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最后一個端公 > 第一百零一章 22路公交車(上)

          第一百零一章 22路公交車(上)

          時針和分鐘同時停留在3點,離天大亮還有2個多小時。

          吳丹走進客廳的一瞬就看到了嫵媚女子,她坐在沙發上,懷里抱著一個布娃娃。

          吳丹視之不見,只想知道楊詩雨此刻是否安全,于是急忙敲了敲臥室的門,“小妹妹,是我,開一下門?!?

          躲在被窩里的楊詩雨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心里踏實了許多,她打著光腳跑到門前,迅速扭動門把手,看到站在門口的吳丹,直接撲了上去。

          “嗚嗚嗚?!?

          楊詩雨在吳丹的懷里啜泣的,她緊緊地抱著吳丹,如今只有吳丹能夠帶給楊詩雨那么一丁點的安全感。

          吳丹揉了揉楊詩雨的小腦袋瓜子,牽著楊詩雨的手來坐到沙發上,只見吳丹轉過頭,對身旁的空氣自自語道:“來吧,我們好好談談?!?

          嫵媚女人丟到布娃娃,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發,露出猩紅的眼睛:“談什么,你以為我會傷害她?”

          “不是么?”吳丹反問道。

          嫵媚女人飄到半空,有意和吳丹保持距離:“當然不是?!?

          吳丹淡淡的說道:“可是你已經傷害到她了?!?

          嫵媚女人的眼睛褪去血紅,她盤旋在楊詩雨的頭頂,全身上下看了個遍。

          “你騙我,她的身上并沒有傷口?!?

          “你不懂,有些傷口是看不見的?!?

          吳丹輕輕拍了拍楊詩雨的肩膀,溫柔的說道:“小妹妹,最近你都經歷了什么,全部都說出來吧?!?

          楊詩雨環顧四周,反復確定這間屋子里沒有第三個人之后,緩緩張開嘴:“這些天我從來都沒有睡過一次好覺,我不敢關燈,只要我一閉上眼,我就會陷入循環的噩夢當中,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在他們眼中,我就是一個怪胎?!?

          “我開始懷疑這個世界,對生活失去信心,父母不理解我,同學孤立我,曾經那個說會一直愛我的男生也半路走丟了?!?

          楊詩雨說著說著眼睛就濕潤了,她雙手捂住臉,低著頭嗚咽。

          “這一切都因你而起?!?

          吳丹從沙發上站起來,手里直接結印,葫蘆對準嫵媚女人,收入瓶中。

          不管以何種目的出發,只要帶給了別人無法挽回的傷害,本身就該受到懲罰。

          與其有時間聽那些多余的解釋,不如多想幾種懲罰的方法。

          吳丹從桌子上抽出幾張衛生紙,遞給楊詩雨,待楊詩雨擦凈淚水,吳丹從工具箱里取出一截紅布。

          吳丹把這截紅布編織成一條手鏈,替楊詩雨戴在手上,從工具箱里取出朱砂、毛筆和黃裱紙,三道符箓一氣呵成,前兩道貼在臥室和床板上,最后一道吳丹疊成三角形狀,裝進在楊詩雨的手機殼里。

          “小妹妹,手上的鏈子二十七天后取下燒掉,手機殼里的符咒一年后再扔掉?!?

          吳丹給楊詩雨扯了一個禮拜的丹方,放在桌子上,對楊詩雨叮囑道:“這些丹方每日酉時燒在碗里用桃條攪拌,清水沖服,記好了哦?!?

          楊詩雨點點頭,從床頭柜里取出幾張皺巴巴的紅色紙鈔,遞給吳丹。

          “小妹妹,你哪里來的這么多錢?”吳丹有些驚訝。

          楊詩雨挺直了腰桿,自豪的說道:“這些都是我從家里偷來的?!?

          吳丹一頭黑線,頓時就無語住了。

          楊詩雨倒是無所謂,她把手里的紅色鈔票捋得整整齊齊,總共十二張,在吳丹的面前揮了揮,笑道:“我看過很多電影,那些大師做完法事都會收取主家的辛苦費,我懂我懂?!?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