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扶乩追靈 > 第一百零七章:河梨帝母

          第一百零七章:河梨帝母

          女人的面孔逐漸扭曲,嘴里喃喃自語著兒子的名字。

          下一秒,整個空間破碎,原本溫馨的兩居室蕩然無存,露出滿地灰塵,遍結蛛網的模樣。

          女人的身軀變大,懸浮在空中,臉色發黑,身后長出九只胳膊,手中握著各種各樣的法器。

          空氣凝結,時空停滯,女人懷中抱著一具干尸,痛苦地嗚咽。

          “師父,這是什么情況?”

          馮陽撥開頭頂漂浮的木頭,緩緩道:“這是鬼子母神?!?

          江客接著說:“又名河梨帝母,二十諸天之一,又稱為歡喜母或愛子母。傳說古代王舍城有佛出世,舉行慶賀會。五百人在赴會途中遇一懷孕女子。女子隨行,不料中途流產,而五百人皆舍她而去。女子發下毒誓,來生要投生王舍城,食盡城中小兒。后來她果然應誓,投生王舍城后生下五百兒女,日日捕捉城中小兒食之?!?

          后來釋迦摩尼聞之此事,逐趁其外出之際,藏匿她其中一名兒女。鬼子母回來后遍尋不獲,最后只好求助釋迦。釋迦勸她將心比心,果然勸化鬼子母,令其頓悟前非,成為護法諸天之一。又名“暴惡母”、“歡喜母”。

          “你的意思是這位母親就是河梨帝母?”

          林嘉和磕磕巴巴地問,若真是如此,那么這種變態的控制欲也解釋的通了。

          其實他很同情這個叫小帆的男孩,母親變態的控制欲毀了他的前半生,也毀了他想繼續活下去的念頭。

          馮陽搖頭,“這位母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只不過她強大的執念吸引了河梨帝母的注意,這才引來了河梨帝母的分身?!?

          河梨帝母居于靈山,身有九影,散落在大千世界,穿越了時間與空間。有的存在于現在,有的出現在未來,有的封存于過去。

          江客蹲下身組裝了一枚特制子彈,他將原本的紅色子彈頭卸下來,在里面塞進去兩張金光符,一切準備完畢后他起身遞給馮陽。

          “喏,只有一枚,你準頭如何?”

          馮陽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子彈,“河梨帝母是二十諸天之一,縱然只是一個分身影子,也非我等能夠消滅的?!?

          河梨帝母出現于此定然是有所訴求,只要解決了她的執念,分身影子自然會撤退。

          江客叉著腰問:“那你打算怎么辦?和她談判?”

          馮陽點頭,他伸出右手,一枚黑色的珠子緩緩漂起,河梨帝母看到此物時眼中閃過一抹亮光,她伸手接過珠子。

          看了良久,開口道:“汝,有何所求?”

          馮陽規規矩矩行禮,抬頭說:“這里是人界,不知尊者所為何事長留此地?”

          河梨帝母定定地看著他,那雙看不見白眼珠的眸子里倒映著馮陽的表情。

          她聲如洪鐘,似乎有些慍怒。

          “爾等凡人,多管閑事!”

          聲浪襲來,幾人被撞到了身后的墻壁上,而后重重落下。

          江客捂著胸口爬起來,“媽的,下手真狠??!”

          馮陽倒是有所準備,沒受什么傷,只是苦了林嘉和,他本來就是一具尸體,剛剛修了鬼道沒多久,還沒獲得恢復技能,大門牙掉了一個,短時間內啃香燭肯定漏風。

          “尊者息怒,我們只是想幫那位母親解開執念,送她入輪回?!?

          女人的魂魄仍然滯留在此,所以才能憑借強大的執念喚來了河梨帝母。

          根據案卷記錄顯示女人名叫劉愛玲,她也是個苦命人,早年喪夫,一個人撫養兒子長大,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兒子身上。

          沒想到后來她失手捅傷了兒子,隨后自殺。

          幽冥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自殺者,死后無鬼差引領,進不了黃泉道,過不去奈何橋,入不了輪回路。

          所以一般來說自殺的人死后都有兩個下場,要么作為孤魂野鬼四處漂泊逐漸,要么滯留原地困于生前逐漸消失。

          這里充斥著女人的靈碎,她應該選擇了后者。

          “你們能幫她什么?”

          河梨帝母高高在上,法相莊嚴。

          “幫她再見一次兒子,過后她想怎么樣都由著她?!?

          河梨帝母閉上眼睛,沉默許久,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瞳孔中臥著一個人,對方長發飄飄,臉色蒼白,無力地臥在白茫茫的世界。

          “她的兒子為她誤殺,早已入了輪回,你們如何能找到他?”

          馮陽擺了擺手,“非也,她的兒子和她一樣,都是自殺的?!?

          他嗅了一下空間里的味道,“此處只有劉愛玲的靈碎,那就證明她兒子選擇了成為一個孤魂野鬼四處漂泊。他未入輪回,我就能把他帶到你面前?!?

          聽他這么說劉愛玲頓時激動起來,她喜極而泣,捂著嘴哭泣。

          似乎被她的情緒影響,河梨帝母的聲音變的柔和許多,“吾給你一次機會,把云帆帶到此處吾就考慮你的要求?!?

          馮陽點頭,“請給我點兒時間?!?

          河梨帝母點頭,馮陽轉身同江客商量該如何在此處開**。

          此處為陰氣聚集之地,若是貿然打開**,恐怕聞風而來的鬼會影響到門內的幽冥。

          “這樣吧,我就勉強給你當一次護法,我用金光陣幫你隔絕樓內的陰氣,小嘉和負責吃鬼?!?

          林嘉和點頭,“放心師父,我保證提高吃飯速度,確保一只鬼都鉆不進去?!?

          馮陽點頭,摸了摸口袋,在地上畫了一個簡單的法陣,抽出背上的古劍,示意江客可以了。

          江客收到眼神,立馬在外面畫了一個金光陣,有些不放心,他又在陣法的東南西北處各自貼了兩張五雷符,反正都是從馮陽那偷的,用了也不可惜。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