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多面偵探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百分之九十七

          第四百八十九章 百分之九十七

          “原來是分手了啊?!币粯溆行└袆拥氐溃骸爸拔揖秃軗摹莻€青年是個很暴力的人,對早織桑你不太合適??粗阒饾u陽光起來、都能參加居民會了,大家都感到欣慰?!?

          早織感到有些無所適從地躬身道:“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偵探們要求我配合瞞住了大家,真的很抱歉?!?

          “沒事沒事,完全沒事?!?

          一樹擺擺手端正地坐回到座位上,雙手在桌上合握住,前傾著身子關心道:“更重要的是早織桑你的事。你還年輕,總能遇到好人的?!?

          “難道說樓上的那些響動,是那個家伙在對你動手嗎?還有你身上貼著的紗布?”

          聽到內村的詢問聲,早織側過臉點了下頭。她點頭的時候,肩膀會跟著頭緩緩向前一起動,就像是院中池上的僧都滴水一般,有種流暢的靜動美感。

          內村不由得攥拳擋住口,說不好心中是惱火還是羞意更多一些,“為什么不跟我們說呢?報警也可以啊?!?

          “之前有發生過一次,他看見我和別人聊天很生氣,把我關在房間里,手機也被收走了,斷絕了我和所有朋友的往來。只要忍受一下就好了,我是這樣想的,而且是那樣難堪的事?!痹缈検职丛谕壬?,猶豫著低聲道。

          “那個混蛋竟然做到了這種地步嗎?”內村感覺心里有團火在燃燒著,既炙熱又帶著痛感,“該死,我早該發現的?!?

          “欸?”

          奈緒感到意外地拿目光順著內村向早織望了望,“難不成說殺人犯內村你喜歡上了早織她嗎?這樣的話早織醬要是也殺了人的話你們或許會很合適了?!?

          管理員不經意地將臉抬起來,看了奈緒一眼。

          “從剛才開始,就一口一個殺人犯的,殺人犯!殺人犯!殺人犯!殺人犯!殺人犯!殺人犯————”

          直子嘴里絮叨著,聲音愈來愈來愈高,語速也越來越快,猛地看向了奈緒,“你這個毫無廉恥之心的女人!你殺了可憐的石林!”

          她手如樹根一般抓在一起,指甲邊陷出了一圈紅痕,身體震動了一下,目光也像是咒怨一般:“快承認!就是你殺了石林!”

          奈緒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背住手踮了踮腳,睜大眼睛茫然地轉頭看向別處,然后邁開了步伐。

          “我并不覺得是奈緒桑殺了石林桑?!?

          松並純卻忽地開口,環顧著回視眾人的目光,“因為就像她說的那樣,她不在乎石林先生是否活著。如果她想讓石林先生自殺的話,用語刺激他就行了,這很好做到?!?

          一樹也是贊同地點了點頭,“奈緒不是那樣的人,我認為犯人依舊是江角桑?!?

          “喂、你這老混蛋!不是大家所有人的會長嗎,一下就把我放棄掉了??!”

          但江角的咬牙喊聲被一樹置若罔聞了,他繼續以禮貌的語氣和動作判斷道:“如果古牧和中牟桑的死只是一場誤會,而早織桑的死是警方的計劃的話,那么在江角先生被捕后殺人事件就剛好停止了?!?

          “雖然你在胡說八道..........”江角思忖著摸著下巴,冷酷的神情上融化出了一片懊惱,“但我不得不承認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

          忽地他注意到寂靜下來的氣氛和眾人望向他的眼神,甚至包括有些迷茫的小滝創,吃驚道:“你們干些什么?你們想干些什么?我可已經被捕了!怎么可能殺人?”

          振津刷起襯衫的袖子,頗有些期待地看向他,“江角桑,石林桑死時是在你被捕之前?!?

          “喂!喂喂喂!”

          江角感覺到哪里有些不太對,而且這情形相當熟悉,只是之前高聲抗議這霸凌的樹會長此刻也認定是他了。他一時感到很慌張,那冷帥的表情都無法維持了、忽地站了起來:“你們別看我這樣,我不是能殺人的人??!”

          “你是醫生吧?”

          “是的?!?

          “動過手術,切過皮肉解剖過吧?”

          “是........”

          “你不愛和我們交流,既孤僻又冷酷,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房間里還有一具尸體?!?

          “等等.......雖然如此......”

          “你的雖然如此,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毙鰟撌窒蛳虏逯?、懷疑地疊起了手臂,“你或許也喜歡翻垃圾,那張毯子是你拿走的嗎?你那時是在刻意接近我嗎...........”

          振津好奇地打探道:“什么時候?”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