到顧琛臉色,不似往常斯文淡然,說話聲變得越來越小。

          找老板給旁人解釋自己的緋聞,好像不大合適。

          顧琛掃了另外幾人一眼,抬了抬金絲邊眼鏡說:“今天張弛出院,你去接一下?!?

          沈獻:……

          說完這話,顧琛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剩下那兩人和遠遠看好戲的馬琪,三人三個角度看著沈獻,三臉吃瓜相。

          “顧總神助攻!”陳諾道。

          “我們是一線嗑的話,顧總就是在前線嗑,絕!”

          唐逸豎起一個大拇指,和陳諾勾肩搭背的在沈獻面前晃來晃去。

          沈獻覺得自己已經心累了,她生無可戀的看著眼前看好戲的兩人。

          “吃瓜真是使人瘋狂?!?

          那可不!

          事情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沈獻已經理不出邏輯了。

          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剩張弛了。

          受命接張弛出院的沈獻,下午便開著車到了醫院。

          時間過的可真快,張弛這一傷,就在醫院呆了快三個月了。

          到了病房的沈獻,看大房間里的東西都已經被整理打包好了。

          房間干凈到了不用打掃,下一位病人就能馬上入駐的程度。

          卻沒看見張弛。

          “張弛呢?”

          沈獻看了一圈房間,問正在蓋行李箱的護工。

          “在……那?!弊o工指了指半開的衛生間門。

          只聽到里面一陣“呲呲啦啦”的聲音后,張弛推著輪椅出來了。

          沈獻看到張弛的那一剎那,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端坐在輪椅上的張弛,穿著一身正裝——

          灰色的馬甲西服褲配白色襯衫,胸口處還精致的別了個胸針,就差一個領結他都可以去當伴郎了……

          沈獻剛想吐槽,卻見張弛靦腆一笑。

          向來乖張不正經的張弛居然靦腆一笑!

          他雙目閃亮的看著沈獻說:“我很意外,但是……我也很榮幸?!?

          沈獻渾身像是被蟲子咬,難受的要死。

          要不是看他坐著輪椅,真想上去掄他幾拳!

          “你榮幸個鬼!”

          沈獻抖掉一身的雞皮疙瘩,上前二話不說,就將整理好的幾個打包接二連三的放到張弛懷里,一直摞到他下巴處。

          最后一個放不下了索性直接掛在他脖子上。

          “咳咳咳……沈大恩人,有話好好說?!?

          張弛被驟然的重量勒的嗆了幾口,一張臉脹的通紅。

          沈獻調整了一下包帶,給他一個喘息的機會。

          這一靠近才聞見他身上濃厚的香水味,她擺手在空氣中散味兒。

          “你這是噴了多少香水!”

          張弛“嘿嘿”一笑,“也沒多少,我香嗎?”

          沈獻語塞,香你個鬼!

          “走了,出院!”

          她懶得回答張弛的話,推上輪椅就往外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