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案視你 > 第七十八章:惡有惡報

          第七十八章:惡有惡報

          祖霞到市區進了一包貨回家,見自家店面關了門,便自己打開門進去。不一會兒,就見村民把黨瓊花的尸體抬了回來。

          “媽,您這是怎么了?”祖霞跑過來,抱住已經過世的黨瓊花,大哭道:“老村長,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跟你姐在海邊出事了?!编嚻涮锓愿赖溃骸白嫦?,去拿一床草席來,先把你媽的遺體放在地上,你再跟你哥和你姐商量著安排老人的后事吧?!?

          “碧云”道:“祖霞妹妹,你快去拿草席出來,這里交給我吧?!?

          祖霞望了“碧云”一眼,見她跟照片上的舒靜長的一模一樣,估計她就是黨阿姨被人拐走的女兒楓楓,便點頭起身去了二樓。

          等祖霞拿了草席下來,村民便將黨瓊花的遺體放了上去。

          老村長鄧其田道:“碧云、祖霞,你們趕緊聯系祖成,商量好如何安排老人后事。我們先回去。你們有事就去找村委會。找我也行,村里人都會來幫忙?!?

          祖霞更咽道:“謝謝鄧伯伯!謝謝各位大哥哥!”

          等老村長和村民們一離開,祖霞馬上關了店門,并用開業時沒有用完的紙墨,寫了暫停營業四個字貼在卷閘門上。

          之后她把“碧云”領到自己房間,關心道:“楓楓姐,我叫祖霞??茨阋簧頋裢噶?,趕緊去浴室洗個熱水澡,別搞出病來。我的衣服你隨便拿著穿。店里有新的內衣,我下去給你拿來?!?

          “碧云”道:“不用拿,我挎包里有?!?

          祖霞道:“哦,那我去幫阿媽擦干凈身子,換上干凈的衣服。一會再跟你商量如何安排阿媽的后事?!?

          “碧云”點點頭,柔聲道:“好吧。祖霞妹妹,辛苦你啦?!?

          祖霞到黨瓊花的房間找出干凈的衣服來時,“碧云”已經進浴室開始洗澡了?,F在的祖霞經歷了很多事情,頭腦已經不像以前單純。她見“碧云”打濕的白色套裙透析出清楚的泳衣,就想著她是會游泳的,那她哪會讓阿媽在其眼皮底下淹死而自己卻安然無恙?母女久別重逢,為何不是約在家里而是約在海邊?

          祖霞多了個心眼,便趁著“碧云”洗澡的機會,躲進廁所里偷偷給段虎打了個電話,把家里出事的情況以及自己的疑慮跟他說了。

          段虎吩咐道:“祖霞,我估計這個鄧碧云就是真的舒靜,黨阿姨肯定是把我們之間的關系跟她說了,才導致這個不幸的結果。她要向你問任何事情,你都推說哥哥出門時交代過你,家里的事情不能跟任何人說。我今天晚上才能趕回特區。你找老村長幫忙聯系殯儀館,先把黨阿姨火化了,骨灰盒帶回家里放置好,等興旺叔和建國被釋放出來以后再辦喪事。你爭取今天晚上把她留在家里,跟她睡在一起,注意她腿上有沒有黨阿姨所說的紅色楓葉胎記,確定一下她到底是真楓楓還是假楓楓。你不要怕,我不會直接回家里來,但會在暗中監視她,保護你。只要你不揭穿她,她就不會傷害你,因為她需要借用楓楓的身份,不會輕易暴露自己?!?

          “哥哥,我知道怎么做了。你開車要注意安全!”祖霞說完收了線。

          祖霞打完電話出來,就去守在黨瓊花的遺體邊,嚶嚶飲泣。

          “碧云”洗完澡,換上了祖霞的橙色連衣裙,看上去雖不如祖霞的青春靚麗,但氣質高雅,出類拔萃。她來到祖霞身邊,輕聲問道:“阿霞,老村長叫你和哥還有我商量安排阿媽的后事,哥在哪呢?他比我大還是小呀?”

          祖霞道:“碧云姐,哥不許我說他的事情。這樣吧,你在家里守著,我去找老村長幫忙,聯系殯儀館將阿媽的遺體火化了,把骨灰盒帶回家,等哥回來再辦喪事?!?

          “碧云”點頭道:“好吧?”

          祖霞找到鄧其田,把想法跟他說了。鄧其田立即領他到村委會,找到殯儀館的電話,把一切都安排妥妥的。

          祖霞想請他到家里吃飯以示感謝,鄧其田婉拒絕了。

          祖霞便直接去菜市場買了菜回來,煮飯炒菜,和“碧云”一起吃了午飯。

          下午,殯儀館的車子過來拉黨瓊花的遺體,祖霞便跟車去了,留下“碧云”守屋。

          等祖霞離開之后,“碧云”便關了家門去找老村長,請他幫忙打證明去派出所辦戶口。

          鄧其田對她一家的情況十分熟悉,對“碧云”的悲慘遭遇也非常的同情,特別愿意幫助她,于是把她領到村委會,介紹村干部跟她認識。打好證明之后,又親自帶“碧云”去當地派出所,為她單獨辦理了常住戶口本和臨時身份證。

          “碧云”對老村長千恩萬謝,要請他下館子吃飯。鄧其田是地道的莊稼人,助人為樂,不望回報,也是婉拒絕了她。

          “碧云”回到家里不久,祖霞就抱著黨瓊花的骨灰盒、乘坐中巴車回來了。見祖霞一直抽噎,“碧云”便陪著她啜泣。

          快到吃晚飯的時候,“碧云”提出要回市區,因為她沒有固定的工作,要去趕夜場賺生活費。

          祖霞就說阿媽剛離世,她一個人住這么大的房子害怕,請求“碧云”不要走,今晚跟她一起睡,明天才走。

          “碧云”見祖霞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就答應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